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377离开,这脾气也太大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香港九龙传真手写一3向日葵时时彩计划app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王家护卫,一行百人,招摇过市,怎么可能不引人注目,尤其是那十辆装满尸体的马车,时不时还有血迹滴出来。

    “这次有好戏看了。”茶楼里,崔浩亭远远地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一怒为红颜,王家大公子倒是个痴情人。”元希先生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杯茶,语气中透着些许的敬佩。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王锦凌这样的魄力,为了一个女人和皇了对上。

    “率性而为,看样子王家已劳劳地控制在王锦凌手中。”不然,王锦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动作,王锦凌可不是九皇叔,做事不用和家族交待。

    “你娶他了的妹妹,正好可以学两招,这样我就可以放心走了。”元希先生端起茶却没有喝,盯着热气形成的白烟发愣。

    崔浩亭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真的要走吗?不看完这出戏再走?”明知留不住,他还是想要多留一刻。

    “结果不就是那样,有什么好看。”元希先生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率性地往身后一丢。

    啪的一声,瓷杯碎了一地,元希先生也随之站了起来:“好了,我在京城呆得够久了,该走了。最后提醒你一句,在崔家有实力登上那个位置时,必须先把九皇叔杀了。”

    丢下这话,元希先生头也不回的离去,留下崔浩亭在原地,思索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希先生出城的那一刻,崔浩亭所说的好戏也上演了,王锦凌与王家护卫汇合,带着那十车尸体来到洛王府门口。

    洛王府的侍卫如临大敌,齐刷刷地站在门外,手中的长枪对准王锦凌和王家护身卫,随时准备动手。

    王家护卫刚刚杀完人,身上还有一股子煞气,这个时候当然不肯示弱,手已握住刀柄,只要对方敢动,他们就敢杀人,哪怕是在皇城。

    双方严阵以待,气氛凝重,战斗一触即发,唯一不受影响的,大概就是坐在马背上的王锦凌。

    无视双方之间的战火,王锦凌抬眸轻笑:“不必紧张,我们今天不是来打架的,只是给洛王送份礼而已。”

    王锦凌这话一出,气氛稍缓,王家护卫立马收起杀气,洛王侍卫也暗自松了口气,可依旧是戒备的看着王锦凌,生怕王锦凌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王锦凌不理会洛王府的人,示意属下将十辆马车赶到洛王府门口,一字排开,并把拉车的马牵走。

    这是什么意思?

    洛王侍卫面露不解,可又不敢主动动手,心中暗自责怪,九门提督、禁卫军今天是怎么了,半天都不见人影。

    “倒出来。”王锦凌一声令下,王家护卫便一同上前,把十辆马同时推倒。

    轰轰轰……马车倒地,一俱俱尸体,从马车里滚出来,横七竖八的滚了一地,直接铺在洛王府门口。

    “大公子,你什么意思?”洛王府的人脸色大变,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一百多俱尸体,就这么倒在洛王府门外,有几句滚得远了,都滚到了侍卫的脚步,一低头便能看到那人死前狰狞的面容。

    “给洛王送份礼,这些凶手……我想了许久,还是把他们送给洛王的好,毕竟洛王养他们也费了不少银子。”王锦凌眸中带笑,风华流溢,说不出来的好看,可洛王府的人却遍体生寒

    王锦凌这是什么意思?

    “大公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栽赃陷害亲王的罪名,哪怕是王家家主也担不起。”洛王府的管家不知何时出来了,义正言词的指责王锦凌。

    “放心,本公子很清楚东陵律法,绝不会犯法。这些人你们不认识,自然有人认识,本公子已经写好状纸,奉上证人,去大理寺报案了,想必大理寺会给本公了一个公正的裁决。”王锦凌轻缓的说道,那胜券在握的样了,让洛王府的人心里发忤。

    就在洛王府的人不知如何是好时,王锦凌却收手了:“好了,礼已送到,本公子就不打扰洛王静修了。听说洛王病了,可得好好养着,要是洛王现在就死了,本公子去哪讨公道。”

    说完,便策马离去,举止潇洒,风姿优雅,和身后血淋淋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大公子会有如此铁血的一面。

    一百条性命,眼也不眨地就取了,还把尸体丢到洛王门口,这可真不是一般的嚣张。

    当符临带人赶来时,已经晚了,大公子已经示威走人了,而皇城上下都知,洛王派人对大公子动手,结果人却被大公子宰了,还把尸体丢到了洛王府门口……

    符临知道事情不妙,急急忙忙进宫请罪,果然皇上怒火中烧,骂符临办事不力,要符临把后续事情处理好,他不想听到任何,有损皇室名声的流言。

    符临暗骂晦气,遇到王锦凌这么一个不按理出牌的对手,明明平时挺好说话的,这次出手怎么就这么狠,完全不给洛王留一点颜面,这不是要逼死洛王嘛。

    符临心中那叫一个郁闷,他知晓王锦凌这是要给凤轻尘出气,可凤轻尘不是没死嘛,相反洛王现在可是生死不明,要说愤怒不应该是洛王愤怒嘛,王锦凌这么大脾气做什么?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苏文清,凤轻尘不过是受点小伤,却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也不体谅一下九皇叔的辛苦。

    要知道九皇叔做的事,可是在生死边缘徘徊。这些年,九皇叔多少次命悬一线,像凤轻尘这样的伤,九皇叔更是家常饭,九皇叔还不是一个人熬个来了,凤轻尘怎么不能。

    “女人,果然宠不得。”苏文清摇叹息,提笔把京中的事写成信,重点把凤轻尘的态度写上,给九皇叔参考。

    凤轻尘虽然说不必报给九皇叔,可苏文清哪里真敢不说,就凤轻尘那个气性,九皇叔要不好好哄着,估计这事会成为两人心里的疙瘩。

    “女人真是麻烦。”苏文清将信封印,又想到秦宝儿,心里也为凤轻尘不值,可这些事他做不了主,至于凤轻尘……

    反正是九皇叔的女人,九皇叔要怎么哄,都与他无关。

    至于九皇叔收到信,会如何愤怒也与他无关,有步惊云在,九皇叔有气肯定是拿步惊云出,等到九皇叔回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