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19不知道凤轻尘三个字好不好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香港特马资料图小鱼堂49选7号码分布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怎么办?

    在郭保济和谷主争论时,步惊云已经把消息传给蓝九卿了。

    “你们不用担心了,我已经让人把凤轻尘带来了,不出意外,凤轻尘明天早上就能到。”步惊云从屋外走进来,沉着脸说道。

    “太好了,凤轻尘要来了。”谷主很满意,郭保济看凤轻尘能及时赶到,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秦宝儿的身体状况,比起江南王差太多了,真要动开胸补心术,不一定能熬得过去,到时候……

    凤轻尘要背负的压力就大了,要是那位秦姑娘有个三长两短,凤轻尘肯定要承受步惊云的责怪。

    “你什么时候联系我师父的?”孙思行冷着一张脸,皱眉说道。

    “来江南前,怎么了?”步惊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引得孙思行很不满:“我师父前段时间受过伤,你不知道吗?”

    孙思行指的是在魔教的那一次,要是知道凤轻尘最近又受伤了,肯定不会让步惊云好过。

    “我知道,我收到了消息,可救人要紧。凤轻尘是大夫,她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更何况宝儿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为难凤轻尘,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步惊云心中隐有不安,却拼命说服自己,凤轻尘不会有事,她能救宝儿。

    他欣赏凤轻尘,也看好凤轻尘,可凤轻尘不是宝儿,在他心中没有人比宝儿更重要。

    “是这样没错,可你考虑过大夫的身体吗?我师父也是人,她不是铁打的。”孙思行清秀的五观,挤成一团:“步公子,我知道那位秦姑娘对你而言很重要,可我师父对我来说更重要。我师父的手受伤了,我希望到时候你别给我师父施加压力。”

    孙思行这是丑话说在前头。于公于私,他都要保护师父。

    “我知道,她要不肯救,我还能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不成。”步惊云没好气的答道,心里越地担心宝儿。

    万一凤轻尘不肯救,怎么办?

    “要是能救,我师父才不会不救。我师父对每一个病人,都会尽力。”孙思行不容许,步惊云污蔑凤轻尘的医德。

    步惊云干笑一声,没有说话。

    要是凤轻尘知道宝儿和蓝九卿的关系,知道蓝九卿和九皇叔是同一个,肯定不会救宝儿。

    宝儿不仅仅是凤轻尘的情敌,还是正室呀!

    蓝九卿还在努力打消,凤轻尘让孩子姓凤离,独自抚养孩子的念头,就收到步惊云用特殊手法传来的消息

    “轻尘,出事了,我们现在就要走。”

    “你的朋友发病了?”凤轻尘看蓝九卿担忧的样子,猜测那人肯定和蓝九卿关系匪浅。

    蓝九卿点了点头:“轻尘,很抱歉,需要你赶夜路。”

    “没关系,给我一柱香的时间,我需要收拾一下,也要和他们交待一声。”她住的不是客栈,而是自己租的小院了,东西自然多。

    “好,我出去安排。”蓝九卿努力压下心中翻滚的歉意,一脸决绝地往外走。

    秦宝儿还等着凤轻尘去救,他不能心软。

    凤轻尘动作很快,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收拾好,又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药箱,把可能用得上的药物,拿出一份,将药箱装得满满的,在关闭智能医疗包时,凤轻尘眼睛一闪,看到上面的医德系统在闪烁。

    凤轻尘顿了一下,将医德系统打开。

    “咦?我的医德不是清空了吗?怎么又涨了,还这么多。”凤轻尘看到上面四位数的医德,惊得完全不知如何反应。

    “难道是那些药?”她最近从智能医疗包里,拿了两次药,一次是给那一万乞丐兵用,另一次则是给木扎赤族长用。

    “哈哈哈……”凤轻尘高兴地大笑:“太好了,原来用药救人后,也会计入医德,以后……以后不用愁了。AK47,沙漠之鹰,我完全不用愁了。”

    凤轻尘很激动,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要是,要是能在去北陵前,兑换出一把枪,她的胜算就更大了,至少个人安危不用担心。

    凤轻尘高兴地快要跳起来,要不是还记得蓝九卿在等她,她这伙肯定兑换出药,然后……免费送药去。

    她好不容易发现,可以快速增涨医德的办法,怎么能不心动。

    “等木札赤那批药投入使用,医德肯定还会涨。”凤轻尘满心喜悦,一扫因蓝九卿的到来,而变得郁郁的心情,恋恋不舍地关掉智能医疗包,提着药箱欢快地出门。

    想到蓝九卿正担心他那位朋友的身体,凤轻尘努力将上扬的嘴角往下压,可即便是这样,也掩不了她的好心情,至少十八骑就发现了,只不过他们没有说。

    蓝九卿也发现了,他只是眉毛一扬,什么话也没有说,伸手把风轻尘拉到马上,便带着凤轻尘朝江南王府赶去。

    “原来姑娘有约,难怪心情那么好。”

    “那个男人好像不是九皇叔?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九皇叔是我们家姑娘的谁?我们又没有收九皇叔的银子,要帮他盯着姑娘,我们的主子是凤姑娘,你们别弄错了。”

    ……

    蓝九卿与凤轻尘走了一夜,在天微亮时,终于赶到城门口:“我不送你进去了。”

    凤轻尘说得没有错,他们这样的人,要么权倾天下,要么就只能活在角落里,凤轻尘看得比他透彻。

    “我自己就可以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凤轻尘朝蓝九卿点了点头,让他安心。

    “我放心。你……别勉强自己,如果没法救,或者你很为难,就算了,一切以为你自己为主。”蓝九卿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他明知凤轻尘的手受伤了,却装作不知,还真不是一般的小人。

    “我知道了。”现在才说,摆明是要装好人,凤轻尘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把蓝九卿赶下马后,头也不回的往城内走。

    走到城门口,凤轻尘才发现,她好像没有带路引,不知能不能进城。

    囧!

    回头,已没有蓝九卿的影子,这下怎么办?

    呃……不知凤轻尘这三个字好不好用。

    凤轻尘牵着马,硬着头发上前,不出所料,守城的小兵挡住了凤轻尘的去路:“路引,碟牌。”

    “没带,我……”

    不等凤轻尘说完,守城的小兵就打断她的话:“没带就让开,没有路引不能进城。”

    “不是,我是……”

    “除非你是江南王,不然你没有路引,就别想进城。”守城的小兵看凤轻尘不肯走,拿手中的长枪挡了一下:“姑娘,劝你赶紧的离开,别妨碍别人进城。”

    “我是凤轻尘,受江南王邀请,去王府给他一位客人看病。”凤轻尘飞快的说道,同时指了指自己手上的药箱……

    尼玛,她果然和城门有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