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06吃醋,与本王为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牛彩网图谜总汇大全凤凰彩票靠谱吗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凤轻尘和王锦凌、崔浩亭的首次接触还算成功,至少三方都达成了默契,虽不到于开诚布公,但不会彼此拖后腿。

    王锦凌和崔浩亭代表王崔两家,像凤轻尘和凤离一族释放出善意,王崔两家期待凤离族的崛起,同时亦希望凤轻尘能成为凤离族下代掌权人。

    凤轻尘掌权,比一个他们不了解的人掌权,更符合崔王两家的利益。

    而直到现在,凤轻尘才明白,士族权势之所以那么大,就是因为有凤离族的兵权做支撑,凤离王忠于蓝氏,可别忘了凤离族本身就是士族豪门,王崔两家很乐意凤离族再掌兵权。

    不管什么时代,拥有兵权才是王道,这也就是为什么,蓝氏想方设法也要灭了凤离族,抢凤离族的兵权一样。有凤离一族在,皇权绝不可能高度集中。

    凤轻尘一点也不认为,军政分权有什么不对,皇帝有兵权,他便没有顾忌,可以为所欲为。

    皇帝一言堂于国于民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明君还好,要是出了一个昏君,他手上权利又大,百姓可就苦了。

    和王锦凌、崔浩亭谈完,凤轻尘又修正了一下自己计划,又拿出北陵的情报查看起来。

    集崔、王两家之力,也打听不到多少有用的情报,可见北陵守得有多紧,王锦凌和崔浩亭怀疑,北陵皇室背后站得人,就是凤离族。

    南陵和北陵的仗打完了,北陵完胜,可也没有找到北陵的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有它真能坐上皇位?”凤轻尘很怀疑,九皇叔给了她肯定的答案:“只要是北陵皇子,就能凭他坐上皇位。”

    门吱呀一声,九皇叔踏着月色,推门而入。

    “你怎么来了?”凤轻尘放下手中情报,站了起来:“不对,应该是说,你怎么进来的?”十八骑光吃不做事的吗?

    “十五天之期到了。”

    “啊?”凤轻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九皇叔脸立马黑:“你忘了?”

    “什么?”凤轻尘迷茫地看着九皇叔,等到她反应过来时,九皇叔已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盯着她。

    凤轻尘立马走到九皇叔面前,卖乖的笑道:“这个,这个我不是忙嘛。”

    九皇叔依旧不说话,只是看着凤轻尘,凤轻尘干笑两声,拉了拉九皇叔的衣袖:“你生气了?”

    “别生气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的,十五天之期什么的,不过是闹着玩的,我这不是想让你在九王府好好休息嘛。”

    周身寒气更甚,凤轻尘哆嗦一下,继续卖乖:“我知错了,我真知错了。你别生气行不行。”

    “哼……”给了点面子,至少发了声音,可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凤轻尘又卖了半天乖,九皇叔依旧不为所动,凤轻尘眼珠子一转,突然抱着自己的左手,叫了一声:“好疼。”

    “怎么了?”九皇叔绷不住了,急切的问道,凤轻尘心里打鼓,要是九皇叔知道自己被骗了,会不会灭了她?

    骑虎难下,只能骗到底了。

    “我的手好疼。”凤轻尘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九皇叔神情一变,小心地扶着凤轻尘:“先坐下,让本王看看。”

    这担心绝不掺假,凤轻尘额头冒出汗珠,九皇叔以为她是疼的,实际上她是愁的。

    苦肉计是好用,可前提是先得苦肉呀!

    “你的左手……”九皇叔摸了一下,知道凤轻尘的左手并没有好全,所以他也不会想到,凤轻尘这是装疼。

    “没什么大碍,只是以后不能提重物,不能握太久的刀,手受不了。”伤了筋骨,而且还是两次,哪能和以前一样。

    她悄悄握刀练习过,赤炼水说得没有错,下刀的精准度还有,但时间却不能长,握刀的时间一久,手就开始发酸。

    总归,以后大手术什么的,是不能做了。

    “把思行教出来,让他做。”九皇叔在凤轻尘的胳膊上按了两下,凤轻尘只觉得一股热流渗入,筋骨都舒畅了。

    “很舒服,继续。”凤轻尘眉头渐舒,身子也渐渐放松起来。

    这几天和王锦凌打交道,很累,她占不到半点便宜,一不小心就会被王锦凌坑一把。不过从王锦凌身上,她也学会了如何与人打交道,或者说如何跟讨厌的人打交道。

    大气,取舍。作为凤离嫡女她要有上位者的气度,不能一味的凭自己的喜恶行事,哪怕是与自己不对付的人,可只要他对家族有用,她也得用。

    九皇叔没有说话,只是手上的动作没有听,直到凤轻尘昏昏欲睡才停了下来:“不疼了?”

    “疼……嗯,不疼了。”凤轻尘一个机灵,对上九皇叔戏谑的眸子,凤轻尘就知道九皇叔想明白了,只好把自己的小心思收起来,可怜巴巴的道:“我这不是看你生气嘛。”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轻尘可记的,你和本王说的话?”凤轻尘长本事了,居然会对他施苦肉计了。

    “这个,这个……咳咳。我这就是以自身为例告诉你,下次不许对我用苦肉计。”凤轻尘语调一变,立马从小可怜,变成义正言词的一方,九皇叔伸手揉了揉凤轻尘的发顶:“这几天,王锦凌把你教坏了。”

    过刚易折,过于软绵则容易被人欺负。凤轻尘之前太过刚硬,能圆滑一些有利于她日后行事,但是……

    九皇叔绝不喜欢,凤轻尘把这一套,用在他身上。

    “我这不是为去北陵打基础嘛。凤离忧让我跟锦凌和浩亭多学一点,这些东西凤离族的人不会教我,而他也教不了,我只能靠自己。”即使有个靠山在,结果她还是要靠自己。

    不过,凤离忧的话没有错,日子是人过出来的,想要过得更好,就只能靠自己。

    “这些本王也可以教你。”归根结底,还是某人吃醋了。

    “不一样的,我不仅仅是要和他们学,还要和他们打好关系。公归公,私交归私交,我要以凤离嫡女的身份和他们交好,日后行事会更方便,你知道的,我们三家天生就是利益共同体,我们有合作的基础。”

    “你也可以和本王合作。”九皇叔不希望这三大家族抱得太紧。

    他并不是惧士族豪门的权势,在他看来,所谓的士族豪门都可以为江山社稷所用,只要为这天下百姓做事,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

    没有士族也有勋贵,天下大事不能由一个,从出生到大都坐在宫里,没有体会过人间疾苦的皇帝说了算。

    忌惮世家力量的帝王,只能说明自己无能,害怕被百姓推翻。

    不过,他不希望,日后天天为了这些事,和凤轻尘争论……

    真要有那一天,他是公事公办呢?还是公事公办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