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34清理,翻墙幽会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管家婆马报彩图生肖图2018年第074期一点通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每年死在风寒之下的人不少,可对凤轻尘来说,风寒并不是多严重的病,比较麻烦的景阳有点低烧。

    “你要不赶时间的话,我建议休息两天。”凤轻尘一边给景阳配药,一边说道。

    “我现在要进宫,不能失礼。”景阳耳尖泛红,好似不习惯与女子靠这么近,眼睛也不敢乱看,只盯着自己的衣摆。

    按理纯情少男这种戏码,景阳这个大龄人士做出来会怪,可偏偏他给人的感觉却极其自然,明显就是一个,整日埋首做学问的书呆子,不懂的如何与女子相处。

    可惜,景阳这是媚眼抛给瞎子看,凤轻尘根本没有正眼看景阳。听到景阳说,等伙要进宫,凤轻尘就直接用了重药。

    “让书僮给你拿大件大衣过来,捂一捂,别再吹了冷风。半个时辰后你应该有精神见人,回头让大夫给你调理一下。”说完便收拾东西下去了。

    “这就好了吗?”景阳一脸诧异,似乎不解为何只在手臂上打一针,就可以了。

    “差不多了,回头让太医给你看看就好了。”凤轻尘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东西:“没别的事,我先下去了。”

    药丸什么的,她可不敢给这位大儒吃,要是出了问题,还得说她下毒。

    “多谢姑娘。”景阳虽满腹不解,却充分展现了自己良好的修养,并没有问让凤轻尘为难的问题,这让凤轻尘颇为满意,下车前给了他一个笑脸。

    凤轻尘下了马车,和东陵的官员交待了两句,便直接回凤府了,凤府上下并不知凤轻尘今天回来,看到凤轻尘到家,一个个高兴地快要跳起来了。

    春绘和秋画更是聪明的把小凤谨抱了过来,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刚来还只有两个巴掌一样大小,现在就粉嘟嘟,嘴里时不时就吐着泡泡,可爱至极。

    不过凤轻尘碍于刚刚接触了病人,根本不敢和小凤谨接触,只说等她沐浴后,再把小凤谨带来。

    既然认了凤谨做弟弟,凤轻尘便打定主意要好好照顾这个孩子,有空的时候也联络一下姐弟感情,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她养大的孩子日后总会亲她。

    凤轻尘沐浴过后,用了一些膳食,便陪小凤谨玩了一伙,直到小凤谨累了,凤轻尘才去书房,让佟珏和佟瑶进去汇报工作。

    春绘几个又羡又妒,可最终也只能叹气,看到小凤谨粉嘟嘟的脸蛋,四女又精神十足。

    让她们服侍凤府的世子,这就表明姑娘并没有放弃她们,只要她们尽心照顾好小世子,日后这凤府定有她们一席之地。

    春绘四人斗志再起,小心地抱着小凤谨离去。左岸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

    凤轻尘做得很好,春绘这四人为了自己将来的地位,也会尽力照顾他弟弟,不会让他弟弟有半点闪失,这样他就可以放心的去保护凤轻尘了。

    “小姐,夜城又起动荡,似有一股不明的力量,混在东陵的驻军中,有意挑起驻军的内乱,我们的人也死了好几个。”夜城的事情,佟珏和佟瑶一直派人盯着,不过最近那里的情报越来越难收集了。

    南陵锦凡本身就是做情报起家的,想要在他眼皮底下收集情报,真不容易。

    “南陵锦凡出手了,他还没有死?”有南陵锦凡在夜城,不知是夜叶的幸,还是不幸,夜城的大权恐怕已落到南陵锦凡手里了。

    “没死,身子也没有好,一直瘫在床上,他似乎想找姑娘您。”在巫医无效后,南陵锦凡又找了几个名气很大的大夫,可无一例外全都没法医好他。

    “找我?他不怕我借机弄死他嘛。”凤轻尘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对于当时没有弄死南陵锦凡,凤轻尘无比遗憾。

    “姑娘你医术不凡,南陵锦凡想要找你看病也实属正常,不过他应该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现在是烂泥一堆。”

    “盯着他,别让他打小凤谨的主意。”凤轻尘不南陵锦凡,但怕他下黑手:“夜城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别损失我们的人手,实在不行把人都撤离。”她手上可用的人实在不多,凤轻尘损失不起。

    “小姐放心,我们不会做无谓的牺牲。只是我们最近探知,夜城主和南陵锦凡似乎有意出海,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在造船,我们想着是不是找到他们的航海图,再撤离。”

