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75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浙江彩票快乐12走势图香港马会26期开奖结果

小说: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返回目录

    751(4033字)

    深夜的柏林静得如一颗镶嵌在天空上的明珠,安静又美丽。看小说请记住。这个城市的夜色在透出几许安静和浪漫时,也透出一丝潜伏的危险。

    枪声很突兀地在一座郊区别墅外响起,外围80%的持枪保镖都涌进别墅,他们的枪口对准了主位上的男人,几十把枪口黑黝黝的,一触即发,空气中充满了硝烟和血腥的味道,仿佛一瞬间,这些持枪的人就能把别墅都变成废墟,另外一名中年男人已摔在椅子上死亡,子弹正中眉心。

    墨遥脸色冷漠,他身边只有云,云的手枪指着对面已死亡的男人,旁边分散坐着的男人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墨遥很淡定地喝茶,茶盖碰上茶杯,发出清脆的声响,声声地撞击在他们的胸口。那名死亡的男人,鲜血已在他脚下染了红,没人敢看他,哪怕他是柏林黑市交易最大的掌权者。

    静!

    十足的静,只有茶盖碰到茶杯的声音,对方只有两个人,他们有几十人,可没人敢动,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敢对这位似乎天塌下来我照样灭掉的教父开枪。墨遥强大气场震撼了所有人,那老大一条命在他眼里不如一只苍蝇。

    “谁还有反对意见?”墨遥问,生意冷淡到了极点。他们终于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杀气,紧抿着的唇,肃杀的气息分散周围,令人忍不住想要发抖。这样的男人如修罗场里走出来的死神,正拿着镰刀,不怒而威地站着,等着把所有人都斩杀,他甚至不会动一根头发就能灭了他们,所有人都如此相信的。所以他们的目光都看向老大右侧第一名男子,那是一名高大的老者,目光浑浊却锐利,如毒针一样。他似乎是黑市交易除了死人外最大的人,最能说得上话,所有人都盼着他能说一个命令,哪怕是命令他们开枪也总好过如此静默。

    所有人都在等待,云的目光扫过四处,专心备战,若是有冲突,她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好,墨遥定然有别的办法脱逃,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危险。

    老者站起来,满面怒容,指控道,“墨先生,你这是掠夺。”

    墨遥说,“掠夺?我掠夺你们,你们又掠夺谁?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里就要遵从这个世界的法则,这里每一个人都是掠夺成性,已是一种本能。看小说请记住你靠着本能生存,如今却指责别人他靠本能生存,可笑。”

    他的德语发音醇厚而准确,如德国国际电视台新闻主持人的发音一样,仿佛他从小就在德国长大,受德国教育熏陶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是令人害怕的,顶着一张和他们不同血统的脸,说着比他们还要准确的国语,不怒而威,令人心生恐惧,彷徨不安。

    老者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他们玩惯了权术,更喜欢明着来,很少玩阴的,所以论口才是绝无法和墨遥相提并论……老者说,“我们在柏林掠夺自己国土的资本,而你,却跨越国境来掠夺我们的资源。”

    “全球资源共用,你不知道吗?”墨遥冷冷地反问,态度嚣张霸气。

    他似乎没了耐性,再一次用纯正的德语问,“还有谁有反对意见。”

    声音又沉又危险,没有人敢说话,老者颓然地坐下来,他如泄了气的皮球,知道于事无补,对手太强了,他想要一块肉,一定会得到手。

    墨遥很满意。

    这一次来柏林就是拿下柏林黑市交易市场,墨遥得到准确的消息,今年到明年有一大批钻石和翡翠要在黑市流通,通过黑市洗钱,转黑为白,这种事他们也常坐,做得比谁都有经验,再加上黑手党欧洲的势力分布,唯独缺了一个德国,他研究了半年,做了很多疏通工作,再加上这一次的契机,很巧妙地得到了他所想要的。

    老者对面的中年人站起来,秃顶,微有肥胖,猪头肥耳,人看起来有几分不正经,弓着腰说了很多恭维墨遥的话,其余人看他这份汉奸相都不愿意看他,表示冷冷的不屑和鄙视。

    这他中年人叫克虏伯,美国人,他和老者地位相当,如今大局已定,就为了争第一把交椅,墨遥心知肚明,故意纵容克虏伯的大胆,故意挑起旁人的愤怒。

    旧主刚去,他就叛变,手下人哪个不是义愤填膺,墨遥大手一挥,做了一个决定,克虏伯成了黑手交易第一交椅,所有人都要服从他的指挥。克虏伯狗腿地拍墨遥马屁,墨遥无动于衷,看他们七八人闹成一团,看身后的保镖面面相觑,他看着他们自相残杀,却不出言阻止。看小说请记住

    他们几乎要打起来,克虏伯不能服众,唯一的优势是墨遥钦点了他,若非如此,这第一交椅是老者的。

    墨遥和云走出别墅,他要办点事已办好了,剩下的事就简单多了,他们狗咬狗不关他的事,他没时间理会他们,然而,意外出现了,墨遥刚走到自己的座车前,倏然眯起眼睛,常年锻炼的敏锐告诉他,有危险,就在他停下那一瞬间,云突然扑过来,把他扑倒在地上,接着发出一声大爆炸,车子起了火,车盖因为爆炸冲力冲上了天,又重重地摔下里,砸得稀巴烂,火光四射。

