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33巧遇,要么施恩要么欠人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温岭中马集团招聘红姐高手心水论纭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王锦凌早就知道,九皇叔一定会来问他,毕竟在东陵,最熟悉稷下学宫的人就是他了,可惜对景阳这位小师叔,王锦凌知道的也不多。

    王锦凌将景阳写给他的信,递给九皇叔,待九皇叔看完,才道:“我这位小师叔是孤儿,父母不详,从小在稷下学宫长大,被前一任宫主收为关门弟子。

    景阳是他的字,至于名字据说是没有,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就无人得知了。他在十年前就去游学了,一直到最近才回来,在此之前我没有见过他。”

    “从孤儿到宫主的关门弟子,你这位小师叔不简单。”这就是一个迷样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存在,本身就是透着疑点。

    “他在外面虽然名声不显,可在稷下学宫却与我齐名,我眼瞎,他出身差,每每提到他,宫主弟子无不佩服。稷下学宫孤儿很多,可没有一个人有他这样的成,能从那么多孤儿中脱颖而出,他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多少贫困人家,把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丢到稷下学宫门口,奢望能被带入稷下学宫,识文断字,日后好出人头地。

    这些人被带入稷下学宫,只作为小厮和书僮一样的存在,没有一个人能成为稷下学宫的学生。

    只有景阳,只有景阳被前任宫主看中,从孤儿成了稷下学宫的学生,成为宫主的关门弟子,这样的一个人,让人不得不防。

    可不管九皇叔和王锦凌,对景阳的到来有多不欢迎,都无法阻止、也无法更改景阳要来东陵的事实。

    而更巧合的是,这位景阳先生,居然和凤轻尘同一天进城,当然两人在城外并没有见面。

    因景阳身份特殊,皇上早派了礼部的官员,和国子监的人在城门口等候,当景阳的马车进城时,进城的人都一一退开,凤轻尘也在其中。

    带有稷下学宫标志的马车,从众人让出来的路上,缓缓驶进城内,有见识到的人看到这标志,便激动的嚷了起来:“是稷下学宫,是稷下学宫的人。天啊,我运气真好,居然和稷下学宫的大儒一同进城。”

    “稷下学宫的大儒怎么会来东陵,稷下学宫不是因为文渊先生的死,迁怒东陵,说是三年内都不招收东陵的学子嘛,怎么会有稷下学宫的人来?”城门外,众人议论纷纷,凤轻尘不想听也听进了一二,微闭的双眸缓缓睁开,眼中闪过迷茫之色。

    是呀,稷下学宫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东陵?

    别人不知,凤轻尘却是知晓,稷下学宫因文渊先生之死,对东陵皇室恨之入骨,要不是看在王锦凌的面子上,恐怕不是三年不收东陵学子,而是永远都不收了。

    这样的情况下,稷下学宫的人怎么会以官方的形势来东陵,这里面莫非有什么?

    在凤轻尘思索间,城门已恢复正常,众人又开始排队进城,凤轻尘只好把这事暂时放下,横竖稷下学宫的人来东陵,肯定不会是针对她。

    凤轻尘补办了完整的路引,自是大大方方进城,守城门的小兵一看是凤轻尘,啪的一声站直,恭敬地喊了一声:“凤姑娘,请!”

    “凤姑娘?哪位凤姑娘?”城门口好事的人不少,立马就有人起哄似的问起来。

    “除了凤府大小姐,还有哪位凤姑娘。”

    城门口,一群普通百姓立马放下稷下学宫的人,开始说起凤轻尘来。在普通老百姓眼中,稷下学宫的人离他们太远了,施粥布药的凤轻尘明显更容易亲近。

    作为众人论谈人焦点,凤轻尘并不高兴,风头太甚不是什么好事。而很快她就更不高兴了,因为她的马车一进城就被人拦住。

    “凤姑娘,遇到你真是太好了。稷下学宫的景阳先生在路上受了风寒,病得很严重,从城门到宫里还要半个时辰,您能不能上前看看,先替景阳先生诊治一番?”

    来人是礼部的一个小官员,说话相当客气,甚至带着几分讨好,就怕凤轻尘说不。

    要不是在大街上,凤轻尘也许真会说不,可四周这么多人在,甚至还有一些书生学子,她要说不治,这些人说不定会把稷下学宫,拒绝东陵学子求学的罪名安在她头上。

    虽然前来求诊的是东陵官员,这东陵官员也是为了讨好稷下学宫的人,可凤轻尘却对那位景阳先生很不喜。

    “让我去医治,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景阳先生的意思?”凤轻尘试探地问了一句。

    不知是她多心还是怎么了,她总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这种情况下,她必须得治,而且还必须治好,要是景阳先生有个三长两短,她就惨了。

    一连两位先生死在东陵境内,稷下学宫不发飙才有鬼。

    “是下官的意思,已求得景阳先生同意。”

    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凤轻尘明显是被自己人给坑了。

    “稍候。”凤轻尘没办法,只得在马车里启动智能医疗包,拿出药箱和医治风寒用的药。

    “把马车停到角落里去,风寒怕寒怕风,马车停在风道口,对先生的病没有好处。”凤轻尘下了马车,先让稷下学宫的车夫,把马车赶到无路的角落,才上前。

    “多谢姑娘。”稷下学宫的车夫立马照做,凤轻尘上前时,小书僮上前替凤轻尘撩起车帘:“凤姑娘,请。”

    风寒患者不宜吹风,凤轻尘只能去车内诊治,对此凤轻尘并不在意,大大方方的上了马车,可一上马凤轻尘就愣了。

    这人怎么这么年轻?

    锦凌才识不凡,名满天下可依旧只能以公子相称,她以为先生之称,都是给德高望重之人,一如元希先生、文渊先生。可这位景阳先生看上去,似乎只比锦凌大几岁。

    “凤姑娘,给你添麻烦了,本不愿打扰凤姑娘,实在是我这个样子,不好见人。”景阳一脸尴尬,略有几分年轻人的羞涩。

    因风寒,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双眼水雾雾的,看上去软绵好欺,半点大儒的风范都没有。

    这样的人,很容易让人失了防备,凤轻尘在看到景阳的那一刹那,就觉得自己想太多了。凤轻尘默默地收回眼神,微微一笑:“景阳先生言重了,我是大夫,这本就是我该做的。”

    凤轻尘低头打开药箱,也因此错过了景阳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

    要让一个人记住,要么施恩于他,要么欠他的恩情。现在的凤轻尘不需要他施恩,那么他就欠凤轻尘一个人情,日后他要找凤轻尘,才顺理成章,不会让人怀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