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79意难平,不肯承认自己差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管家婆挂牌玄机图子看书假斯文打一生肖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美男计?

    本王需要用美男计吗?

    九皇叔不屑地横了凤离清歌一眼,就这样的女人,还值得他使美男计?

    你刚刚有说话吗?凤轻尘眨了眨眼睛,一脸迷茫。

    没有……九皇叔望天。

    为什么他俩什么都没有说,就懂了对方的意思呢?

    最近这样的情况,好像很多。

    “这两人要眉来眼去到什么时候?”豆豆双手托腮,无精打采,一脸怨念地看向十八骑。

    他现在只想看十八骑打人,为什么没有打起来呢?

    “咳咳……”蓝景阳轻咳一声,又暗示性地拉了拉凤离清歌的衣袖,提醒她端庄一点。

    凤离清歌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连忙收回眼神,双颊霞红,羞愧地看了蓝景阳一眼,她不是故意看别的男人失神,只是……

    这个九皇叔实在太好看一点了,蓝景阳轻轻一笑,表示不在意。

    凤离清歌于他而言,不过是颗好用的棋子,凤离族推出来的假冒嫡女,能有多大的出息。

    真正有见识的女人,不会觊觎不属于自己的地位,比如凤离清歌的堂姐、堂妹们。

    见蓝景阳三人恢复正常,九皇叔和凤轻尘也淡定地坐正,不再用眼神交流。

    “坐。”九皇叔开口了,却吝啬的只说了一个字,可在场的人,包括蓝景阳都觉得理所当然。

    只是这份理所当然,在蓝景阳心中变成了酸涩,明明北陵是他的主场,可他却一局未赢。

    “九皇叔,你的眼睛好了?”蓝景阳坐下来,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一进来他就发现了,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失神。

    “嗯。”原本就没事。

    “是天眼珠的功效吗?”蓝景阳眼睛倏得一亮,充分表现出,一个在乎师兄的好人。

    “……”九皇叔没有说话,因为没有必要。

    咳咳……蓝景阳尴尬的轻咳一声,转头问向凤轻尘:“轻尘姑娘,不知可否替我引荐狼主。如果能求到一枚天眼珠,也许我师兄的双眼就有复明的希望了。”

    凤轻尘是大夫,蓝景阳很清楚凤轻尘对病人的重视。

    当然,这话试探地成分更多。

    “你师兄的眼睛此生都无法恢复光明。”凤轻尘这是大实话。

    “天眼珠也不行吗?九皇叔的眼睛能好,我师兄的眼睛应该也能治吧?”蓝景阳一脸失望。

    凤轻尘勾唇一笑:“谁告诉你,九皇叔的眼睛是因天眼珠才好的。”

    “不是吗?”蓝景阳将那份诧异演绎地恰到好处。

    这么说,他们并没有去找天眼珠?难怪一点也没伤着,倒是幸运。

    “当然不是。九皇叔的眼睛是自己好的,一到狼堡就好了。”凤轻尘笑得甜美,蓝景阳却差点气得拍桌子。

    他被人耍了。

    蓝景阳脸部有轻微的扭曲,他不是笨蛋,凤轻尘把话说得这么明显,他怎么可能不知。

    东陵九的眼睛根本没有瞎,东陵九和凤轻尘不过是将计就计。

    这两人可真够阴险,明明早就知道了这是他们的计划,居然一直陪着大家演戏,北陵皇室更是傻的,居然傻傻地牺牲一个大将军。

    而他的盘算也要落空了!

    蓝景阳紧握拳头,强压下心中的愤怒,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如此,景阳倒要恭喜九皇叔了。”

    “嗯。”九皇叔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凤轻尘却嫌给蓝景阳的打击不够,补了一句:“说起来,这事还要多谢景阳先生,要不是景阳先生提供狼堡的路线图,我们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了狼堡。”

    “是你把狼堡所在,告诉他们的?”凤离清歌眼神一冷,质问道。

    蓝景阳并不担心凤离清歌会如何,点头应是。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这是我凤离族的事,你怎么可以泄露给外人。”凤离清歌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要不是蓝景阳把狼堡透露给凤轻尘,她又怎么会在狼堡吃这么大的亏。

    “轻尘姑娘也是凤离族人。”蓝景阳温润一笑,像是安抚不懂事的小孩子,说完也不理会凤离清歌,转头对幽歌道:“幽歌,你不是有事要找九皇叔吗?”

    这个男人,最擅长祸水东引,把别人推出来当出头鸟。凤轻尘暗自摇头,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是有事。”凤离幽歌意味深长地看了蓝景阳一样,蓝景阳也不闪避,大大方方地任他打量,让凤离幽歌怀疑,是不是是他想太多了。

    “找本王何事?”九皇叔打断了凤离幽歌的深思。

    把蓝景阳和凤离族六长老绑在一起,收拾起来更方便。哪怕是为了杜绝蓝景阳对凤轻尘的念头,九皇叔也要把蓝景阳和凤离清歌绑在一起。

    凤离幽歌打起精神,把狼堡的流言说了一遍,最后质问:“东陵九皇叔,我兄妹二人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针对我妹妹,你这么做实在太小人了。”

    凤离清歌咬着唇,双眼含着泪,倔强又委屈地看着九皇叔,等九皇叔给她一个解释。

    九皇叔没有否认,大大方方地认承了:“不过是几句头话罢了,怎么?对你们兄妹二人,造成了实质的伤害?”

    这话,是风离幽歌昨天劝说凤轻尘的,今天九皇叔原封不动还了回去。

    凤轻尘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男人,真小气。

    凤离清歌则不可思议地看着九皇叔,这个男人居然这么说?

    “这怎么能混为一谈。女子的名声何等重要,你这是毁我妹妹的名声,我妹妹日后要怎么做人。”凤离幽歌气呼呼的说道,又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九皇叔嗤笑一声,睫毛轻轻往上翘起,轻蔑地看了凤离幽歌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可这个眼神却表达了许多。

    不是一直把自己当成凤离嫡女嘛,连这点气度和自信也没有,这也算凤离嫡女?

    就这样的气度与心胸,根本没有资格说自己是凤离嫡女,凭白丢凤离族的脸。

    九皇叔端起桌上的茶轻啜,摆明了不愿意搭理这三位。

    蓝景阳看着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心里有些后悔。

    如果,如果他不是一直呆在稷下学宫,而是和东陵九一样,去接受那些非人的训练,他是不是也能在这片大陆上,拥有说一不二的话语权?

    也许他该听姑姑的话,回玄月宫等着,等东陵九成功后,他再以正统的名义,夺东陵九的位置。

    可终究意难平。

    他出身和学识都不比东陵九差,他不接受自己处处比不过东陵九。更不能接受,东陵九十几岁就能做到的事,他现在做不到的事实……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