    “不用了,让我们的人都不要动,航海图的事更别管。”凤轻尘已知道夜叶和南陵锦凡要做什么,自是不会牺牲人去查。

    “是。”不用再查,佟珏和瑶当然高兴,不过凤轻尘接下来交待的事情,却让她们无比郁闷:“小姐,我们不会养牛,也不会养猪,而且远在江南,我们根本盯不上,到时候下面的人欺上瞒下,可就不好了。”

    山高皇帝远,她们要遥控江南的庄子,实在不容易。

    “不会养,就去找木扎赤族长,让他给你们介绍几户愿意去江南生活的人。至于你们的担心那也好办,你们就去江南呆一段时间,你们一直生长在京城,出去走走也好。”佟珏和佟瑶有本事,而且有大本事,一直困在这宅子里,倒是损失了。

    “小姐,你让我们去江南?”她们没有听错吧?

    “不仅仅是江南,山东、夜城和邰城等地,你们最好也走走,你们在这几处布置钉子,自己不去检查,又怎知下面的人是不是拿了银子不办事。”这些情报探子,最初都是拿银子砸出来的,可不能一直用银子砸,为了保证他们不背叛,偶尔也得使出一点手段。

    佟珏和佟瑶一听,好像是这么一回:“最近好几个地方,要的银子数目越来越大,报上来的消息,却半点不重要,也是该去看看。”

    于是,佟珏和佟瑶视察凤府产业的事,就这么定了。凤轻尘又问一些京城的人和事,便示意二人退下,看看时辰,还算早,凤轻尘又没有什么睡意,便把左岸招了出来

    给读者的话:奉上一个免费小剧场,求月票!ps:轻尘家的宝贝成长纪事,写着玩的,和正文无关,以后会陆续放在微信上。

    某日,一只小名为奶宝的包子,扑在凤轻尘脚边,拽着凤轻尘的裙摆,扬起可怜兮兮的小脸,奶声奶气的请求:“娘,宝宝不要上学啦,先生太坏了,给宝宝布置了好多好多功课啦,让宝宝都没时间照顾妹妹。”

    为表示自己没有撒谎,还特意松开手,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表示多到自己抱都抱不过来。

    咳咳,事实上是某人手短、身子胖。

    “好多好多是多少?说给娘听听。”凤轻尘不为所动,继续处理公务,完全不理会某只包子撒娇。

    奶宝小包子却觉得有戏,立马告状:“先生要宝宝把《千字文》念一百遍,娘……不是一遍,也不是十遍,而是一百遍哦,宝宝数都数不清楚啦~~”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先生没有错。”凤轻尘批完公文,蹲下来,把某只奶宝抱到膝盖上,与自己面对面。

    奶宝小包子朝凤轻尘扁嘴:“娘,你都不疼宝宝啦,宝宝念一百头头会痛的,而且宝宝很聪明,不用念一百遍,也能知道意思的,可不可以只念十遍吗?”

    小奶宝伸手一根胖乎乎的手指,看凤轻尘脸色不对,又乖觉地加上一根:“要不二十遍好不好?娘……宝宝念多了,嗓子疼疼,娘也会疼疼的,宝宝不要娘疼疼~=^0^=~”

    “你可真孝顺,这个时候还想着娘。”凤轻尘满头黑线,对上奶宝那双狡黠的小眼睛,凤轻尘相当坏心的道:“你不愿念百遍,娘也不勉强你。回头你把《千字文》的主要内容,中心思想、所要表达的意思、每一句的含义、为什么要这么用词,都写给娘看,娘就准你不读百遍。”

    “娘?主要内容、中心思想是什么东东?宝宝不懂。”奶宝小包子被凤轻尘吓脖子都伸直了,眼珠都不转了……

    娘好可怕,说的东西他都听不懂耶。

    “不懂,那就乖乖念满百遍。”凤轻尘抵着奶宝的额头,笑得万分温柔,小奶包却快哭了:“嗷…娘,你不疼宝宝了,宝宝要去找爹爹。”

    奶宝小包子发现自己被耍了,怒了,握拳……从凤轻尘身上滑下,作势就要往外走,却一步三回头,期待他娘把他叫住,结果凤轻尘却是挥挥手:“去吧,娘不送了。”

    奶宝小包子哭了:“呜呜……娘坏坏,宝宝不理你,宝宝回去念书,再也不理你了,坏娘娘,居然不要宝宝,宝宝不理你了~”

    小奶宝哀怨地看了凤轻尘一眼,发现凤轻尘没有来哄他,只好擦干眼泪,不甘心的离去……

    一百遍啊一百遍……

    求月票呀求月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