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376放心,只要我没死就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网络赛车游戏排行榜香港马报免费开奖资料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凤轻尘的伤势看上去吓人,可并不致命。后脑那一撞没有伤到脑袋,小腹虽然被踢了一脚,可对方下脚的力道并不大,并没有伤到内脏。

    左臂虽然断了,可只要将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唯一麻烦的就是凤轻尘高烧不退。

    大夫不知如何是好,本着有事找大公子的原则,大夫想寻问大公子要如何办,可大公子却不在凤府,他们又没胆派人去王家。

    “这下怎么办?”大夫急得团团转,药灌了一碗又一碗,可凤轻尘身上的温度却越来越高,完全没有清醒的迹象。

    “再怎么下去,凤姑娘就是没事,脑子也会烧坏。”大夫治病救人,这药开下去了,没效他也没折。

    “那怎么办?思行少爷也不在。”佟珏和佟瑶快哭了,春绘和秋画四人则低着着,默默地用帕子,给凤轻尘擦拭,希望能稍稍降温

    这都一天过去了,九王府的人至今还未露面,她们底气不足。

    就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时,能代表九王府人终于来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苏文清一脸愧疚,急急忙忙地赶来了,而他带来了玄医谷谷主的药。

    药喂下后,当天晚上凤轻尘就退了烧,不过直到第二天早上,凤轻尘才醒过来。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我就得自杀了。”苏文清也不管凤轻尘刚醒,身体还很虚弱,就大喊大叫。

    他实在是吓坏了。

    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凤轻尘就变成这个样子,而他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要是九皇叔知晓,还不得把他大切八块。

    凤轻尘缓缓地睁开眼,对着屋顶看了半天,眼睛一转不转,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脱险了,现在在家里。

    侧过头,对一旁的丫鬟说了一个字:“水。”

    “啊,水,来了,来了。”佟珏和佟瑶看到凤轻尘醒了,欢喜的不知怎么办才好,手忙脚乱差点把水给打了。

    凤轻尘将一大杯水喝完,才觉得喉咙没有那么难受,脑子也清醒了许多,看到佟珏和佟瑶在,凤轻尘也顾不得休息,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小姐你放心养伤,外面的事有大公子。”佟珏和佟瑶心疼凤轻尘这个时候,还要管这些琐事,怕凤轻尘伤神,只挑好事说给凤轻尘听,好让凤轻尘安心。

    “对对对,轻尘你别管这些,外面的事还有我呢,我这就去九王府,把九皇叔留在京中的人调来,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件。”苏文清连忙保证,不肯让王锦凌专美于前,可惜凤轻尘并不领情,轻柔却坚定的拒绝了。

    “不用了,锦凌已经出手了,就不会让洛王有翻身的可能。”不是凤轻尘赌气,而是真的没有必要,洛王已不成气候了。

    “可是,可是……”苏文着急了,却又不知如何劝说。

    事情到这一步,剩下的王锦凌一个人就可以办好,他这个时候插手,确实有抢功的嫌疑,可这事真不能怪他,九皇叔不在京城,他快忙疯了,一时也没有察觉到,洛王在暗中对凤轻尘对手。

    “没有可是,我很好。”凤轻尘闭了闭眼,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苏文清也没有办法,只得赔着小心:“轻尘,你别生气,暗卫保护不力,我这就把他们召回去,重新派一批给你,我知道你这次受了惊吓,我这就传消息给九皇叔,让他回来给你赔罪。”

    苏文清把姿态摆得很低,生怕凤轻尘生气。

    说到底,凤轻尘会出事,还是他的人没有保护好。

    “召回就不必了,不是他们的错。也不用告诉九皇叔,他在外面忙,知晓也没用,徒添忧心罢了。”凤轻尘双眼紧闭,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苏文却听得不是味道,凤轻尘这是怪九皇叔了?

    “轻尘,这不是九皇叔的错,九皇叔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是人不是神,总会有疏漏的地方,这次的事情只是意外。”苏文清的语气也有些小不满。

    轻尘这气生得好没道理。

    凤轻尘好脾气地点头:“我知道,这是意外。反正我现在没事了,没有必要告诉九皇叔。”

    她知道这不是九皇叔的错,可她终究意难平。

    她只有一条命,这一次她差点就死在外面了,而九皇叔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却不在她身边。

    “不行不行,你受了这么大的罪,怎么能瞒着九皇叔呢,要是九皇叔知道我把你的消息瞒下来,肯定会杀了我。”苏文清夸张的说道,想借此让凤轻尘明白,九皇叔有多么重视她。

    凤轻尘睁开眼,看着苏文,轻轻一笑:“横竖我没死,九皇叔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说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反正她还活着。

    也许,只有等到她死了,九皇叔才会明白,她再强也是一个女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会渴望自己的男人来救她。可是……

    “轻尘你这样想就不对了,你也知道九皇叔他很忙,他不是不管你,他是真的没有时间,你多多体谅一下。”苏文清干巴巴的解释。

    唉……这也就是凤轻尘,要换作宝儿不知死了多少次,不过九皇叔知宝儿那样,肯定不会把宝儿置于危险中。

    “嗯,我体谅他,所以没有必要告诉他,等他收到消息,我的病都好了。”凤轻尘的话没有一丝火药味,苏文清心里却越发的害怕,还想要再说两句,凤轻尘却再次闭上眼,说道“文清,我累了,没别的事,我就不招待你了。”

    “好好好,我这就出去。”苏文清这才记起,凤轻尘还是个病人,不敢再打扰她。

    苏文清刚出去,春绘就端了一碗鸡汤进来,凤轻尘看着不油腻,便喝光了,然后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说她要一个人静一静。

    屋内的人走空后,凤轻尘吸了吸鼻子,自嘲地笑了一声。

    启动智能医疗包,检查完自己的身体,确定身体没有大碍,左臂断得彻底后,便不再说话了,只盯着屋顶发呆。

    手断了,以后恐怕不能再握手术刀了。还有欠王锦凌这么大一个人情,拿什么还呢?

    凤轻尘不知,她欠王锦凌的远远不止这些,王锦凌这个时候离开凤府,就是给凤轻尘出气,找洛王晦气去了。

    符临去到小山坳时,还是晚了一步,王家护卫已经把洛王的人全部解决了,尸体都装车了,而那五个捉住凤轻尘的人,很幸运的没有死,可他们也只比尸体多一口气罢了。

    洛王派去小山坳搜索凤轻尘的护卫,共一百零九人。除了五个活口外,其他人全部变成了尸体,王家护卫用了十辆马车,把这些尸体拖进城。

    有王家招牌在,守城的将领虽然察觉到这马车不对,可却不敢拦,任这十辆带着血腥味的马车进城,大摇大摆朝洛王府走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