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386不妥,凤轻尘很生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和合彩52期开奖结果400500.好彩堂跑狗坉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痛不痛?

    痛,失望的时候,心痛的快要死掉了。被洛王绑走后,迟迟等不到救援,最后只等到王锦凌来救她。

    天知道,那一刻她多么希望,出现在她面前的九皇叔。

    天知道,她醒来的那一刻,没有看到九皇叔的身影,有多么失落。

    可这些,她都不能让凤府的人知道,她只能一个默默承受。

    九皇叔现在才问,还有什么意义?

    看到九皇叔眼中,毫不掩饰的愧疚与心疼,凤轻尘想笑,可她笑不出来,只能哑着嗓子说道:“现在不痛了,好得差不多了。”

    凤轻尘别过脸,不去看九皇叔眼中的心疼和自责。

    太晚了!

    “很抱歉,那时候不在你身边。”九皇叔伸手,将凤轻尘拉到自己的怀里,附在凤轻尘的耳边,低声说道。

    “放开我,你身上有伤。”凤轻尘略略避开,怕压到九皇叔身上的伤。

    “一点小伤,不要紧。”九皇叔单手搂住凤轻尘的腰,不容凤轻尘退缩,下额抵在凤轻尘的头顶上:“轻尘,,本王很想你,很想。”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凤轻尘闭上眼,任这个声音钻入自己的脑海。

    “我也想你。”可在我最想你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现在……我已经可以一个人面对了,也能接受我今后不能握手术刀的事实。

    我已经不需要你的安慰,也不需要你的怀抱了。

    察觉到凤轻尘不自觉流露出来的伤怀,九皇叔放下身段,轻声说道:“轻尘,子洛的事情本王很抱歉,本王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过去的事情他无法改变,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许诺未来。

    凤轻尘应了一声,没有多说,只说:“你身上有伤,我先帮你包扎吧,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说。”

    “身上的伤不急,让本王抱抱你,这些天,本王很担心你。”只有抱着凤轻尘,他才能确定凤轻尘没事。

    “以后有的是时间,还是先看你的伤,你这么急着找我,不是为了身上的伤吗?”不然,九皇叔怎么会一进城就来找她,他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做。

    “本王什么时候说过,是为身上的伤来找你?皇城不缺大夫。”九皇叔隐含怒意,为凤轻尘疏离。

    苏文清说得没错,这一次凤轻尘真生气了。

    “我知道皇城不缺大夫,不过你身上的伤,似乎很严重,还是先看看伤口再说。”靠得近,还痛闻到九皇叔身上,那淡淡的血腥味和一股很不好闻的异味。

    “你眼中只有伤口,没有我吗?”九皇叔很不高兴,凤轻尘习惯的哄道:“是因为你受伤,我才担心。”

    这话让九皇叔笑颜逐开,趁机说道:“本王有分寸,这点伤要不了命。不过是为了赶回来,一直没有管,伤势加重了。”

    为了让凤轻尘心疼,他不仅没有管左肩上的伤,平时还照样用左手拉僵绳,左臂可谓是伤上加伤,没有三五个月,怕是养不好。

    “让我看看。”凤轻尘从九皇叔怀中挣出,示意九皇叔坐下:“把衣服脱了。”

    “帮我。”九皇叔笨拙的抬起右手,表示自己办不到。

    凤轻尘白了九皇叔一眼,没有再和九皇叔计较,拿起一把的剪刀,对着九皇叔的衣服剪了起来,九皇叔终于露出今晚第一笑,头靠在凤轻尘的胸前:“轻尘,能看到你真好,本王以为这次,再也看不到你了,没想到本王还能活着回来。”

    既然用了苦肉计,九皇叔不介意再多两句,加深此计的效果,他真怕凤轻尘不理他,再加上宝儿的事,他心虚。

    “别乱动,伤到了我不管。”凤轻尘故作凶狠,九皇叔唇角的笑意却越发的灿烂:“本王信你。”

    和冷静自持的凤轻尘相比,他这可面对这样的凤轻尘。他宁可凤轻尘对他大骂或者拳打脚踢,也好过冷漠疏离。

    凤轻尘眼神微暗,扫了一眼无法抬起来的左手,手上的动作一顿。

    她也信九皇叔,就因为太相信了,把一切都交给九皇叔,才会身陷困境而无能为力。

    “轻尘,你怎么了?”九皇叔察觉到凤轻尘的变化,抬头问道,而此时,凤轻尘已收起低落,应了一句:“没事。”

    衣服很快快就剪掉了,露出九皇叔受伤的左臂。

    “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凤轻尘眼露寒光,此时的她没有一丝小女儿情态,只站在医者的立场,评价九皇叔这伤。

    九皇叔左肩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异味,伤口呈红黑色,周围有不少脓血,外面那层皮直接粘在衣服上,撕下来带起不少的腐肉。

    九皇叔嫌恶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便别开眼。“本王也不知,这几天一直忙着赶路,没有去管。”

    凤轻尘拿镊子戳了一下,九皇叔的眉头就不受控制的动了一下。

    伤口很痛,钻心般的痛,凤轻尘这一戳,痛得九皇叔差点咬到舌头,好在他习惯受伤,只是面色微变。

    “你是从来就没有管这伤口吧,伤成这样还骑马,你不想要你的手了吗?”凤轻尘查看了一下伤口,忍不住开口训斥:“你知不知道,你的左手即有可能保不住。”

    凤轻尘一看周围坏死的组织,两条眉毛差点打结了,伤到了骨头,伤口腐烂的程度也远远超出预计,九皇叔是想要废掉自己的左手嘛。

    “保不住便保不住,本王在你有危险时,无法陪在你身上,这伤也算是有难同当。”九皇叔毫不在意的说道,把凤轻尘气得不轻,仔细一看,发现九皇叔伤口的完全没有处理的痕迹,眼中一片冰冷。

    原来,这个男人打着这个主意。

    “那我真是要谢谢你,出门在外还不忘记我。九皇叔,你可知我左手用的药,是谁给的?”凤轻尘左手,将镊子丢到托盘里,冷笑。

    “谁给的?”不会有人坏了他的计划吧,那可真是该死了!

    “苏文清,苏大公子。玄医谷谷主亲配的续筋黑玉膏。”这药虽然珍贵,九皇叔肯定不缺,可九皇叔的伤口,完全没有上过药的痕迹。

    “苏文清?”原来是他坏本王好事,找死。

    “文清说这药是谷主为你特制的,你离京前刚好送来一批,你身上就带来了,还让我不要担心你,有这续筋黑玉膏在,即伤筋断骨百日内也能好。”凤轻尘一脸嘲讽地看着九皇叔,看九皇叔的脸色越来越看,凤轻尘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好心地劝说道:“王爷,下次受了伤记得尽快抹上谷主给的药,谷主是说抹上药后百内能好,而不是百日后再抹药,你这种受了伤不给伤口上药的行为,很幼稚。”

    拿自己的身体来算计她,让她心软,亏九皇叔想得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