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89花香,自作孽不可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特彩吧高手网高手彩票赢彩彩票与你同行资料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冰花被毁了,冰室里的幻象也就消失了,他们不用担心再次受冰花影响,失了魂智。

    九皇叔给凤轻尘包扎好伤口后,三人便在冰室里找出路。

    凤轻尘有玉粒相助,没有受冰花牵制,这才让三人脱险,可蓝景阳与凤离清歌就没有这么走运了。

    两人痴痴傻傻地看着那些冰花,如同没有灵魂的木偶,衣摆处结了细细地冰,时间一长这两人怕是会成为冰雕。

    不过,这两人也是幸运的,他们无意中触动了禁地的机关,牵连了九皇叔和凤轻尘,害得九皇叔和凤轻尘也中招,结果反倒救了自己一命。

    九皇叔和凤轻尘在冰室里找了半天,也没的找到出路,最终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这些冰花上。

    这些花长在冰墙里,可并不是依靠冰而活下来,它们也需要土壤。

    九皇叔和豆豆将冰墙内的冰花,全部拽了出来,发现冰花下面有长长的藤条。

    “下面是空的。”豆豆拽出一条长长的藤条后,发现藤条下面有路,而他们完全可以借着藤条滑下去。

    “我们走。”九皇叔和凤轻尘没有停留,顺着藤条就往下滑,三人也不知来到什么地方,只知这地方山清水秀,完全没有雪山冰峰的寒冷。

    “热死我了。”一落地,凤轻尘就出了一身汗,身上的狐毛披风再也穿不住了,九皇叔接过凤轻尘脱下来的衣服,看着眼前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长藤,眼神微暗:“这些花,都烧了吧。”

    “对对对,这种害人的东西,毁了也好。”豆豆举双手双脚赞成,只是:“能烧掉吗?”

    “除了根,它们就活不了。”虽说花长在冰里,可这些根却是普通的土壤里,要烧了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我们没有带震天雷,不然直接炸了多好。”凤轻尘对这些冰花也不喜,一看到这些冰花,她就想到那个哀怨狰狞的凤轻尘,还有那个血淋淋的狼头和诡异的笑容。

    这禁地,还真不是一个好地方。

    “烧了这些根,这冰花也活不了几天。”九皇叔对这些花似乎特别厌恶,将凤轻尘的衣服放好后,便抽出腰间的剑,将花的藤条砍断,连根拔起。

    凤轻尘知道九皇叔不高兴,并没有阻止,只是……

    “这花很奇怪,我想带一株回去研究一下。”作为大夫,哪怕她是学西医的,她也对这奇怪的药草感兴趣。

    九皇叔皱了皱眉,虽不喜,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花确实古怪,如果能找出克制的办法,日后遇上也能破解,毕竟他们也不敢保证,下一次会不会遇上这种花,而下一次他们是不是还有灵器护身。

    九皇叔和豆豆动作很快,三两下就将这一片花藤给铲了,九皇叔丢了一个火折子,本以为这些花很难烧起来,却不想这些花遇火则燃,无全没有费力自己就烧了起来。

    只是,这些透明晶莹的冰花,遇到火后居然化为血红,整个藤条红通通的,就好像血管一样。

    “这花好诡异。”不可避免,凤轻尘又想到那个血淋淋的狼头,越想越觉得可怕。

    这坑爹的地方,凤轻尘可以肯定,即使平安出去后,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有心理阴影。

    “确实诡异,这花燃烧后产生的气味,是媚药的气味。”九皇叔皱眉,越闻越觉得没错,未免出意外,九皇叔一把豆豆拉了过来:“捂住口鼻。”

    “啊啊,怎么了?”豆豆并没有听到九皇叔的话,凤轻尘只好再重复一遍:“这花烧起来后,有媚药的效果,我们快走。”

    凤轻尘将一株冰花放到智能医疗包,拉起九皇叔就往前走。

    九皇叔虽然不怕媚药,可也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多呆,毕竟凤轻尘和豆豆还是普通人,真要出了事那可真是丑事。

    “啊啊啊……我的清白。”豆豆比九皇叔很在乎,反手拽着九皇叔,跑得比九皇叔还快。

    可是来不及了。

    九皇叔的反应已经很灵敏,可架不住这媚意利用空气传播,豆豆这个热血少年,不可避免的吸入了一些,然后跑着跑着,豆豆一脸别扭地停了下来。

    凤轻尘和九皇叔相视一眼,担心地上前,豆豆别别扭扭的说道:“轻尘,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看看。”凤轻尘伸手扣住豆豆的脉搏,豆豆吓了一大跳,连忙甩开:“别,别碰我。”

    豆豆一脸通红,惊恐地后退。

    “没事的,我给你打一针,你在原地休息一下。”凤轻尘朝九皇叔使了个眼神,让九皇叔把豆豆摆平,而她则去取药。

    “坐好。”九皇叔是豆豆的克星,别说只是轻微的媚药,就算豆豆这伙欲火难耐,面对九皇叔的冷眼,他也得回过神来。

    豆豆是走运的,遇到了凤轻尘,打了一针后,只需要休息片刻就能完全不受媚药的影响,可是……

    蓝景阳和凤离清歌就惨了。

    因凤轻尘和九皇叔把冰花给烧了,他们算是捡了便宜,捡回了一条命。

    可等他们发现自己好不容易能动时,却发现冰室内的气味不对,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我好难受。”凤离清歌一脸潮红,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扯掉了大半。

    “该死,这是什么地方,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一出接一出。”蓝景阳一脸张也红得发烫,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看到凤离清歌裸露在外面肌肤,蓝景阳猛吞口水。

    他不是什么都不知的少年,他很清楚体内的燥动的是什么。

    媚药,他和清歌中了媚药。

    怎么办?

    蓝景阳脑中残存的一丝理智,让他还有能力思考一下。

    凤离清歌可不是普通女人,这个女人可不能玩过就丢,如果他们在这里真发生了什么,那么他必须娶对方,给对方一个名分。

    这么一来,他就和凤离族六长老死死地绑在一起,无论如何也甩不掉对方。

    为了一个女人,下这么大的筹码值得吗?

    “景阳,救我,我好难受……”蓝景阳还在思考时,凤离清歌便扑了过来,一把抱住蓝景阳,胡乱地在蓝景阳脸上亲吻,双手在蓝景阳身上游走,身体紧紧地贴在蓝景阳身上。

    她很难受,身体空虚,迫切需要一个男人来帮她,缓解体内的需求。

    凤离清歌虽然没经人事,可男女之事她却知道一些,她曾偷偷看过话本,那里面才子佳人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