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498同情,被舍弃的怨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正版挂牌高手解牌马会二四六文字资料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即使一身是血,身上的肉被削掉了大半,九皇叔也没有放弃过。事实上,只要有一口气,他就不会放弃,可是……

    这阵似乎生来就是克他的,九皇叔安顿好凤轻尘,准备想办法破阵时,眼前突然一道金光闪过,被金光击中的他,除了倒下去别的选择。

    昏迷前,九皇叔紧握着拳头,万分不甘。当年万人坑都要不了他的命,没想到会死在一个莫名其妙的阵中,这种感觉真不是一般的憋屈。

    金光闪现的那一刻,半空中的白骨便化为灰烬,风一吹便无影无踪。凤轻尘躺在水晶棺内,九皇叔趴在水晶棺外,这个样子和他们刚刚站在台阶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金光消失后,那两颗染了两人血的珠子飞了出来,盘旋九皇叔和凤轻尘的脑袋上,只听到一声极轻的爆破声,两颗珠子在两人头顶炸开了。

    似有烟雾萦绕在头顶,拨开烟雾赫然看到两个狼头,分别盘旋在九皇叔和凤轻尘的头顶上。

    凤轻尘头上是一个血淋淋,没有眼睛的血狼头;九皇叔头顶上,则是一个威武的大狼头,样子凶狠而骄傲。

    血狼头没了眼睛,可周身的悲伤之气,却通过那两个血窟窿清楚地传达了出来,两个血窟窿不停地滴着血泪,狼唇微却没有发出声音。

    大狼头却听懂了,狼眼闪过一抹痛苦,似乎在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血狼头的血泪掉得更凶,不停地摇头。

    她知道自己没有被舍弃,她的心结已解,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要瞒着她。

    如果她知道,他们是天生同命,共享生命,只要他们当中有一个活着,另一个也能活下来,她就不会在被舍弃时,那么痛恨对方。

    大狼头悔恨地摇头。不是他不说,他也不知道,只是那一刻他听到那个声音,于是他决定赌一把。

    两人留下来都是死,如果他能活下来,那么她也能活下来,只是……

    他赌输了。

    那个巫师需要他们的舍利启阵,又怎么会放过他,他也死了,所以他的断然舍弃一点用处也没有用。

    血狼头止住了泪,抬头看着灰暗的天气,被挖空的眼框,空洞洞的没有半丝生气。

    她是怨的,她是恨的。

    即使知道原委,可被舍弃的痛依旧附在她的骨髓里,永远都清不掉,她忘不了自己被断然舍弃的痛,也忘不了被巫师活活烧死的痛。

    生双生,死同死。从此生命共享,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血狼头再次滑下泪,低头看着凤轻尘,这一刻即不是阴冷也不是悲伤,而是同情……

    这两人开启了同命禁咒,从此他们的生命紧密的相连在一起,就如同她和狼王。

    她已经死了,她的怨恨不重要,可这个女子的生命还在继续,也许她会重走自己的路。

    双生共死的天命,并没有带给她和狼王幸福,这个女子会不会和她一样,有一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那个男人断然舍弃,然后……带着永远无法释怀的怨恨死去,或者活下来。

    血狼头同情凤轻尘,可再多的同情也改变不了禁术已启的事实。

    当年,巫师无法复活自己的爱人,留下来的禁阵,让九皇叔和凤轻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了双生同死的命运。

    血狼头和大狼头的影子慢慢化为一个金色的光点,当光点变成指甲大小时,两个光点唰的一声,落在九皇叔和凤轻尘的头顶上,瞬间就消失了……

    九皇叔和凤轻尘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居然好了,就在他们以为有人救了他们时,却发现……

    他们一个躺在水晶棺内,一个趴在水晶棺外。

    “这是怎么一回事?”凤轻尘飞快地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躺棺材什么的就算了,可和一个死人挤,真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凤轻尘虽不会觉得晦气,可还是觉得不舒服。

    “不知,不过没事就好了。”九皇叔扶了凤轻尘一把,确定凤轻尘没有事,暗自松了口气。

    凤轻尘也启动智能医疗包,给双方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凤轻尘迷茫了,一脸不解地看着九皇叔:“难道刚刚是幻象?”白骨削肉的痛,那么清晰,居然只是幻象,真是奇怪了。

    “不无可能。”九皇叔点了点头,至于之前听到的奇怪声音,九皇叔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根本没有听清,而且那时候他意识不清,谁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臆想。

    两人又检查了一番,再三确定自己没有出事,这禁阵除了那堆白骨外,其他的都是好好的,便相信他们刚刚经历的一切,也许真是幻象,白骨变成骨粉那幻象便消失了。

    这坑人的禁地。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刻也不想多留,凤轻尘拉着九皇叔就要往回走,走出数米远才想起:“凤离清歌和景阳呢?”

    九皇叔四处扫了一眼,没有发现两人的身影,冷笑一声:“应该是走了。”不走,留在这里等死嘛。

    凤离清歌只是单纯的想要雪狼之珠,蓝景阳可不是。

    不得不说,蓝景阳的胆子很大,九皇叔一度在想,蓝景阳到底有什么倚仗,居然敢暗中下黑手取他的命,就不怕他身后人的报复嘛。

    “算他们命大。”凤轻尘用力将脚下的石子踢飞。

    来到禁地后,他们数次被蓝景阳和凤离清歌牵连,这两人明明没有本事,却闯祸不怕大,凤轻尘越想越讨厌。

    “以后有的是机会。”九皇叔出声安慰,让凤轻尘别和那两个小人物生气。

    这种人,不值得!

    “算了,他们没有死在这里也好,死在这里我们有嘴都说不清。”凤轻尘不是冲动的人,自然知道他们暂时动不得蓝景阳和凤离清歌。

    要取这两人的性命并不是顶难的事,但要因此扯出一连串的麻烦,却会让他们之前的努力,都化为灰烬。

    “我们先出去找豆豆,也不知我们在这里昏迷了多久,老天保佑豆豆可千万别出事。”想到豆豆,凤轻尘脚下的动作更快了。

    和豆豆的生死相比,蓝景阳还真不算什么重要人物。

    豆豆,你可千万要坚持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