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78八卦,自带美男计功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老奇人看国找生肖今天晚上双色球开奖号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在豆豆眼,九皇叔这人哪一点都不好,唯有护短这一点极好。当然,要是他也被九皇叔护着,那就更好了……

    昨天风离清歌被雪狼追着跑的事,在九皇叔的暗示下,狼主和御尤着手安排,第二天一早就传遍了狼堡。

    凤离清歌昨天确实是颜面尽失,她本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哪知她一出门,狼堡的人就朝她指指点点:“就是这个姑娘吧。”

    “除了她还有谁,听说她的衣服,都被雪狼给撕下来了。”

    “啧啧啧,这么一个大美人,光着身子躺在雪地,那样了真是美死了。”

    “美啥……听说雪狼把她全身都舔遍,也不知有没有被雪狼那个……”一精壮的汉子贼兮兮的说道。

    “那几头狼还真是艳福不浅呀,这么一个大美人哦。”真他妈可惜,老子为什么不是雪狼呀。

    这么一个大美人,光着身子在雪地里,如果能舔一舔,他一点也不介意化身为狼。

    凤离清歌本就是冷若冰霜的美人,听到这些人的窃窃私语,虽然气却做不出撒泼的举动,只是把身子挺得更直,头抬得更高。

    似乎只要这样,这些流言便能消失,便能不攻自破。

    “妹妹,你别往心里去。”风离幽歌听狼堡的人越说越难听,脸都黑了。

    蓝景阳亦是眉头紧皱,心里琢磨着,这是谁的手笔。

    狼主和御尤?

    他们还没有这样的脑子。

    凤轻尘?她没有这么狠,要不然,她昨天也不会手下留情,只让雪狼吓一吓清歌了。

    这么一来……

    “这件事,应该是有人暗中操控,如果我猜得没有错,这应该是和凤轻尘一同前来的那个男人,东陵九皇叔的手笔。”蓝景阳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我就说,好好地怎么会被传成这样,原来是有人暗中散布流言。混蛋,东陵一个小小的皇叔,也敢欺负我妹妹。”风离幽歌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凤离清歌只是咬着唇,一脸倔强。

    “我要去找他说清楚。”凤离幽歌握着拳,朝狼主住的地方走去。

    “哥哥,等等我。”凤离清歌也跟了过去。

    真听话,都不需要他多说,便乖乖往前冲,这两颗棋子可比凤轻尘好用多了。

    蓝景阳不疾不徐的跟上。

    “狼族的人真厉害,明明昨天不是这么说的,怎么一早上的功夫,这流言就传得这么香艳了。”豆豆手舞足蹈、一脸兴奋地,把外面的流言学给凤轻尘听。

    虽然九皇叔是主谋,可这里面也有他的功劳。

    “果然……八卦的力量是无穷。”凤轻尘朝九皇叔竖起大拇指。

    这男人已经把舆论的威胁,用得淋漓尽致,不当皇帝做宣传也是一把好手。

    “八卦?那是什么?”豆豆蹲在凤轻尘脚边,睁着圆滚滚的小眼睛,一脸可爱地看着凤轻尘。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凤轻尘拍了拍豆豆的脑袋,把豆豆当孩子哄。

    豆豆也不在意,蹲在凤轻尘身边,很认真地研究这三句话,可是……

    “还是不懂。”

    “不懂就对了。”因为她也不懂。

    呃……豆豆还想问,就被凤离清歌给打断了:“东陵九,你这个混蛋……”

    人末到,声先到。

    “给他一点教训。”九皇叔眉都不皱一下,对十八骑下令。

    十八骑看了凤轻尘一眼,见凤轻尘点头,才冲了出去。

    “站住。”十八人一字排开,挡在门口,手中的剑指向凤离幽歌。

    豆豆蹲在角落,双手托腮,睁大眼睛看戏。九皇叔说,今天就教教他,出门带打手的必要性。

    “好狗不挡路,让开。”凤离幽歌怒火中烧,凤轻尘是凤离嫡女,是他长辈,他有气不敢对凤轻尘发,可却不会把东陵一个皇叔放在眼里。

    山高皇帝远,东陵的皇叔怎么了,在北陵是龙也得盘着。

    呃……凤离幽歌似乎忘了,这也不是他的地盘。

    “这是我们王爷暂住的院子,没有王爷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擅入。我们数到三,你们要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十八骑多聪明,虽说命令是凤轻尘默许的,但黑锅肯定要九皇叔背。

    “那就请你们通报一声,凤离幽歌求见。”凤离幽歌被十八骑一挡,冷静了下来,并没有硬碰硬。

    真可惜,没得打了。豆豆一脸失望……

    “我们王爷不见外人。”十八骑站在台阶下,居然临下地看着蓝景阳三人。

    宰相门房七品官,亲王的护卫也是有等级的,十八骑傲气也是有原因的。

    “我们不是外人,他们二位是轻尘姑娘的侄子和侄女。”蓝景阳怕这兄妹二人再出乱子,上前说道。

    十八骑相视一眼,便道:“你们等等。老七,进去通报。”

    “是。”排行第七的十八骑转身进去,把蓝景阳和凤离幽歌的话,重复了一遍,一字不错。

    “见还是不见?”九皇叔问凤轻尘。

    “要揍人,也得师出有名。”凤轻尘知道九皇叔要为她出气,自然不会阻止。

    “那就见吧。”九皇叔话一落,豆豆就立马转了个方向,继续看戏……

    蓝景阳见过九皇叔,可每见一次他还是忍不住嫉妒一次。

    东陵九,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剑眉星目,俊美如画,一举一动都有着让人着迷的优雅与尊贵。

    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往那里一站、一坐,便是一个世界。没有人能忽视他的存在,不管站在哪里,站在什么人身边,他永远都是焦点,其他人都是陪衬。

    凤离幽歌和凤离清歌是第一次见九皇叔,凤离幽歌还好,毕竟是男人,他首先注意的还是九皇叔那通身的贵气。

    只一眼,凤离幽歌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惹,只有位高权重、说一不二的人,才能有这种上位者气势。

    凤离清歌就不同了,她是女子,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九皇叔俊美的容颜,还有他那冷傲如仙的气质。

    一眼万年……只一眼,凤离清歌就痴了。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凤离清歌发现自己收不回眼神了,这世间居然有这么完美的男子,完美到让人无法不心动。

    风离清歌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里,目光灼灼地看着九皇叔,那眼神好像要把九皇叔吃了一样。

    呃……凤轻尘无语了。

    这是什么情况?

    凤轻尘怨念地看向九皇叔:用美男计什么的,实在是太没有节操了!

    给读者的话:这绝对不是我家九九的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