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29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免费的财务软件哪个好2018官方精准马会资科大全

小说: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返回目录

    她总是在外人面前露出很坚强的模样,可其实这颗心是很柔软的,外刚内柔,这一哭泣,让他有少许的不忍,对那一晚的事情更是后悔莫及。手机电子书下载kX139请使用访问本站。

    他是第一次强要一个女人,那一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雪如,别哭了。”唐舒文温柔耐心地哄着她,陈雪如止住了眼泪,对他半途停下的举动颇感意外,她以为,即便她不愿意,他也会继续。

    以前顾睿也曾这样,她以为男人都是如此。

    她也知道强忍住自己的欲wang对男人来说很痛苦。

    她偏头看着唐舒文,微暗的灯光下,男子深邃的眼睛中有着着急和疼惜,并无愤怒和失望,只是怜惜地安抚着她。

    陈雪如心口一动,有一种酸涩的疼痛。

    他是真心疼她的么?

    泪意涌上了眼,自从双亲过世后,只有小姨疼她,再没有人疼过她。

    唐舒文这举动暖了她的心。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一贯强势的他会放过她,可原因不重要了,这结果她很感动。

    唐舒文见她泪意朦胧,微微悸动,压低了身子,吻上她含泪的眼睛,陈雪如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眉梢唰过他的唇,宛若一股微小的电流窜过全身,下身更肿胀得厉害。

    “不要这样看着一个男人,他会吃了你的。”唐舒文低哑着声音,陈雪如一怔,他的吻零碎地落在她的唇上,脸颊上,却没有更进一步。

    她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都扑洒在她脸上,也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热意,她也能感觉到,侧着身子的他,抵在她腰侧的坚硬是什么。

    他的声音似乎隐忍着某一种情绪,陈雪如恐惧中,也有少许莫名的心甜。

    不管是谁,被如此对待,如此珍惜,都是甜蜜的。

    即便这个男人伤过她。

    “对不起……”陈雪如不知为何,突然说出一句对不起,或许是她没满足他,又或许是说自己xing冷感,在以后的夫妻生活中可能没办法给他所想要的。

    无xing的婚姻,宣判结束,无需理由。

    没有人能够忍受一个xing冷感的妻子,或许她应该早点坦白,她很厌恶这件事,这桩婚姻不会维持太久的,他会受不了的。看小说请记住

    虽然说,xing不是婚姻的全部,却是婚姻不可缺少的部分。

    如果说婚姻就像一道菜,xing就是菜肴中的盐,无盐的菜难以下咽。

    “你傻了吗?道什么歉?”唐舒文抿唇,躺了下来,他不会逼迫她,也不会为了这事不高兴,反正是自作自受,怨谁呢。

    “唐舒文,如果……”陈雪如觉得自己有必要坦诚,这本就没什么好欺瞒的事,一次两次他没感觉,多做几次,他迟早要厌的,若等到他厌,还不如一开始就说,“我很……讨厌这件事。”

    唐舒文自嘲一笑,“因为我?”

    “不是!”陈雪如紧张地握住他的手,“我和顾睿好过,他总说我xing冷感,像一条死鱼,很无趣。他没多久就烦了,他不要我也觉得很轻松。每次做这件事,我只想快点结束,因为我觉得很难堪,很痛苦。他……他让我去看心理医生,我不愿意,为此吵过很多次,我想……”

    “够了!不要说了。”唐舒文骤然喝住她,陈雪如吓了一跳,转而自嘲一笑,果然,他也生气了,没有人能够忍受自己的老婆是xing冷感吧。

    何况,她跟过顾睿的事他是知道的,如今在他的chuang上还这么直白地说起,他定然会恼羞成怒,男人都有洁癖,不管自己有过多少女人,却大男子主义地想着自己的妻子只有他一个男人。

    唐舒文开了一盏床头灯,陈雪如脸色苍白,死死地咬着唇,似是忍受着什么屈辱,她看见他眸中一片怒火,陈雪如想,他也会想顾睿那般骂她,或许离婚,又或许……她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知道他很生气。

    他目光阴鸷,一身戾气,见陈雪如这般模样,心中一疼,伸手去抚她的唇,柔声道:“别咬着唇,我不是生你的气。”

    他是气顾睿,陈雪如只跟过顾睿一个男人,他当然知道,当年他们是相爱的,他本以为顾睿会对她极好的,没想到事实却不是他所想。

    陈雪如说,那一晚是顾睿让她去代替韩碧,所以她才会被顾睿送给卡罗,最后又被卡罗送给了他,当年她还是顾睿的女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他都能做得出,雪如在他身边到底受了多少委屈?

    这件事他派人查过,事情和陈雪如说得一模一样,所以他对她的偏见和反感也没了,没了原来的偏见和反感,渐渐的也能发现她的美好。更新 更快,内容更丰富

    顾睿这混蛋,不但没珍惜,反而如此伤害过她。

    因为xing冷感,让她去看心理医生,竟然做到如此过分的程度,可想平时他对雪如的语言暴力有多厉害,一想到这,心中不免疼痛。

    若是雪如一开始遇见的人是他,他绝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委屈,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如此辛苦地过了几年,如今还被他错待。

    唐舒文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什么时候存了这份心,竟想待她好。

    知道她过去所受的委屈,他竟然想要砍了顾睿。

    陈雪如松开了唇,唐舒文啄了啄她的唇瓣,“听着,别胡思乱想,我没有生你的气,雪如,我承认,过去我对你有所误会,过去的事,真真假假,我们就不说了。或许,真是我的错,是我错待了你。”

    陈雪如并不是很明白唐舒文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唐舒文握住她的手,“顾睿是个混蛋,当然于你而言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说过的话,我说过的话,都忘记了吧。”

    她更是错愕地看着唐舒文,完全不理解唐舒文的意思。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雪如问。

    唐舒文想了想,似在如此组织语言,抿唇想了片刻,“既然我们成了夫妻,你也为我生了一个孩子,我们这辈子注定也要牵扯在一起。你一时没法爱上我,我一时也忘不了赵雨凝,但是,既然是夫妻了,那是要过一辈子的,我们把以前的事都忘记了好吗?重新开始。”

    “你……”陈雪如讶异地看着他,“你不是很恨我吗?”

