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27意外,凤轻尘接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24码香港天龙三肖三码VIP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步惊云瞒下了宝儿,答应了医治方案。谷主用特效的药,让秦宝儿的身体,以最快的时间达到最佳状态,代价是术后疗养的时间会很长,日后也是一副病弱的身子。

    可即便如此,秦宝儿也比正常人的身体弱,凤轻尘真为秦宝儿的身体发愁,这简直就是一个病妹妹,先天不足,后天无法补,这辈子就是要人呵护的命。

    七天后,凤轻尘给秦宝儿进行麻醉,第二天一早便把人送进手术室。

    手术室内,郭保济、赤炼水、谷主和孙思行已全副武装的在那里等候,孙思行甚至把体外循环装置,给谷主详细地解释了一遍。

    “可以开始了。”凤轻尘进来,一脸严肃的宣布,谷主也收起了好奇心,站在一旁、屏住呼吸,做好一个旁观者。

    孙思行深深地吸了口气,朝凤轻尘比了一个手式:他准备好了!

    凤轻尘上前解开秦宝儿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肌肤,谷主、赤炼水和郭保济是完全没有感觉,孙思行耳朵红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凤轻尘满意地点了点头,将秦宝儿的衣服,退至胸部下面,只露出切口的地方,凤轻尘在秦宝儿胸骨正中轻轻一划,孙思行便拿记号笔,在上面划下手术刀口。

    凤轻尘扫一眼,没有任何问题,将手术刀递给孙思行,孙思行接过刀,没有任何犹豫,便顺着手术刀口,切了下去,一步一步严格按照手术方案,将胸骨打开……

    “非常好。”凤轻尘上前查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再次将工具递给孙思行:“止血钳。”

    在孙思行处理手术切口时,凤轻尘拿出眼镜式手术放大镜,给孙思行带上。

    谷主也趁机上前,查看一番。

    他这些年,没少打开人的胸骨,各种方法都试过,从来没有一次,像孙思行这般,只出一点点血。

    “为什么我每次打开胸骨,都会出很多血?”谷主是个好孩子,不懂就问。

    “你用的刀不对,下刀的手法也不对,切到了动脉。”体外循环还没有这么快,凤轻尘暂时没有事,便好心地给谷主解释起来。

    有谷主这位中医大神在,也许中西医可以得到最完美的结合,即使不用体外循环装置,也能做的心脏手术。

    这是凤轻尘的追求,她希望中医发扬光大,将西医并入其中了。

    “切到动脉?你是指这几根血管?”谷主直接把秦宝儿当**展视板,凤轻尘担心他在一旁问东问西,会影响到孙思行,点了点头,便示意有问题出去再说。

    谷主虽不满,但事关人命,他自己不把人命放在眼里,可不能让凤轻尘和孙思行学他,大夫要有医德,他当年也是有医德之人。

    手术继续,在凤轻尘的指异下,孙思行相当高效的把体外循环装置装好,并且能正常运行。

    凤轻尘将事先准备好的冰袋,放到手术室,还有秦宝儿身边。

    “这是为什么?”谷主此时就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体外循环装置的原理他明白了,可亲眼看到还是觉得神奇,又看凤轻尘到处摆冰袋,更是不解了。

    “出去再解释。”凤轻尘这个时候,真没有办法分心给谷主解释,孙思行一个人完成手术很吃力,她得帮忙。

    谷主虽然很捉急,可对上凤轻尘的冷脸,也只能乖乖退下。凤轻尘不肯说,他怎么办。

    赤炼水也没空管他,手术正进行到关键时刻,他得时刻注意秦宝儿的身体状况,一旦察觉她坚持不住,就得用金针保住她的生机。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孙思行和凤轻尘两人一直埋头手术,室内温度明明很低,可两人却不停地冒汗,作为闲人郭保济,便上前打下手,时不时为两人擦个汗,递把刀。

    谷主站在一边,想要帮忙却不知从何下手,那一排排大小不一的刀具,他还没有认全乎,那些药剂更不用说了,上面的字缺胳膊少腿的,他只能猜出一二。

    高手寂寞呀!

    身为杏林国手,他只有站在一旁看,而且一看就是几个时辰,谷主发现自己无聊的快要哭了,眼见手术到了尾声,谷主正期待出去和凤轻尘好好聊聊,就听到孙思行喊了一声:“师父,出血了。”

    “快,止血!”

    “金针,给秦宝儿止血。”

    “出事了?”谷主和郭保济一脸凝重,眼见手术就要成功,怎么会?

    “大出血,只要止住血就没事了。”凤轻尘很冷静,可以说是在场中,最冷静的一个人。

    手术时,遇到这样的情况很正常,秦宝儿手术成功率本身就不高,死在手术台上的可能是四成。

    “是。”孙思行和赤炼水一脸严肃,赤炼水还好,孙思行却是忙得不行,手都快打架了。

    “师父,血压上不去。”

    “师父,心跳不稳。”

    “师父,病人生命体征下降,止不住血。”

    “不行,止不住血。”赤炼水的金针已扎了下去,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了。

    “师父,我坚持不住了。”孙思行一张脸雪白雪白的,手指有些颤抖,高强度和极快的手速,让他双手开始痉挛,再这么下去他无法完成手术。

    “坚持一刻钟,输血。”凤轻尘看了一眼监视器,心中暗骂秦宝儿身体太弱,要是止不血,手术失败了,秦宝儿很快就会死在手术台上。

    “是。”孙思行咬牙坚持,医用棉全部浸透了,丢在一旁腥红刺眼,孙思行的动作也渐渐缓了下来,他吃不消,也无法处理。

    “该死!”凤轻尘低咒一声,对赤炼水道:“给我扎两针,我要握刀。”

    “不行,后果会很严重。”赤炼水想也不想就拒,这种极速恢复法,都是以损害日后的健康为代价。

    “我没得选了,思行的手快握不住刀了,快点,别婆婆妈妈的,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凤轻尘眼一横,气势惊人。

    “不过是一个女人,就算死了也没有人会怪你,我们都可以作证。”赤炼水不希望凤轻尘为了秦宝儿,而伤害自己的左手。

    “对对对,轻尘你放心,宝儿要是死了,我会去为你解释。”谷主折胸脯保证,此事绝不会牵连凤轻尘。

    “我是大夫,我要对手术台上的病人负责,能救她我一定要救,她的死活我不在意,但我不希望她死在手术台上,死在思行主刀的手术台上。”她在乎自己的手,可也要对病人负责,最主要她不希望思行有心理阴影。

    “好吧,如你所愿。”赤炼水知道,事关孙思行,便劝不了凤轻尘,只得给凤轻尘扎针,让她的左手可以不受影响,正常使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