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帝凰:神医弃妃 »  1522从犯,上下连成一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0299香港马会六肖78447香港凤凰马经论坛

小说:帝凰:神医弃妃作者:阿彩
返回目录

    北陵大军就要杀到眼前了,这个时候凤轻尘根本没有时间伤心、自责,她必须担起她凤离嫡女的职责,担起凤离王的职责,保护凤离族人,躲过北陵的剿杀。

    凤轻尘擦干眼泪,用冰水敷眼,待到眼眶的红肿消退下去后,换上一件火红的狐皮,朝九皇叔嫣然一笑,告诉他自己没事,便抬头挺胸往外走。

    在人前,她又是那个高傲、尊贵的凤离嫡女,脆弱与悲伤,就像不曾在她身上出现过一般。

    “大小姐,北陵的大军就要杀过来了,我们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凤轻尘一出去,就被凤离族的人围住,他们脸上有着掩不住的担忧。

    他们不是不相信凤轻尘,而是十万大军,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到时候就是一个一脚,也能把他们踩成肉泥。

    对手真的是太强大了。

    “还有两个时辰,怕什么。”凤轻尘横了对方一眼:“别说他们还没有杀上来,就是杀上来了,你们慌慌张张的能改变什么吗?”

    “我,我……”问话的人低下头,他身旁的立马上前解释:“大小姐,他只是太担心才会这样,还请大小姐不要生气。”

    “担心?这里担心的人不止他一个,连老人、妇人、孩童都没有他这么着急。”凤轻尘冷讽,从这人身边走过,眉眼间有藏不住的冷意,其他人见状,再不敢往前。

    屋内,六位长老坐在那里,见到凤轻尘连忙起身。

    凤轻尘看着原本属于二长老的位置空了出来,眼睛酸酸的,不过很快就调整好情绪,直接在主位上坐了下去。

    “大小姐,北陵先锋部队来袭,我们……”大长老起身,可话说到一半,就被凤轻尘打断了:“这事不急,大长老,我交待的事你可办好了?”

    “大小姐,当务之急还是先安排族人撤离,应对北陵大军。”大长老脸上闪过一抹难堪,隐隐带着几分请求。

    “呵……”凤轻尘冷笑:“大长老,你确定不把人清出来,我们的撤离还有意义吗?你不担心我们此次撤离了,明天又被北陵大军找到嘛。”

    凤轻尘声音不小,外面的人也听到了人,谁也不是笨蛋,凤轻尘话中的意思这么明显,他们怎么会不清楚。

    “大小姐是说族中有奸细?”有人小心地问道。

    “这是必然,要是没有奸细,北陵大军怎么可能找到我们,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都没有事。”

    “可恶,这样的人必须揪出来,不然我们日后永无宁日。那奸细真是恶心,这个时候引北陵大军来,不仅是要毁了我们全族人,还要往大小姐身上泼脏水。”

    屋外的人声音并不小,至少屋内几个长老都听到了,大长老满头大汗,眼带恳求:“大小姐,难道不能给他们一次机会吗?他们已经改过自新了。”

    “改过自新?如果改过自新了,那北陵大军来犯又是怎么一回事?”凤轻尘反问。

    她知道北陵大军来犯,和凤离族人无关,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她需要一个出手的理由,这个理由很好。

    “这,这……”大长老哑口无言。

    “大长老,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族人着想,这可是几千条人命呀!你不能为了个别几个人而牺牲全族人的性命,你这样做,对得起列祖列宗嘛。”

    大长老虽然权势不大,可在凤离族却是最有威望的,凤轻尘此言一出,大长老要是解释不清,他日后在族中的地位,必会一落千丈。

    不得不说,二长老用心良苦。他用自己的命,帮凤轻尘清掉了族内的毒瘤,同时将这几位长老架空,让凤轻尘在族中有绝对的权威,不用再受几位长老的气。

    “大小姐,我,我……”大长老说不出话来,一脸泪水。

    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不忍:“来人呀,扶大长老坐下。”

    扶住大长老的人,是凤离忧的心腹,他们不顾大长老的意愿,强硬地把大长老按在椅子上,大长老挣扎无效后,便认命地坐在椅子上,一脸颓废。

    大势已去,他挣扎也没有用。

    “大长老,北陵先锋部队即将杀进来,你真得不肯把那些人交出来吗?”凤轻尘苦口婆心,脸上有着掩不住的疲累与悲伤。

    这并不是装的,她确实是累了。

    大长老已被逼到无路可走,可他还想再撑一撑,他总想赌一把,赌凤轻尘不知道,可是他的儿子却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大长老唯一的儿子,凤离寻从人群中冲了出去,咚的一声跪在地上。

    “寻儿。”大长老惊恐的喊了一声,凤离寻看了大长老一眼,那一眼是深深地歉意与自责:“父亲,对不起。”

    凤离寻给大长老磕一个头,便说道:“大小姐,我就是族内那个奸细,我父亲他,他都是为了我才想要隐瞒这件事。是我出卖了族人,是我在背后推波助澜害死了战王,是我,是我,全是我一个人做的,和我父亲无关,我父亲也是最近才知晓此事。大小姐……求你,求你放过我父亲。”

    “寻儿,寻儿……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大长老跌坐在椅子上,老泪纵横。

    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个儿子一直沉默寡言,他以为天性如此,直到凤轻尘来到凤离族,他才知道他这个儿子是因为自责,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父亲,是我自己做错了事。这件事就像一道枷锁,压在我身上,让我喘不过气。我的良心饱受折磨,每日每夜都活在痛苦和自责中,现在说出来我也轻松了。”说到最后,凤离寻露出一抹解脱的笑。

    “大小姐,我愿以死谢罪。”凤离寻郑重地给凤轻尘磕了三个头,凤轻尘没有阻拦,就这么坐在那里,受着凤离寻的大礼。

    凤离寻是参与害死她父亲的帮凶之一,虽不是主谋,可也是从犯。

    因为凤离寻的原因,大长老即使事后知道了真相,也不肯说出来。他只有凤离寻这么一个儿子,他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儿子死。

    大长老想要保住自己的儿子,就必须替那些人遮掩,让凤轻尘永远查不到事情真相。

    有大长老站出面阻拦,凤轻尘想要查出当年的事,几乎是不可能。就算查到一些蛛丝马迹也没有用,没有足够的证据,其他人只要连成一气,死咬着不松口,凤轻尘就奈何不了他们。

    时间久了,这事早晚会被揭过,可让大长老等人没有想到的是,北陵大军突然来犯,二长老又在这个时候自杀。

    事情完全脱离了大长老等人的掌控,这件事也被呈现在族人面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