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31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021期双色球预测香港正版挂牌资料

小说: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返回目录

    317

    起初的时候,的确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后来上了心。请使用访问本站。

    不可否认,她很美丽。

    可美女见得多了,这些年为何对她念念不忘,他却想不明白。

    或许,就是她这种柔弱的气质,让人不舍得伤害她。

    所以她回来,一示好,他们就复合了。

    “舒文,今天我去做产检了,医生说宝宝很健康,已经知道是男孩了。”赵雨凝甜蜜地说道,脸颊上浮起一抹娇羞。

    唐舒文嗯了一声,沉默不语,男孩。

    儿子,小念……脑海里闪过小念木然的脸,唐舒文目光微微一柔和,那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医生说有可能一下子就好了,有可能再也好不了。

    雪如很伤心,暗中掉了不少眼泪。

    “舒文,你怎么了,是儿子,你不开心吗?”赵雨凝略微有点慌乱,紧张地抓住他的手臂,唐舒文低头一看,摇了摇头,她倏地一笑,自言自语,“我知道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开心吗?

    他有点说不清楚心情,说不上开心。

    仿佛是听到一件不关于自己的事情,哪谈得上开心。

    “你想和我说的只是这件事吗?”唐舒文问,赵雨凝抬头看着他,惊讶一闪而逝,悲痛随之而来,伤心欲绝,唐舒文叹息,“雨凝,不是每次这一招都管用,我已经不是十八岁的唐舒文。”

    这些年,他的心已经足够冷硬,足够狠厉,见惯了生死,一个女人楚楚可怜的面孔若非是他心爱的女人,他又怎么会动容。

    他对赵雨凝的感觉,很复杂。

    又爱又怨,这一次复合,有报复的成分,毕竟他唐舒文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抛弃。

    可复合后,他是感觉的出来她的真心,于是便想着,过去的事就算了,不值一提了,当年的他们都还小,不懂事。

    情侣分手很正常。

    若是没有陈雪如,可能他和她会结婚。

    毕竟爱了这么多年。

    可如今……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赵雨凝颤抖地问,心中忐忑不安,很是惶恐,那是一种无法说出的疼痛在蔓延着。

    他不管她和孩子了吗?

    “你别这样,今天很晚了,天气也冷,你身体不好,先进去休息吧,明日我们在说,好吗?”唐舒文说道,赵雨凝一听唐舒文还关心她,又有了希望。

    他还爱着她的。

    “舒文,你是不是不打算管我们母子?”赵雨凝含泪问,唐舒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保持沉默,他越是沉默,赵雨凝越是悲伤。

    倏地紧紧地握住他的手,“你不会这么残忍的,你不会这么残忍的对不对?舒文,我们明明相爱,你本来该娶的人是我,你若喜欢孩子,我也可以为你生,现在我们也有孩子了,你为什么不管我们了。”

    唐舒文眉心一拧,见赵雨凝如此,他心中也不好受。

    毕竟是关心着她,也是自己深爱过的人,无法对她的眼泪,她的悲恸无动于衷,可再心疼,他也无法给她任何承诺。

    “舒文,你说句话啊。”赵雨凝捶打着她,一边哭一边说道,“你不能不管我和孩子,这是你的孩子。”

    唐舒文握住她的手,问,“你想如何?”

    “我要和你结婚。”赵雨凝说道,唐舒文眸光掠过一抹阴鸷,结婚……赵雨凝悲恸说道,“我自幼家教就严,未婚先孕,我爸爸已经快要打死我了。我们赵家在A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我若大着肚子,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我还要不要做人了?舒文,你不能这么残忍,你最重责任,难道陈雪如和孩子是责任,我们你就不负责了吗?”

    “雨凝!”唐舒文冷冷一喝,目光阴厉地看着她,“我不可能和你结婚。”

    赵雨凝浑身一震,仿佛有什么击中了心脏,脸色瞬间惨白,她瞪大了眼睛看唐舒文,仿佛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来。

    可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片冷,还有坚定。

    他说,他不会和她结婚。

    可不久前,他分明说,他会娶她,他们要生活一辈子。

    这才多久时间,他就变卦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分外难测。

    可男儿心,为何也如此难猜。

    那个抱着他,山盟海誓的唐舒文又去了哪儿。

    她的身子摇摇欲坠,唐舒文扶住她的肩膀,沉痛道:“雨凝,在结婚前,我就和你说清楚了,我和你的确已经结束了,不要再往来。这一次你怀孕,我的确没想到,可雨凝,即便是如此,我们也再无可能了,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你……拿掉吧。”

    “你说什么?”赵雨凝双眸瞪圆了,不敢置信地看向他,仿佛自己听到一个笑话,她捂着心口,悲恸地看着他,那句残忍的话,是从一贯温润如玉的唐舒文嘴里说出来的。

    拿掉!

    他不要这孩子。

    也不要她了。

    他竟然残忍地想要杀死自己的孩子,不,不,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听是听错了。赵雨凝摇头,眼泪如注,唐舒文见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他的确残忍了。

    对赵雨凝而言,他是残忍了,让她拿掉孩子,放弃了他。

    可若不如此做,受伤的就是雪如和小念。

    陈雪如和赵雨凝,这两人在他心中的地位,就像天平两端,总有一个重,一个轻,他心中的天平早就由倾斜到一样重,再倾斜,如果他不能顾全所有,他只能选择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雪如……

    即便他并不是那么爱雪如,爱得为她可以牺牲一切,但不知为何,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却宁愿选择牺牲赵雨凝保护她。

    雪如是外柔内刚的女子,受了打击也能很快站起来,可他却不希望她受伤,特别是这伤口还是他带给她的。

    如今小念又如此,她心中已有了雪霜,他不能再她心中再撒盐。 nbsp;-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