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45嫁娶,再添一把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天下手游安卓系统红太阳精准24码中特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临近年关,即使皇上心情不佳,这年还是要过的。不仅要过,还要过得热闹喜庆,一扫去年雪灾带来的影响。

    今年也吓了几场雪,不过有去年的经验在,皇上早早就下令,各地施粥赈药,今年到是没有发生饿死、冻死人的事情。

    老天爷照顾,皇上又是有此善举,百姓自是欢天喜地,即使皇上心情不好,也影响不到平民百姓。

    买鸡鸭、扯布匹、做新衣,皇城一片火热,没有乱七八糟的人抢风头,处处都透着和谐。

    “景阳先生走了,那些学子也安分了。”国子监的夫子一脸欣慰。

    “幸亏景阳先生走了,不然这年都没法过。”礼部的官员暗自庆幸

    “景阳先生不在,店里生意也冷清了。”众酒楼、茶楼老板们的心声。

    “景阳先生不在,都没有新消息听了。”庙里乞丐们的心声。

    “景阳先生走了,我也没得清静。”凤轻尘愤愤问道。

    她恨死景阳先生了,走之前还阴她一把,想让她这辈子忘不掉他吗?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景阳先生和凤轻尘告别后,临行前拿了一封信给凤轻尘,对凤轻尘说:“凤姑娘,这是我写给宫主的信,如果凤姑娘有亲族好友,愿意去稷下学宫念书,拿着这封信找宫主就行了。”

    凤轻尘反应过来,立马把信还给景阳,可偏偏这位书生平时动作不快,今天却反应奇快,信往凤轻尘手上一塞人就走了,留下凤轻尘拿着一封信,默默看天。

    景阳这是报恩还是报仇呢?

    一封信,一个推荐的名额,她给谁都是错。要不给生生浪费,那更会被天下学子骂死。

    景阳先生走了,可他留给凤轻尘的麻烦却没有少,每天都有人来凤府,或明或暗打听那封推荐信的事,凤轻尘快被这些人闹疯了,关门谢客都不行。

    哪怕是大雪天,凤府门外也有人守着,凤轻尘一出门,就有小厮丫鬟围着,一刻钟后,他们身后的主人又出现了。

    凤轻尘试了几次,都无法突围,最后只好让左岸去找九皇叔,让九皇叔快来救她,可是……

    “九皇叔进宫,两天一夜,至今未回。”左岸丢下这话就闪人,留下凤轻尘一个人原地跳脚。

    皇上怎么这么讨厌,关键时刻就跟她抢人,九皇叔在宫里两天一夜,也不知有没有危险,真是让人担心。

    “不行,我得去问问。”皇上的阴险,凤轻尘是领教过,皇上的位置摆在那里,真要找九皇叔麻烦,大义上也过得去。

    “备车,我要去苏府。”翟东明不在京城,很多事都不方便,她想要问九皇叔的消息,只能去苏府。

    “小姐,外面的人还没有散去。”管家小声提醒,凤轻尘磨牙,将桌上的信件塞到老管家手里,想想又拿了回来。

    “告诉外面的人,想要景阳先生的推荐信,三天后带银子来凤府,价高者得之。”敢阴她,就别怪她摸黑景阳和稷下学宫的名声。

    “啊……这,这样好吗?”管家和下人都惊呆了。

    拿稷下学宫的推荐信换银子,这种奇葩的事也只有凤轻尘能做出来,会被天下读者人唾弃呀,小姐……

    “小姐,要不告诉外面的人,这推荐信我们要留给凤谨少爷。”夏挽走出来,给出一个极好的建议,众人也觉得可行。

    凤轻尘摇了摇头:“以后凤谨要进稷下学宫,有锦凌在,你们担心什么。而且那都是十多年后的事,到时候这信有没有用,还是一个问题,趁现在有用换笔银子正好。”

    凤轻尘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读书人不是清高嘛,不愿意谈铜臭、阿堵物嘛,她现在就让那些读书人,拿银子来换读书的机会。

    清高?哼……没银子,没家族供给,吃不饱、穿不暖,你们拿什么去清高。

    “要,要是外面那群人闹起来呢?”管家苦着一张脸,半天也没有挪动一步,他可以想象,外面那些人听到后,会是何等的愤怒。

    “你就和他们说,读书的人事,能用银子说事吗?我这是给这封推荐信,找一个最重视它的主人,不是和他们谈银子,谈银子太伤感情了,也贬低这封推荐信的价值。稷下学宫的推荐信是无法用银两来衡量的。”凤轻尘说得理直气壮,管家目瞪口呆。

    小姐,你真好意思说出口,无法用银两来衡量,你收什么银子。

    怎么了,我就说了,你照着说就成了——凤轻尘昂着头,傲气十足。

    管家默默掬了一把辛酸泪,然后出门办事……

    一刻钟后,管家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衣服被扯坏了,鞋子掉了一只,脸上有三道抓痕,看痕迹应该是女子的指甲,力道不深,不会毁容。

    头发……嗯。挺好的,有鸟巢的雏形,颇俱观赏价值。

    管家张嘴,正欲开口,就被凤轻尘打断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辛苦了!”

    凤轻尘拍了拍管家的肩膀,无声安慰,在管家再次张口欲言时,凤轻尘侧身,对身后的春绘、夏挽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老管家扶下去休息,没看到老管家累得嘛。”

    “是。”春绘和夏挽连忙低头上前搀扶管家,以免自己笑出声。

    凤轻尘笑容满面的安慰:“老管家辛苦了,这段时间好好休养,府上的事你别急,交待春绘她们就好了,你老人家这次辛苦了。”

    “小……”老管家才说一个字,就被春绘和秋挽给搀扶下去了:“管家伯伯别生气,姑娘她有分寸,不会乱来。”

    “不……”老管家快哭了,他就是想告诉凤轻尘,外面的人没走。正闹着,要凤轻尘出去给他们一个说法,可是……

    小姐,真不怪我。不是我不说,是你不让我说。

    ……

    夜城,夜叶刚和东陵驻军打了一仗,胜负是五五之数。从他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今天一战很满意。

    “早晚有一天,要把那群东陵狗,从我夜城的地盘赶出去。”夜叶将身上的盔甲脱下,抬起袖子随意抹了把汗,正欲喝水时,传令兵走了进来:“主公,锦凡皇子的信。”

    “锦凡?”夜叶拆开信,飞速的浏览,然后……

    整个人都石化了。

    锦凡他……

    这也太大手笔了,他嫌这九州大陆还不够乱吗?

    不过……夜叶摸了摸下巴,贼笑:“这对夜城来说,没有半点损失。”

    “告诉锦凡皇子,我会尽快做好。”夜叶神采奕奕,一扫战斗带来的疲倦。

    这天下……的水,越浑越好。

    给读者的话:其实我就想说…锦凡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