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347没看,凤战给凤轻尘的及笄礼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肖中特126期猪哥坛香港王中王图库王中王网站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和父亲有关?

    凤轻尘的手僵在半空,脸色一变,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可她的变化,又怎么逃得过司大帅的眼睛,看凤轻尘这个样子,司大帅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凤轻尘对凤战,应该是充满了孺幕之情,不然反应不会这么大。不管多坚强的孩子,都会希望有父母在身边保护自己。

    想来也是,像凤轻尘这般大的年纪,又是女儿家,如果凤战还活着的话,那定是娇养的闺秀,哪里需要这般辛苦。

    凭凤战的本事,他的女儿就是嫁王侯也配得上,哪里会像如今这般,和九皇叔不清不楚,没名没份。

    唉……想到死去的凤战,想到凤轻尘孤身一人,司大帅忍不住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司丞退下。

    司丞没有二话,转身就出去,这两人与其说是父子,倒不如说是将军与小兵。

    虽然很想听到关于自己的父亲的事,可凤轻尘不想露相,她很快把自己的心思压下,说道:“即使是和我父亲有关也不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这一时半刻的又算什么,大帅还是让我先看看你的伤,少帅很担心你。”

    “那个小子……”司大帅听到这话,忍不住露出一个笑,也不再和凤轻尘多说,将上衣脱上,露出布满伤痕的背。

    将军的战功是用命去拼的,这话一点也不假,司大帅身上就没有一块好肉,疤痕交错,看上去狰狞可怖。

    凤轻尘早就预料到,见到此景,她不至于露出什么吃惊、害怕的表情,凤轻尘一脸平静上前,先是替司大帅简单的检查一番后,便寻问司大帅那暗器当年伤在哪个地方,寻找司丞所说的伤处。

    “大帅,这里可疼?”凤轻尘在司大帅背后按了几下,这几处明显是有伤的地方,刚开始司大帅还能忍住,很快就忍不住。

    “痛。”刀片似的暗器长在肉里,再这么一按,能不痛嘛。

    凤轻尘在那处做了个记号,说道:“遗留的暗器没有伤及肺腑与器官,随时可以动手,司大帅你看什么时候有空去凤府,我会帮你把那枚暗器取出来。”

    说到自己的专业,凤轻尘自信十足,司大帅听到这话也激动了一把:“真能取出来?”

    这些年,他可没少被这暗器折腾,一到阴雨天就痛,平时也会红肿发炎,几次让大夫挖出来,那大夫都没有找到,背后那块肉,都快被挖烂了。

    他回来虽是为了司丞,可自己的身体也确实受不住。

    “真能,大帅与晚辈父亲相识,晚辈又怎么敢说大话。”凤轻尘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司大帅一听,又乐了。

    还以为凤轻尘真能忍住,原来心里急着呢,司大帅也不为难凤轻尘,让凤轻尘等一等,便起身出去,等到他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玉盒。

    “这玉盒里面的东西,是你父亲留给你的。”司大帅将盒子递到凤轻尘面前。

    她父亲留给她的东西?

    凤轻尘心猛得一跳,差点就跳了起来。

    饶是极力克制,凤轻尘的手指还是忍不住颤抖,双眼放光的看着桌上的盒子,恨不得现在就把它抱到怀里。

    “我父亲他有说什么吗?”激动过后,凤轻尘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一脸疑惑地看向司大帅。

    她父亲和司大帅并无交集,她父亲的东西怎么会在司大帅手里?为什么现在才给她?她父亲留了什么给她?

    凤轻尘的疑惑司大帅明白,当下便解释道:“说来也是我与你父亲有缘,当时我离你父亲的军队最近,不过我自己亦被南陵的军队缠上,实在抽不开身去救援你父亲。你父亲怕是知道自己撑不住了,便拖亲信将此物交给我,让我交到你的手上,至于里面是何物,你放心我并没有看。”

    司大帅一脸坦荡,颇有几分江湖义气,让凤轻尘心生好感,当下便捧着盒子,起身给司大帅深深地鞠了躬:“多谢大帅,大帅的大恩轻尘日后定当涌泉相报。”

    “谢就不必了,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父亲让我在你及笄之后,将此物交给你。如果你有什么意外,便将此物丢入海中,偏偏我一直在外不得回京,错过了你的及笄礼,只能现在补上了。”司大帅说这话时,意有所指。

    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凤战非要在凤轻尘及笄之后才能给她。

    凤轻尘听出司大帅话中未尽的意思,只是装傻当作不明白,笑了笑,便将话题扯开,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便找了个借口告辞。

    她虽然稳重,可也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不对自己父亲留下的东西好奇,她父亲留下的东西不多,而特意留给她的少之又少。

    凤轻尘匆匆回到凤府,不等下人搀扶,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有几个路过的人看到,便指指点点说凤轻尘没教养。

    凤轻尘听到了,却懒得理会他们,她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父亲留了什么给她,为什么非要等到她及笄之后。

    “小姐。”

    “姑娘,左公子……”

    凤轻尘一进府,下人就上前,可刚一开口,就被凤轻尘打断了:“我没空,天大的事也等我出来再。”

    凤轻尘匆匆进房,嘭的一声将房门关上,并严令不许任何人打扰。

    凤轻尘连口茶都没空喝,一到房内就把玉盒取了出来,慎而又慎的将其捧在手心,就怕一个不小心,把这玉盒打碎了,毁了里面的东西。

    一想到这里面的东西,是父亲交给她的,凤轻尘就忍不住激动。

    至少她知道,她的父亲心中还是有她的,而不是像上一世那般,把她视为耻辱的存在,作为娘不疼、爹不要私生女,她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父母的疼爱。

    可惜,她命不好,这一世虽然父母双全,可偏偏她来不及享受父母的疼爱。

    凤轻尘将玉盒仔仔细细地看了数遍,甚至连上面的花纹的都数清了,却没有找到打开的地方。

    玉盒倒是有缝,可那缝隙被封死了,要打开的话估计会破坏掉这个玉盒。

    司大帅不是不看,而是看不了吧?

    凤轻尘想到这里,忍不住赞了自己父亲一句,她老爹果然是精明之人,当然所托付的人,也确实是有良心的人,不然司大帅毁了这玉盒,便能取出里面的东西。

    玉盒既然有缝隙,就不存在打不开的问题,凤轻尘取出一把小小的手术刀,从缝隙处卡进去。

    那缝隙处虽然牢固,可遇到锋利的薄刀,还是能轻易地割开,只不过这一动,玉盒也出现了裂缝。

    凤轻尘很不舍,可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想要取出里面的东西,就必须打开玉盒,哪怕是毁了这个玉盒。

    啪的一声,玉盒裂开了,凤轻尘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便将那玉盒打开,当然看到放在玉盒中的东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