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25怀疑,秘密永远是秘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绝杀一肖6hcycom香港正版挂牌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凤轻尘和秦宝儿初次见面,双方就不怎么愉快,或者说秦宝儿不怎么愉快,因为凤轻尘根本没有把秦宝儿放在心上。

    凤轻尘得到秦宝儿的同意,给秦宝儿检查完后,便把后续工作丢给孙思行,让孙思行把检查报告整理出来。

    谷主很欢乐,屁颠屁颠地跟在孙思行后面打杂,赤炼水和郭保济就淡定多了,他们参与过江南王的手术过程,对秦宝儿的病情,两人根本不感兴趣。

    不过,这两人也没得闲,凤轻尘把城外那孩童的病情一说,这两人就联袂去给那孩童治病了。

    没办法,看凤轻尘眼下的黑眼圈,这两人实在不好意思,让凤轻尘再跑。

    “惊云哥哥,凤姑娘是不是讨厌我。”凤轻尘一行人走后,秦宝儿才怯怯地问向步惊云:“是不是我哪里没有做好?让凤姑娘不喜欢我了?”

    “没有的事,凤轻尘就是那性子,你别搭理她。”步惊云轻声安慰,又挑了几件凤轻尘的说给宝儿听,最后总结:“凤轻尘对谁都这样,你别放在心上,你看她对江南王,也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秦宝儿了解地点了点头:“不是讨厌我就好,我还以为是因为师兄,凤姑娘才不喜欢我。”

    “怎么可能,凤轻尘只是九卿请来的大夫,你呀,想太多了。”这一点步惊云可以肯定,因为凤轻尘不知蓝九卿和宝儿的关系,就算知道也没有什么,反正凤轻尘不知九卿和九皇叔的关系,只是……

    日后暴出来,不知会如何。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九卿自己闯得祸,当然要自己处理了,步惊云又和秦宝儿说了几句,便出去找凤轻尘。

    他不是没脑子的人,今天的事确实是他做得不好,凤轻尘对宝儿的态度也没有什么不对,毕竟才第一次见面,不可能那么亲热。

    去给凤轻尘道个歉吧,凤轻尘应该不会那么小气。

    步惊云大步朝凤轻尘的院子走去,却被告知凤轻尘在休息,无奈步惊云只得晚点再来,可晚上凤轻尘又和云潇、王七相聚,一群人嬉闹谈笑,根本没有步惊云说话的机会。

    看着恣意洒脱的凤轻尘,步惊云心中也希望她能宝儿亲近一些,让宝儿学着一点,日后能坚强开朗一些,就算帮不上九卿,也不能拖九卿的后腿。

    当然,步惊云这个想法只能是奢望。凤轻尘不知秦宝儿的身份,就不愿意与秦宝儿亲近,知道后……

    就算秦宝儿再好,再美,再善良,她也不会多看秦宝儿一眼。

    凤轻尘和云潇、王七谈至深夜,各自回房去了,因为明天大家都有工作,所以晚上并没有喝酒,凤轻尘心情不错,不过警觉心依旧在,一推门就发现屋内有人。

    “是我。”

    蓝九卿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让凤轻尘松了口气,反手关门走了进来:“有事?”

    “白天的事,我代师妹给你道歉。”蓝九卿僵硬的开口,他不喜欢在凤轻尘面前说秦宝儿的事。

    “没事,也是我不好,说话冲了一些。”凤轻尘不在意地挥挥手,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了蓝九卿:“你不用放心上,秦姑娘既然是你师妹,我自然不会和她计较。”

    虽认了错,可凤轻尘明显不认为自己有错。

    “师妹她从小一个人,如果可以……”蓝九卿艰难地开口,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凤轻尘打断了:“九卿,我不管秦姑娘是什么身份,她对我来只是病人,我会尽力医好她的病,仅此而已。”

    爱乌及乌没有错,可也要看对方值不值得,她实在没有那个耐心,去哄秦宝儿那个水晶娃娃。

    秦宝儿很好,可她需要人捧着、哄着。她没有精力,去交这样一个朋友。

    “是我强求了。”蓝九卿眼中闪过一抹狼狈,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解释了一句:“师妹是我师父唯一的孩子,我答应师父要好好照顾她。”

    “哦……”凤轻尘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想到以前看的电视剧,好奇地问了一句:“你这小师妹不会正好和你订了亲,也是你的未婚妻吧?”

    师兄师妹什么的,不是标配吗?只不过最后都不能成,想到步惊云和秦宝儿亲昵的姿态,凤轻尘有些同情蓝九卿。

    凤轻尘怎么会知道?

    蓝九卿的瞳孔猛得放大,眼中一片荒乱,幸好他反应快,微微低头,没有让凤轻尘发现他的异常。

    这反应在凤轻尘眼中,自然是默认,凤轻尘吃惊的道:“你们真是未婚夫妻?”

    她只是随口一说,可不知怎么地,听到这个消息,凤轻尘心突然一紧,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无法喘气。

    她想太多了吗?

    蓝九卿全身僵硬,手指微微弯曲,在凤轻尘的逼问下,蓝九卿只得嗯一声。

    这是他无法否认的事实。

    “你知道她和步惊云的事吗?”凤轻尘努力把这种不好的预感,归为对蓝九卿的同情。

    被最好的兄弟和未婚妻背叛,对蓝九卿来说,绝对是巨大的害。

    “知道。”蓝九卿有一种转身就逃的冲动,可他不能……

    “你就放任他们这样?”凤轻尘审势地看向蓝九卿。

    第一次,她想知道蓝九卿面具下的脸,到底长什么样,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祝福他们。”蓝九卿说出这话时,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这样,也算是在凤轻尘面前坦白了,希望日后凤轻尘知道真相时,能看在这件事的份上,原谅他。

    “你……”女人的直觉很可怕,比如凤轻尘对蓝九卿的身份,就产生了怀疑:“你到底是谁?”

    “蓝九卿,前朝蓝氏后人。”蓝九卿何其聪明,他怎能不知凤轻尘的怀疑,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敢说。

    “那你和九皇叔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和东陵皇子合作?”

    “我要复仇。”蓝九卿不敢说复国,因为九皇叔要这天下,他只有复仇,才能解释他为何会与九皇叔合作。

    “是吗?”凤轻尘心中还有几分疑虑,蓝九卿却当作不知,大大方方地任凤轻尘打量,如此一来凤轻尘反倒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一个是前朝后人,一个是当朝皇子,凤轻尘怀疑过九皇叔和蓝九卿是同一个人,可一想到这两个身份,就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九皇叔要真是前朝后人,怎么可能在东陵皇室长大,这一点也不科学。

    蓝九卿轻轻点头,又不着痕迹把话题扯开,离去前特意说了一句:“冬至,我要去天穹堡观看武林大会,据悉天穹堡邀请了九皇叔。如果你有空,可以和九皇叔一同前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