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62秘药,千万别做傻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2016pk10走势图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混蛋!”

    “该死的东陵人!”

    “总有一天,朕要踏平东陵。”

    ……

    在九皇叔和凤轻尘走后,北陵皇上也阴沉着脸回宫,一进入内殿就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在地上。

    “东陵,早晚一天,朕会灭东陵,到时候定要东陵九跪在朕的脚下求饶。”北陵皇上重重拍在桌面上,双眼通红似血。

    从来没有一刻,像刚刚那么难堪。不过是东陵一个亲王,不过是东陵一个贵女,居然敢当众给他难堪,威胁他。

    他堂堂一国之主,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一个亲王和贵女低头,实在是窝囊至极。

    他这个皇帝,当得有什么意思。

    “父皇,请息怒。”北陵凤谦和他几个兄弟,齐齐跪在地上,一脸惶恐。

    殿内,除了北陵家的人外,没有其他人,北陵皇上自是不用再伪装,暴戾的吼道:“息怒,你让朕怎么息怒。对方只是一个亲王,却敢指着朕的鼻子威胁朕,还在朕的面前放言,要灭了北陵。”

    这就是弱国的悲哀,对方只是一个亲王,却能在一国皇帝面前张扬,偏偏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管是凤轻尘还是九皇叔,都掐住了他们的命脉。

    “父皇,忍一时之气,待到……待到我们谋划成功,杀进东陵西陵和南陵,定要这三国皇帝,跪在父皇你脚下。”几位皇子都说着好听的话,不停地展望未来。

    北陵皇上的怒火勉强降了下来,只不过眼神依旧不善,视线最终落在北陵凤谦身上:“谦儿,朕一向看重你,别让朕失望。”

    皇上怕这个儿子,心向着东陵。

    北陵凤谦将头埋得极低,不停地说着忠诚的话,皇上这才放过他。

    出宫时,北陵凤谦的几位兄弟,都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北陵凤谦:“恭喜三弟,娶了一门贵妻。”

    “三哥妻子的娘家这么强势,不知三哥在府上,还有没有夫权。”

    “人家东陵公主是下嫁。三弟不过是附马罢了,作为东陵的附马,谈什么夫权。”

    “话不是这样么,三哥怎么说也是娶,又不入赘。”

    ……

    几个兄弟明嘲暗讽,说得话越来越难听,北陵凤谦脸色很难堪,却始终不言语,任几位兄弟嘲弄。

    他知道,他此时做任何事都是错的,娶了东陵公主是助力,同时亦是阻力,不过当助力大于阻力时,他就不亏了。

    暗中,一灰衣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转身便如实禀报给北陵皇上听。

    “谦儿确实是几个兄弟中最有心计的,他这样很好。”明显,北陵皇上很看重北陵凤谦,尤其知道安平公主不会有子嗣后,他就更重北陵凤谦了。

    如此一来,他就不用担心下一代北陵皇帝,会流有东陵血脉,心会向着东陵。

    凤轻尘和九皇叔回到驿馆,安平公主上衣,正想感谢凤轻尘的救命之恩,就被豆豆挤到一边。

    豆豆献宝时的道:“凤轻尘,我今晚表现得好不好?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要不是我反应快,九皇叔肯定出事了。”

    豆豆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重点说九皇叔反应如何慢,他反应如何灵敏,归总就是要凤轻尘表扬他。

    真啰嗦。九皇叔转身回院子。

    和豆豆呆久了,智商会下降。

    安平公主静静地站在一边,几次想要上前表达自己的谢意,都被豆豆挤走了,安平公主又气又无奈,遇到豆豆这货实在是没有办法。

    凤轻尘一直听豆豆吹虚,同时又无比庆幸,豆豆不知九皇叔是假瞎,不然这货一激动,肯定会说漏嘴。

    “轻尘,九皇叔的眼睛,你真得没有办法治吗?”豆豆这货吹完后,还记得关心一下九皇叔。

    安平公主也一脸急切,通过今天晚上的事,安平公主看明白了,只要九皇叔好,她在北陵的日子就好过。

    “我医不好。”凤轻尘歉意看向豆豆。

    她真心不想骗豆豆,可豆豆这货实在不靠谱呀。

    “那九皇叔真得要变成瞎子?”豆豆双眼一亮,似乎很高兴,凤轻尘诧异地看着豆豆,在豆豆火辣辣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太好了。”豆豆高兴地跳了起来:“凤轻尘,你没骗我,九皇叔真会变成瞎子。”

    豆豆那叫一个激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九皇叔有仇。

    “没骗你……”那怎么可能。

    凤轻尘在心中默默地为豆豆祈祷:傻豆,千万别做傻事呀。

    “哈哈哈……”豆豆叉腰,仰天大笑:“九皇叔呀九皇叔,你也有今天。果然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老子翻身了。”

    安平公主听得脸都黑了,正想训斥豆豆两句,豆豆就朝后院闪了:“老子要去欺负瞎子。”

    呃……果然是颗傻豆——凤轻尘望天。

    北陵皇室效率很高,为了表达歉意,当天就把医治眼疾的皇室秘药,给九皇叔送来了,收到那颗所谓的秘药,九皇叔想也不想,就丢土里。

    这药,能不能吃,还是一个问题。

    三天后幕后指使者也查了出来,看到那个名字,凤轻尘笑了。

    把这个人推出来,确实可以暂时平息他们的怒气。

    凤轻尘打发掉北陵的官员,转身和九皇叔说了这事。

    “司徒将军?北陵皇上真舍得。”九皇叔唇角微扬,嘲讽一笑。

    “其他的都是自己亲生儿子,北陵皇上怎么舍得。要是推个小虾米出来背黑锅,你肯定不会满意,只有司徒将军勉强能消你心头火,毕竟你的眼睛看不见,司徒将军也要负责任。”对北陵的处置,凤轻尘并无不满。

    想也知道,北陵皇上肯定会推个人出来背黑锅,至于推谁出来,就看九皇叔的态度。

    九皇叔态度软和,就随便把罪名推给江湖中人,或者前朝都行。九皇叔要是强势不放,那就推一个能让九皇叔消气的人。

    “司徒将军泉下有知,定会后悔。”连自己的属下都保护不了,这样的主子跟着有什么意思。

    凤轻尘轻笑一声,没有接话,而是说起另一件事:“北陵皇上选了几个日子,也准备在大婚前给北陵凤谦封王,北陵的意思是看你同不同意?”

    北陵这一次是真怕了,不然也不会事事都寻问九皇叔的意见。

    “为什么不同意,本王就是为两国和亲而来。让北陵定下日子,只是要加上一条,安平三年无所出,北陵凤谦才能娶侧室。”

    九皇叔双眼紧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就是凤轻尘也不明白,九皇叔为什么会提出这个条件,不过……

    她相信,九皇叔就不会害安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