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74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版马经玄机图2017手机看奖www74499com

小说: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返回目录

    他觉得他都说了,墨遥也该说啊,公平。更新 更快,内容更丰富。

    可公平这词语在墨遥的字典里找不到,他不想和旁人说起小白,他又爱又恨的那人,不算又爱又恨,是爱永远多与恨,总让他失落彷徨,总让他患得患失的那个人。

    白柳见他不说,也没勉强,只是说一声,小气。

    墨遥想,嗯,可能他真是小气。

    可他真不想和别人分享小白,那么好的一个人,虽然他对小白又诸多不满,也知道小白有很多缺点,可在他眼里,小白依然是美好的。

    他恨不得揣在兜里,不想和旁人分享,不想别人看见。

    可偏偏讽刺的是,他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

    白柳没坚持,他不是一个谈人**的人,墨遥不想谈,他也不谈,烈日下,墨遥陪他静静地作画,直到两人都饿了,他的画还没完成,可抵不过肚子,他们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白柳对吃的要求不高,两人选的餐厅中档,墨遥吃海鲜,白柳吃牛排,食物不错,味道也好,白柳不喝酒,墨遥也不喝酒,两人的饮食习惯很相似。

    午餐后,白柳又回到原地继续作画,墨遥觉得他的兴趣很特别,他想画这个竞技场有很多种方式,没必要亲自来这里,可白柳说,亲眼看着会有厚重感,画的感觉也会强烈一些。

    他不懂,可他没再说。

    白柳说,“你要是闷了,自己走走,我可能还要两个小时。”

    墨遥说,“不闷。”

    他的确不闷,几个小时在沙漠雪地都趟过,天地间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他也能忍耐而过,就这几个小时的时间,还有美人可看,还有人能聊天,怎么会闷。下载TXT电子书就到kx139两人都是耐得住寂寞的性子,白柳也只是一笑,没再让他离开。

    午后三点,白柳的画终于完成了,他画的只是竞技场一部分,他实现内的一部分,很简单的素描,真实而厚重,他的作画技术一直很好,可墨遥总觉得缺了一些东西,不可否认,白柳是一个很好的画手,天生的画手,什么东西在他笔下都能跃然上纸,栩栩如生。这庞大的建筑物也是一样的,墨遥以他精明的目光判断,这的确是一副好画,可如果他是一名收藏家,恐怕不会收藏,具体什么原因,他倒是说不清楚。

    “你不满意?”白柳问。

    “你画得很好。”墨遥说,白柳认真地看着墨遥,“可你不满意。”

    他似乎有些固执,是固执得厉害,墨遥看着他认真的小脸,只是淡淡说,“我满不满意并不重要,你画画并不是为了让我满意,而是让你自己满意。”

    白柳漆黑的眸掠过一抹异色,微微弯了唇角,“我这人有一个毛病,如果有人对我的作品不满意,我自己也不会满意。”

    墨遥说,“我这人也有个毛病,我对世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不满意,所以,你要为了我的怪癖而不满意你自己引而为傲的作品吗?这没意义。”

    墨遥望着天,他神色淡然说,“这世上谁对谁不满意,都是没意义的,自己对自己满意,那就好了,只有自己满意了,问心无愧,你站起来就是一个清清净净的人,谁都会满意。”

    这话说得深了,白柳只是抿了抿唇,没多说什么,或许,是他自己太固执了。

    墨遥看着他的画,说道,“真的,挺好的。”

    白柳松了一口气,墨遥暗忖,白柳是一个很有完美情结的人,他是一个彻底的完美主义者,他在着装方面一丝不苟,礼仪出众,谈吐不俗。如一名贵公子,对他的画要求更是高,想要得到很多人的满意,可他不知道的是,她何必要得到很多人的满意,自己满意就成了。

    如果一个人为了旁人而活,太累了。

    这十几年,他累得喘息得像一条狗,最要命的是,偏偏又心甘情愿,这才是要命的。

    为自己而活,感觉就要轻快许多。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白柳说,墨遥淡淡一笑,他从不否认。

    午后阳光倾斜,他望着天,金色的阳光在他脸上圈出一层淡淡的光环,白柳眯起眼睛,从他的角度看墨遥的侧脸,这是完美得不可思议,他的睫毛长却不翘,很直,似乎很硬的感觉,微微闭着眼睛的手如一把扇子覆盖在脸上,睁开眼睛如一把扇子慢慢地扬起,保护着那双锐利的眼眸。