    “我想,我错了。”唐舒文坦白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弹了弹她的鼻子,“忘记那个混蛋吧。”

    他眸中的宠溺,让她有一种快要沦陷到他编织的网中的感觉,陈雪如不免有些害怕,很多事情一时也没能想明白,为什么他的态度会转变这么快。

    他似是看出她的想法,想了想,“你就当是为了我们小念吧,你也不想他看见自己的爸爸妈妈貌合神离。”

    “可是我……”陈雪如为难地咬唇,唐舒文眸光一暗,“你不想和我试一试?”

    让一个女人爱上自己,这点自信他是有的。

    然而,或许雪如心中还有顾睿。

    陈雪如不知道该怎么说,心中暖暖的,可一想自己的冷感,又仿佛一盆冷水泼下来,唐舒文刚刚没明白她在说什么吗?

    “唐舒文,我听说没有性的婚姻是不会有幸福的,你很快也会厌倦这种生活的,我们迟早是要分开的,我想等小念再懂事一些……”

    他突然一笑,她止住了声音,不解地望着他,他笑什么?

    他抓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傻瓜,没有一个女子天生冷感的,两性的事是很美好的,很抱歉给过你很不好的经历。只能说,没能让你有高chao,甚至厌恶这件事,是男人没本事,和你没关系,别说自己冷感。”

    “可是……”

    “既然你这么担心,不如我们继续?”唐舒文戏谑道,他是真的很想继续,哄了她睡后要去冲凉水,大冬天的真是一种折磨呢。

    陈雪如沉默下来,今晚的唐舒文是她没见过的,温润,冷静,温柔,体贴,且又大度,坦白,诚恳。和寻常的他天差地别,这样宽慰着她,又不掩饰自己yu望的他让她真的想和他试一试。

    或许,并不会真的那么排斥和讨厌。

    “好了,我逗你的,快睡吧。”唐舒文躺下来,轻轻拥着她,陈雪如道:“关灯好不好?”

    唐舒文把灯关了。

    黑暗中,他忍受着两人肌肤摩擦而起的火,知道陈雪如抗拒,他却没有动作,他不想陈雪如更排斥他,更讨厌他。

    顾睿这混蛋,到底是怎么把她变成这模样,如此恐惧。

    他怜惜地抚着她的长发,这丫头真是遇人不淑,先后遇到顾睿和他,都对她这么坏,这些年,她吃了很多苦,没有愤世嫉俗,也没有尖酸刻薄,反而保持过自己的纯真,真的很难得。

    倏地一怔,陈雪如的手主动攀上他的胸膛,唐舒文一僵,身子倏地紧绷起来,他已经很压抑自己的yu望了,她这胡乱一碰,仿佛点燃了压抑的火苗。

    他深呼吸,真是一种折磨,他正想分开一些睡,就听陈雪如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不难受吗?其实我可以……可以……”

    她还没说完,唐舒文已敏捷翻身压在她身上,狂喜般地吻住她的唇。

    如此明显的邀请,他怎么听不懂。

    她肯跨出一步,他求之不得。

    小小的舌尖一直逃避着他的追逐,唐舒文铁了心要挑起她所有的热情,哪会放过她,揪着她舌尖吻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手也覆上她的柔ruan,轻轻揉-搓。唇顺着她的xiong口,含住她的顶端,在他的湿润和挑dou下绽放出更美的果实。

    陈雪如忍受着他的碰触,一字不吭,唐舒文轻声道:“不舒服吗?”

    陈雪如摇了摇头,也不是不舒服,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没不舒服,但也没感觉到什么快乐。身子酸酸麻麻的,令她不安。

    他的手指沉入她的身体中,他们刚刚虽是半途而废,却也做到最后了,她体内不算很干涩,他慢慢的能加到三根手指,一阵电流从脚底窜到头皮,小fu间如要烧起来般,滚烫逼人,她难受得呜咽,很快又咬着唇,没有发出声音。

    唐舒文亲着她的唇,哄着她不要咬着唇,他侵入的时候,她是排挤着他,浑身僵硬如石头,陈雪如怕他失望,试图放松自己,效果却不佳。

    他寻到两人结合处,寻到hua核,轻揉慢捻,刺激着她的热情,陈雪如所有的感觉都在身体某一处,很清晰地感觉到他慢慢的滑动和肿胀。

    身子慢慢地放松下来,在他高超的技巧下软成水,唐舒文的动作也慢慢的加快,加重,却不敢太过粗暴,他是很想狠狠地要着他。她的身子湿润又紧zhi,自然收缩绞着他,从未有过这么畅快的感觉,席卷他所有的感官,只想在快速地驰骋。

    可他顾及着她的感受,陈雪如本就厌恶这件事,他又那般粗暴的对待过她,太过激烈的动作只会让她反感,所以他的撞ji温柔有力,却不孟浪,一心一意想让她也得到快乐。

    渐渐的,她的身子热起来,慢慢的有了反应,唐舒文感觉到了,狠狠地吻住她唇,挺腰重重地撞了她一下,她能愉快比他得到gao潮更让他激动。

    *

    和谐万岁!!

    这是4000,顶两更了哟。 nbsp;-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