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08太子,不好的预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二四好彩免费资料大全2018买马资料今晚开什么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一个要买,一个要卖,凤轻尘和木扎赤族长很快就谈妥,除了粮食和食盐外,木扎赤最后还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能不能给他们一些药。

    木扎赤近乎卑微的请求,请求凤轻尘给他们一点药材,他们可以用牛羊交换。草原游牧民族,大夫很少,医术好的大夫几乎没有,他们需要一些常用的药,只要最基本的就行。

    木扎赤见凤轻尘没有说话,以为自己这个要求太过分了,惹来凤轻尘的不满,强忍着失望道歉:“凤姑娘,对不起,是我要求太多了。”

    “族长多心了,你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你要的药材我也会尽量替你筹集,这一次我也不要你的牛羊,算我送给你们的,以后要需要的话,你们可以继续用牛羊交换。我希望你们能养一些牛,你们养多少牛,我就收多少。”凤轻尘琢磨着,她从智能医疗包里取药救人,能换多少医德。

    “真的?”木扎赤族长双眼发亮,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凤轻尘点了点头:“以东陵凤府的名义保证,绝不会拖欠你们半分,有多少牛我便收多少,你们要的药材也不成问题。”

    现在她手上只有两万人马,可日后她手上的兵马只会多不会少,养兵马是烧钱的活,她必须想办法把自己嫡系兵马养好,要知道兵马是她立世之本。

    现下,士兵的粮草都是粗粮为主,很少有肉类,一是不利于保存,二是成本高。东陵耕牛本身就少,怎么舍得宰来吃。至于羊?除了游牧民族外,没有人专门养这些费草料的东西。

    大量收购粮食很难,容易引起上位者的怀疑,再说粮价也贵,凭她手上的银子,养两万人可以,可一多就不行了,最主要士兵光吃粗粮、干粮,体能绝对不会多好,肉类必须补足,只有吃饱喝足,这群人才有力气应对高强度的训练,也有力气上阵杀人。

    当兵扛枪,吃粮拿饷。当兵的都是用命去拼富贵,图的不就是一个吃饱,她要这些人为自己卖命,当然得要先让他们吃饱、吃好。

    凤轻尘从暖房下来时,正考虑在江南圈一块地,专门养猪、牛和羊,然后把这些肉处理,作为当兵的粮草,可是……

    “密封保存,那得怎么做呢?现在的工业根本不发达,马蹄铁就算有,我也没有办法拿来装肉。防腐剂要怎么加?唉……军用罐头到底是怎么做出来。”

    凤轻尘一种念念有词,根本没有发现客栈外面有什么不对劲,等到她走出来,才发现客栈外围了很多人,这些人都盯着门口的马车指指点点,时不时交头接耳两句。

    “谁把马车停在门口?”凤轻尘正想找掌柜过来,却发现这辆马车居然有九王府的标志,而马车旁的小厮,看到凤轻尘出来,小跑过来:“凤姑娘,王爷在等您。”

    合着,这马车是等她的?

    凤轻尘在万众瞩目下,摸摸鼻子坐上马车,本打算和九皇叔好好说说,让他以后别这么嚣张,把马车停在她家饭馆门口,饭馆还怎么做生意,可一上马车就看到一副美男秋睡图。

    九皇叔绡躺在马车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微曲,左手握着书卷,右手撑着脑袋,双眼粘在书上一动不动,看凤轻尘上车也只是应了一声,让车夫走人。

    这画面太美好,这气氛太宁和,出声打扰九皇叔,破坏这份美感,凤轻尘会有罪有感。

    凤轻尘摸了摸鼻子,在九皇叔对面坐下了,看九皇叔半躺的姿势似乎很舒服,凤轻尘也坐不住,学着九皇叔半躺在马车内,然后……

    睡着了!

    等到凤轻尘醒来,发现她在城外,依旧是九皇叔的别院。

    “怎么又来别院了?”每一次来别院,都代表有事发生,凤轻尘对九皇叔这别院,又喜又爱呀。

    “九皇子死了,淑妃小产,城里不太平,出来走走。”九皇叔双手背在身后,沿着荷塘慢悠悠地走着。

    此时已是秋季,荷花早已凋谢,荷叶也枯萎了,整个荷塘却不显萧条,反倒有一种秋日的静美,只是凤轻尘现在没有心情欣赏,她睁大眼睛看着九皇叔。

    “九皇子?什么时候的事。”她最近忙着凤离族的事,把东陵给落下了吗?

    “昨天晚上。宫里死了三个妃子,一个刚生下来的皇子,还有一个已成形的公主。”九皇叔说这些很平静,凤轻尘却听得全身发寒。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晚,九皇叔又帮她挡一次威胁,她可以肯定昨天晚上,宫里肯定派人来宣她进宫,那样的情况下,就算她有一身本领,也不一定能救得了人。

    “内乱罢了,舟王逼宫,被皇上拿下。”最后一个有可能争夺皇位的皇子,失去了继承权,皇上可以高枕无忧。

    “逼宫?舟王是多傻,才会去逼宫。”凤轻尘不用想也知道,这背后有人操纵:“你做的?”

    “本王没那么无聊。”九皇叔回头瞪了凤轻尘一眼:“这段时间别进城,在这里好好呆着。”

    “哦……你呢?”凤轻尘不是不识好歹的人,知道九皇叔是为她好。

    “皇上有意立太子,本王必须坐镇京城。”九皇叔的身份摆在那里,有些事推不掉。

    “八皇子?”凤轻尘面部有轻微的扭曲。

    锦凌和浩亭一猜一个准呀!

    “除了他还有谁能让皇上放心。”皇上年纪越大对权利越重视,一连几件事,让皇上怕自己的儿子夺他的权,他现在最放心的就是未满周岁的八皇子。

    “这么小的储君,满朝大臣会同意?”谁也不知长大会不会歪,万一歪了,那东陵就交给一个无能的皇帝?

    这继承人选得也太儿戏了。

    “勋贵世家自有谢家出力摆平,王家没有出声,寒门子弟要依靠皇上,又怎么敢得罪皇上。”九皇叔眼中的嘲讽之色一闪而逝。

    “皇上乾坤独断,估计正高兴。”凤轻尘为东陵未来的百姓默哀三秒,便把此事放下:“安平公主怎么样了,她什么时候去北陵?按两国商定的日子,这个月该走了吧?”

    “伤没好,日子要往后推,皇上还是很重视安平。”安平的伤是个意外,不过九皇叔并不自责,安平用她的伤,换了东陵子洛一条命,也算求仁得仁。

    “真的?”凤轻尘双眼一眼:“既然安平公主这个月不走,我就不用担心了。”

    “你要去哪?”九皇叔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