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41黑锅,你的眼泪太廉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凤凰报063香港彩报官网118kj开奖给果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皇家的孩子离那个位置很近,只要往前一步,便能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在长公主的眼中,没有哪个皇室子孙,对那个位置不动心,可是西陵天宇是个例外。

    他心动,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逼自己父亲退位,或者弑父上位,诚如九皇叔所说的,他不够狠,也不够绝情。

    西陵天宇看了长公主一眼,便朝内殿走去。

    他不期待,不再期待这皇家有温情。

    “母后。”西陵天宇客板的道,再无往日的温情与期待。

    西陵皇后眉头紧皱,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柔声说道:“你没孩子也真是的,母后不叫你,你就不来见母后,你说说你多长时间没来给母后请安了。”

    “儿臣公务繁忙,还请母后见谅。”低头,不愿意去看那张虚伪的笑脸。

    “算了,算了,母后也知宇儿你忙,不过再忙也要注意身体。”西陵皇后毫不吝啬展现自己的母爱,可惜西陵天宇早已过了,需要母亲关心的年龄。

    说了半天,依旧是一些没用的关心话,西陵天宇耐心告罄,直接说道:“母后,儿臣还有公务在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儿臣先行退下,改天得空再来给母后请安。”

    “你没孩真是的……既然公务繁忙,母后也不打扰你,只是你再忙也得照顾好自己,别让母后担心。”

    皇后一脸温情,见西陵天宇没有排斥,话锋一转:“天宇,你皇姑姑手上有不少能干的人,你要忙不过来,可你问你皇姑姑借人,平时遇事也多多问问你皇姑姑。你皇姑姑很早就帮着皇上处理政事,连皇上都夸她在政务上有见地,遇事多问问你皇姑姑总是没错,都是一家人,你皇姑姑还不是为你好。”

    西陵皇后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一副处处为儿子着想的样子,西陵天宇却听得快要吐出来。

    “母后,我真是你亲生的儿子吗?”连捡来的都比他好吧。

    皇后脸上的笑容一僵,冷下脸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你要不是我的儿子,你怎么能有现在的位置。”

    皇后这是在告诉西陵天宇,西陵天宇有今天,正是因为他从皇后的肚子里爬出来,是名正言眼顺的中宫嫡子。

    要不是有中宫嫡子的身份,西陵天宇早就没有争的本钱。

    “我现的位置……母后,儿臣用一双腿还你,难道还不够?”西陵天宇凄凉的笑道,眼眸深处一片冰冷。

    他现在拥有的一切,是东陵九皇叔助他得到的,而不是他母后,皇后把西陵天宇仅剩的一点念想掐灭了。

    皇后眼神闪烁,不敢与西陵天宇直视,只吱唔的道:“宇儿的腿不是好了嘛。”

    “母后,儿臣现在只是能行走而不是好了。儿臣失去的双腿永远回不了,即使能行走也改变不了,我残缺的事实。”西陵只有他一个皇子,可要成为储君依旧困难重重,就是因为长公主一脉的人,拿他的腿做文章。

    西陵天宇看皇后一脸愤色,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泪水无声的滑落:“因为儿臣能行走,所以母后便忘了,儿臣前半生一直坐在轮椅上,被人嘲笑的事;所以母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要求儿臣,按你的意愿做事,为你而不顾一切。母后,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要求我?”

    说到最后,西陵天宇泪如雨下。

    西陵皇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全身擅抖,指着西陵天宇,呵斥道:“你这个不孝子,你居然这么对母后说话,你对得起母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对得起……”

    “母后,别再说了,惹人笑话。”西陵天宇擦掉脸上的泪,为这个女人掉泪,实在太不值得了:“母后,儿臣告退。”

    “慢着。”西陵皇后急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西陵天宇已经长大了,不是那个任她摆布的少年。

    “宇儿……”西陵皇后立马收起强硬的攻势,未语泪先留:“宇儿,是母后错了,母后日后一定会加倍对你好。这一次你就听母后的话,放过你皇姑姑。母后保证你皇姑姑只会帮你不会害你。”

    “母后的保证,在儿臣眼中什么都不是。”此时的西陵天宇全身都是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护自己,不受伤。

    “宇儿,母后求你了,还不行吗?”西陵皇后哭得很伤心,西陵天宇也很难受,他母后对他好,还是有条件的,真是可笑。

    西陵天宇嘲讽地看向皇后:“母后,你的眼泪在儿臣眼中太廉价了,你在儿臣面前哭没有用。”

    “母后,儿臣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皇姑姑不会有机会说出来,你可以安心做你的皇后,永享你的富贵,以后没别的事,我们母子二人还是不见的好。”西陵天宇留下这话,头也不回的离去。

    皇后怔怔地看着西陵天宇离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扑在椅子上大声的哭道:“我这是为了什么,我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娘家不管,儿子不亲,丈夫不爱,我这辈子就是一个笑话。”

    ……

    九皇叔这一动,把四国九城搅得天翻地覆,各方势力都得不可开交,可罪魁祸首九皇叔,却和凤轻尘窝在书房里,悠闲的作画。

    当然,画画的是九皇叔,凤轻尘可没有这种才能,她唯一会做的就是坐在那里,让九皇叔画。

    “临近年关,你这么一闹,就不怕那些人找你麻烦。”一坐就是上个时辰,凤轻尘不可能枯坐,两人便左一句右一句的聊了起来。

    “为什么要找本王麻烦,本王什么都没有做。”九皇叔头也不抬,手上的笔也没有停,凤轻尘的身影已跃然于纸上,只有一些细微处要雕琢。

    果然是脸厚心黑,这么无耻的话,九皇叔也说得出来,真正是佩服。凤轻尘在心中暗自夸道。

    “除了南陵和北陵好一点外,其他地方恐怕连年都没法过了。”最严重的就是玄月宫和西陵,连城亦损失惨重。

    “嗯。”九皇叔应了一声,表示赞同。

    他亲自敲定的计划,当然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从目前反馈回来的消息看,一切和他预想的差不多。

    “你真得一点都不担心?”凤轻尘真是不解了,这可是犯众怒的事,如果这些人联手,九皇叔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得吃个大亏。

    “本王不需要担心,这天下再乱也与本王无关。”九皇叔搁下画笔,细细看了一眼,确定处处都完美好,满意地点了点头,静待墨干。

    “骗人,明明是你出得手。”还真当她不知,真是的……

    “是本王出得手没有错,但并不表示本王要承担责任,有一点轻尘你还没有弄明白。”九皇叔高深莫测的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