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05圈子,同等地位的交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百采网免费猛料天空大全开奖网址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皇上在邺澜围猎遭遇刺杀的消息,很快就暴了出来,安平公主不顾性命救皇上的事情,也一并透露了出来。

    皇城上下人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有关九皇叔为凤轻尘情殇的消息,瞬间就被压了下去。

    茶馆、酒肆、客栈里,三三两两的人围在一起,谈论此事:“你们说,会是谁下的手?”

    “我猜是西陵废太子,他报复来了。”

    “我也觉得是西陵人,但不一定是废太子。之前司少帅把西陵打得落花流水,他们肯定不甘,就使出这下三烂的手段。”

    “我倒觉得是南陵,你们看呀,南陵内乱已平,南陵一向好战。这一切肯定是南陵的阴谋,目的就是让我东陵陷入内乱,然后他们好趁机攻打东陵。”

    “你们通通想左了,南陵和西陵要在我们东陵,安排刺客可不是容易的事,西陵正为立太子的事,吵得不可开交,南陵刚和北陵打了一仗,战败了,他们哪里还敢对我东陵出手。”

    “有道理。”此言一出,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同:“兄台觉得,这会是何人所为?”

    男子侃侃而谈:“我觉得应该我们自己人下得手,你们想想,皇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不就是……”

    “啪…”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身边的人一巴掌拍下来:“你找死呀,这话你也敢乱说。”

    “我没有乱说,我说得是事实,你们想想,皇上要是遇刺,最终谁得利?太子被废,清王远走江南,七皇子被圈禁,八皇子还小,二皇子也远在封地,只有五皇子舟王,只有他在京城,他还有楚城支持,他怕谁。”说话的男子很激动,红着脸与众人叫嚷了起来。

    “这只是你的猜测,没有证据的事别乱说。”旁人连连劝说,他身旁的人也一一退开,生怕惹祸上身,那男子却像是不知,大声辩驳:“这种事本来就找不到证据。在没有确实证据的情况,就应该看此事谁最得利益,得利最大的人自然嫌疑最大。”

    众人沉默,随即又有人小声附和:“这么说也有道理……”

    “难道真是……”

    众人双眼发亮,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起舟王弑父的可能性,而那个大放厥词的男子,却趁众人不注意,悄悄地溜了出去。

    “有人要毁了舟王。”王锦凌与凤轻尘坐在雅间,同行的还有崔浩亭,这三人便是顶级世家的圈子。

    凤轻尘凤离嫡女的身份,可以瞒着皇家,但没有必要瞒他们这几个世家,顶级世家一向有牵连,凤离嫡女的身份,有利于凤轻尘行事。

    这就是圈子的问题,以前王锦凌和凤轻尘交情再好,也不会把凤轻尘拉到士族圈子里来,这个圈子很排外,可现在不一样。

    凤轻尘本身就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自然要相互结交,打好交情,为彼此日后铺路。

    现在看似王锦凌和崔浩亭帮了凤轻尘,实则是这两人在投资,日后他们能得到的好处,绝不会比现在付出的少。

    “你们猜是谁?”凤轻尘问向崔浩亭和王锦凌。

    王锦凌和崔浩亭相视一笑,知道对方有答案了,便笑道:“那就写下来。”

    “好。”王锦凌手指沾着水,在桌上写了一个字,两人同时收手,看到对方写下的字,同时笑了出来。

    “你们想到一块去了。”王锦凌的猜测,凤轻尘还能明了一二,可是崔浩亭……他居然也猜到,果然不简单。

    “这次轮到我们问你,为什么?”王锦凌这是给凤轻尘机会,让她展现出自己的才华。他们三人算是崔、王和凤离三家的继承人,他们三人相交谁也不必求着谁。

    三家合则利,分则伤。

    “刚刚那个学子不是说,谁最终得利凶手就是谁嘛。如果他这番话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即使没有证据皇上也会防备舟王,舟王本就失了帝心,再加上这一条,舟王便与皇位无缘。皇上能用的儿子不多,除掉舟王得利最大的谁?是八皇子。”今天三人是来谈交易的,没想到听到这么一出。

    “你就这么肯定,这番话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崔浩亭笑着问道。

    “要不要赌一赌。”凤轻尘趁机坑人,可惜崔浩亭不是笨蛋:“明知会输,还赌什么。”

    “可惜了,还想借机占你们崔家一点便宜。”凤轻尘摇头晃脑,一脸痛惜,惹得崔浩亭和王锦凌忍俊不止:“你要占我们两家的便宜还不容易,你开口我们定不会拒。”

    “你这是坑我吗?占了你们一次便宜,以后我得亏死。”找王锦凌买战马和武器是凤离忧的主意,接触崔家也是凤离忧给她的建议。

    三家在前朝本就有交情,之前也互相联姻,以凤离嫡女的身份和这两家谈交易,他们会很高兴。

    “你身后那人太精了,不好玩。”崔浩亭直接点破,凤轻尘背后有人。

    凤轻尘虽然精明,可她并不是世家教养长大的,这里面很多弯弯道道凤轻尘以前不懂,可现在却鬼精鬼精,半点便宜也不好沾。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对了……我那堂兄让我问你,你们崔家到底想要做什么?”凤轻尘一脸正色,收起嬉闹的神情。

    “轻尘,这是我们崔家的事。”崔浩亭脸色不变,但眼神却更加的沉静,王锦凌知道崔浩亭不愿意多谈,但这个问题不说清,日后双方合作也会存在一些问题。

    “浩亭,崔王两家关系非比寻常,你应该明白我们王家不会参与那件事。”王锦凌知道崔家有蓝氏后人,自是明白崔家的打算。

    王家从没有想过,要那个高位,皇帝并不好做。

    崔浩亭深深地看了凤轻尘和王锦凌一眼,知道胡弄不过去,便压低声音说道:“崔家没想过要那个位置。”

    “那你想要什么?”凤轻尘不依不饶,这件事不问清,说不定她忙一场,最终是为别人做嫁衣。

    “重现士族的荣光,和你们一样,只是方法不同。”崔浩亭面露倦色:“轻尘,你在凤家长大,不会知晓昔日士族是何等风光,世家不能再忍,再忍下去这天下便没有世家立足之地。”

    “我知道。”王锦凌接话,他并没有夸大其词,他只说了一件事:“世家权势最鼎盛时,帝王诏而不见,帝王失德世家可以写诏书昭告天下,废皇帝另立。前朝史上,曾不止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不是明清时代,不是那个皇权高度集中,一切由皇帝说了算的时代。在九州大陆,皇权没有强大到,可以凌驾一切之上,皇帝可以享受这世间荣华,却不能为所欲为,皇帝必须战战兢兢治理国家,暴君昏君在那个位置上坐不久。

    蓝氏王朝能统治九州大陆那么久,这也是原因之一。士族世家极少参与政务,但他们却有监督权,帝王不能为所欲为,这天下不是皇家的天下,而是天下人的天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