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23怀疑,没有人肯告诉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马种今天晚上出什么肖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秦宝儿虽然发病了,可有谷主在,情况并没有在玄情阁那般凶险,不过两个时辰便醒了。

    步惊云看到秦宝儿脸上有了点血色,心中很是欢喜,挑着让秦宝儿高兴的话说:“宝儿,你可以放心了。九卿把那位,能给你治病的凤大夫请来,人已经在城外,很快就会到。”

    “真的?师兄来了?”秦宝儿激动的拽着步惊云衣服问道,她满心都是蓝九卿。

    步惊云心中一酸,面色却依旧如常,安慰的道:“宝儿,你知道九卿的身份,他不可能出现在江南。”

    “师兄没来呀。”秦宝儿立马蔫了,步惊云心疼,怕宝儿不肯配合医治,想着办法哄宝儿。

    “宝儿,九卿虽然没来,可他对你的关心却不少。那位凤大夫可是九卿花了很多心思才请来的。她原本不肯来江南,是九卿费尽心思,才把她请来。宝儿,你可不能辜负九卿一片用心,九卿为了你的病,可是费尽心血。”

    “嗯。我知道。我不会让师兄失望的。”秦宝儿的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步惊云心下稍安,又担心秦宝儿在凤轻尘面前,说出不该说的话,又继续哄道:“宝儿,日后你见了那位凤姑娘,切不可说你认识九卿,更不能说你和九卿的关系,知道吗?”

    “为什么?”秦宝儿一脸不解,她见不得人吗?

    “当然是为九卿着想了。九卿的身份可不能让外人知晓,要是因此给九卿带来了麻烦,可就不好了。”这话糊弄别人不行,可糊弄宝儿足够了。步惊云很清楚,只要事关蓝九卿,不管有理没理,宝儿都会照办。

    果然,宝儿不再多言,乖乖点头:“惊云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师兄的事,谁问都不说。”

    秦宝儿握拳,表示自己一定会做到,步惊云又交待了几句,他全副心思都放在秦宝儿身上,没有发现屋外有人。

    屋外,原本来找步惊云的清王,悄悄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心中为凤轻尘忧心。

    这位秦宝儿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和蓝九卿这个神秘人物扯上,她和蓝九卿是什么关系,步惊云居然要特意提点秦宝儿,不让她告诉凤轻尘?

    从秦宝儿亲昵的称呼中,她和蓝九卿应该是情人吧?

    步惊云和秦宝儿不是一对吗?难道……不是?

    清王一路念念有词,不过他声音极少,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子清,你在嘀咕什么呢。”江南王看清王忧心忡忡的样子,一脸不解地问道。

    在江南,还有让子清不高兴的人和事?谁……全部杀了。

    “皇兄,我没事……我是在想凤轻尘怎么来得这么快,步惊云昨晚才说传了消息出去,今天早上轻尘就到了。”清王越发觉得,蓝九卿这个人物很重要,可偏偏此人神出鬼没,知晓的人少之又少。

    “凤轻尘的事你少管,有九叔盯着,我们别插手。”江南王以过来人的身份,好心告诫清王。

    他自是明白,子清对凤轻尘的不同,不过子清能看得明白,又及时收了心,他这个做皇兄的也没有必在再惹人嫌。

    “皇兄说得。”清王低头应是,不敢让江南王看到他眼中的担忧。

    他就怕九皇叔坑凤轻尘。

    依九皇叔的能耐,肯定能查到凤轻尘的动向,还有蓝九卿的事。

    九皇叔明知凤轻尘前段时间受伤未愈,却放任凤轻尘孤身来江南,要说这事九皇叔没有参与其中,他是不信的。

    只不过,这些只是他的猜测,他不能和任何人说,尤其是凤轻尘。

    凤轻尘并没有在城外久留,安排好那祖孙俩,又和那位挺身而出,为孩童看诊的大夫打了声招呼,让他进城后去江南医学院找她,她会交待学院的人。

    喜得那位大夫不知如何是好,其他人则后悔不已,早知他们也出来帮个忙,在凤姑娘面前露个脸也是好的。

    至于那几位说话不好听的人,早早溜到人群中,凤轻尘也没有和他们计较,与孙思行一道进城。

    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凤轻尘在城外的一言一行,很快就在城内传开了,听闻此事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好。

    江南文风盛行,没有京城的匠气与规矩,思想上更为开明,不少才子书生放下对女子的偏见,特特为凤轻尘写赋,赞她有君子之风,端方大气。

    这些诗词赋偶被名满天下的大公子看到,得了大公子好一番称赞,让江南的才子们狠狠地长了脸,一时间为江南医学院,为凤轻尘写赋,竟成了江南才子们最爱做的事。当然,这是后话

    凤轻尘与孙思行一下马车,江南王和清王就出来迎接,谷主、郭保济和赤炼水也在屋内等候,云潇和王七忙着江南学院的事,实在没法在这里等凤轻尘,留言说晚上再聚。

    众人都担心秦宝儿的病情,也没空和凤轻尘寒暄,直接就说起了秦宝儿的病情,也是这个时候,凤轻尘才知她的病人是个女子,还是一个体弱多愁的女子。

    这么娇弱的病人,可真是愁死人了。

    看着孙思行写下的病历,还有谷主所说的症状,凤轻尘初步判断,那位秦姑娘应该是先天性房间隔缺损。

    “宝儿的情况不乐观,必须尽快根治。”谷主对秦宝儿的病情极了解,详细解说完后,不忘总结一句。

    “我需要亲自确定秦姑娘的情况。”凤轻尘扫了谷主一眼,以眼神寻问:你和秦姑娘很熟?

    要不熟,也不会宝儿宝儿的叫。

    谷主假装没有看到,果断地别开脸,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别和豆豆似的,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都不知道。

    谷主不说,凤轻尘也没有再追问,合上病历,站起来道:“我去梳洗一下,通知秦姑娘准备好。”

    “啊,要做什么准备?”谷主很奇怪,病人要准备什么?

    “准备等我去给她检查。”凤轻尘看了孙思行一眼,孙思行立马站起来:“师父放心,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转身就下去,留下谷主一头雾水,清王却别有深意地看向谷主,也许是他多心了,他总觉得这位秦宝儿身份不简单。

    清王想不出来,那样一个娇弱没有主见的女子,怎么会得谷主另眼相看,除非是因为蓝九卿。

    只可惜,清王这份疑问,注定只能埋在心底,因为他就算问出来,谷主也不会说。他相信凤轻尘也有所怀疑,只是……

    没有人肯告诉她罢了。

    给读者的话:很想今天就写宝儿和轻尘见面,可前面的铺垫不能少,宝儿和九卿的关系,现在还不能让凤轻尘知晓,至少给宝儿动手要前,轻尘不能知晓。

    要是轻尘知晓了,宝儿又有个三长两短,某些人肯定会怪轻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