    皮肤不算很白皙,很健康,偏古铜色,他有很优美的脖子和性感的喉结,仰头的时候线条优美得令人心动,墨遥高,修长笔直,略显得瘦,白柳想,他这身高,这体重一定不到标准体重,可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孱弱,反而充满了力量感。他和他是同类人……

    白柳见过的人比墨遥多,他的圈子里几位同类人,白柳心想,墨遥这类人是最能勾起他们的感情和yuwang的类型。

    这个男人太完美。

    无一不完美,唯一的缺点是太闷,话很少,可这对于男人来说,又不算是缺点,他自己还是一个沉默是金的男人呢,所以白柳心想,他是完美的。

    这几天,他找不到墨遥的缺点。

    墨晨说,他喜欢一名男人,可那男人喜欢女人,不喜欢他,他想啊,这样类型的男人,男女通杀吧,竟然有人放弃了,真是太没眼光了。

    嗯,不识货。

    这世上不识货的人多了去了,墨遥这性格绝对是忠贞型的情人,有他的爱,一辈子都有一个温暖港湾呢。

    “你看什么?”墨遥突然回过头来,他早就注意到白柳打量的目光,他这种人对别人的视线十分敏感,他让白柳打量是想琢磨他在想什么,可打量得久了,他浑身不自在。

    白柳淡定的,“你真漂亮。”

    墨遥耳尖倏然一红,耳朵是他的敏感地,通常脸还没红,耳朵就会红了,你说有哪个男人如此打量一个男人,被人发现了还能理直气壮地苏红你恨漂亮,我看入迷这一类的话。

    没有吧,你总要有一点不好意思吧?

    可白柳没一点不自在,他的脸上如常,说的是大实话,“我没见过比你漂亮的男人。”

    “那是你世面见得少。”墨遥淡淡说,比他好看的多了,利雅得的苏曼如今还是一个大美人呢,岁月似乎都没给他添上一点风霜,苏家的人看起来都很年轻,他的奶奶如今看着都很有气质,很漂亮。

    还有小白……

    小白比他好看多了。

    “可能!”白柳不否认这个说法,低下头淡淡一笑。

    墨遥喜欢一眼就能看穿的人,在他身边没秘密的人,他不喜欢不好掌握的人,所以他喜欢白柳,白柳就是一名看着能看到底的男人。

    他从不说谎,这一点让他很喜欢。

    虽然有些神秘感,却不妨碍他喜欢这个人的感觉,就像是风,风吹过,你会觉得很舒服,可你知道风是自由的,不可捉摸的。

    墨遥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白柳一愣,点点头,收拾东西跟着他一起走。

    天色还早,墨遥带他在罗马城内走一遭,白柳接下来的话要多了些,似乎从一个温和自闭的少年突然变成活泼可爱,青春逼人的少年。

    墨遥有些惊讶,却不反感这样的轻快,白柳正应了那句话,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他话多起来,他也当成他对罗马的热爱,他问的几乎都是罗马城内的建筑故事,来历,墨遥是本地人,自然一一解释,时而白柳笑起来,他的唇角也微微弯了,两人像是旅客在城内转悠。

    白柳觉得他是一名好导游,他也觉得自己留在墨家城堡算是值了。

    墨遥会带他去他一名外人无法知晓的奇妙地方,他也了解自己的心思,知道那样的景色会让他欢喜。

    两人晚饭在外面解决,吃过晚饭,白柳说,他想喝酒。

    墨遥挑挑眉,“我从来不喝酒。”

    白柳说,“我千杯不醉。”

    墨遥为难了,他们家的人几乎都不喝酒,他和墨玦是不碰酒的,墨晨和小白喝得不多,墨晔偶尔会喝,但喝得不多,酒柜里的酒摆设居多。

    “想去哪儿喝?”

    “找一家酒吧啊。”白柳说道,抬腕看表,“时间还早呢。”

    黑手党的事情墨晨全部揽了,回去的确还早,墨遥想了想,“好吧。”

    他带白柳去墨小白常去的一家酒吧,白柳一看就拒绝,问,“有没有gay吧?”

    墨遥一怔,微微蹙眉,印象之中,那是很乱的地方,像白柳这种干净的少年,不应该去那么乱的地方,墨遥直觉就想拒绝,可白柳的目光干净纯粹得很。

    “我是一名gay,去gay吧很奇怪吗?”白柳问。

    墨遥说,“不奇怪。”

    他比较奇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