    云惊魂未定,忙问墨遥情况,墨遥被云压在身下,并无什么伤痕,只是被火的冲力灼得脸上有点红热,墨遥突然叫了声不好,如最敏捷的猎豹从地上扑腾起来,扑向别墅内,人还没到别墅内,一分钟九发子弹,墨遥到的时候,枪声混乱,那群保镖四处开枪,因为他们不知道人在哪儿。而会议厅里坐着狗咬狗的家伙们,除了克虏伯因为害怕躲在桌底下,全都毙命,且是一枪毙命,子弹正中眉心,枪法好得令人瞠目结舌,手法和云十分类似。

    克虏伯高喊,“我什么都听你了,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他害怕了。

    墨遥听到机车离开的声音,命令云去追,云点头,追着出去,墨遥负手而立,仔细检查室内环境,他怎么都想不通,哪一个描点能让人看不透,却能也一下子杀了八个人,这人的枪法好得出神入化。

    不管他是谁,坏他事者,别想活着走出柏林。

    墨遥开了另外一辆车,这外面车多,反正死人也用不着了,车子在柏林街道上你追我赶,十分猛烈,云几乎看不清前头是谁,那人骑着机车,速度极快,她的车子马力不够,追得很费劲,距离一寸寸地拉长,他已经踩着地底了,可还是没追上,云拍着方向盘咒骂,这厮究竟是什么妖孽。

    枪法好就算了,开车技术也这么好,柏林深夜的街道没什么人,这骑机车的人在前面走一个S型,弯弯曲曲,更令人捉摸不透。他突然拐了一个角,从车道拐入人行道,直接从台阶上蹦下去,那机车性能极好,在几十台阶上往下冲,云只能干瞪眼,车子不能开下去,那人特别嚣张,竟然停下来,竖起两指放在额头上,撇过指着云,接着开车离开,云一掌拍在方向盘上,几乎把方向盘给扇断裂。

    墨遥的车子在她身边停下来,沉声问,“怎么回事?”

    “跟丢了。”云低声说,她一句辩解都没有,墨遥也没怪罪,只是沉了脸,云说,“看不清楚人是谁,只知道是男人,高183左右。”

    “就看到这些?”

    “是!”云几乎要哭了,每次和老大出来就是要有一种赴死的准备,哪怕老大本意没让你去赴死,你也在他的安静中感觉到死亡的逼近。

    墨遥眯着眼睛,“马上去查。”

    “是!”

    这人是栽赃嫁祸的主,他猜,那炸弹估计是他放错了,因为他的车和他老者的车是一个型号的,很容易搞错,这人全死了,手法和云如此相似,他想,解剖后子弹估计和云也是一个型号。

    真他妈的阴险,故意挑起黑手党和柏林黑市的矛盾。

    本来杀了一人杀鸡儆猴又有一个傀儡克虏伯,墨遥是十分放心的,他和克虏伯早就有决定,捧他坐上去,可他要当傀儡,克虏伯同意了,所以他杀了人,以儆效尤。

    然而,没想到出了这茬,这几人在黑市交易舞台上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就这么没了,定然会引起他们的反抗,他以为花了三天就能解决的局势,恐怕要花好长一段时间。

    这段日子里,他的柏林的安全也成了问题。

    你杀了人家那么多老大,他们手下总有一个两个是不怕死的,是死忠的,总要找他来报仇吧,这是一定的,他这一次就带了云出来。

    “老大,我再调几个人过来。”

    “不用了。”墨遥淡淡说,“按兵不动。”

    他若动了,人家想让他死得更快。

    “好!”云虽不解,可对他是十分十的顺从。

    墨遥开车回到公寓已经是深夜两点,他想,白柳一定睡着了,于是他放轻了脚步,可公寓静悄悄的,都这个点了,白柳早睡,怎么人不在,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响起,墨遥正要让云找人,白柳微笑地出现在门口,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似乎看见他回来觉得很惊讶。

    墨遥蹙眉,白柳手上拿着两份夜宵,墨遥问,“去哪儿了?”

    “肚子饿,出去买东西了,我琢磨着也不知道你要不要回来,所以就买两份,你要是不吃,我一份就能当早点了。”白柳轻快地说,进了门,反脚一踢就把门关上。墨遥看着他,白衣黑裤,整个人风轻云淡,似乎什么都影响不了他,那淡漠的眉目如水一样的柔和,身上还是洋溢着正气。

    “买了什么?”他一边问一边去洗手,这手沾了血,他杀人从来不沾血的,也不觉得会有报应,可在他面前,却自动地不想让他闻到鲜血的味道。

    就如,他一向不愿意让小白知道他杀了人,一样的道理,美好的人是不该被不美好的事物污染的。

    墨遥洗了手出来,白柳已在吃了,他买了一份炒饭,一份沙拉,他把水果沙拉拿过去吃,炒饭留给墨遥,墨遥见他吃得香,问,“肚子饿了吃饭,吃沙拉能饱吗?”

    “你看起来比较饿,我疼你,最好的让给你。”白柳很平淡地说甜言蜜语,墨遥也不客气地坐下来吃饭,白柳说得对,他饿了。

    写了飞机就和克虏伯交涉,接着开会,他没吃过任何东西,就开会的时候喝了一杯茶,那味道还特淡,所以他饿极了,人一饿啊,吃什么都香。

    这炒饭吃得也香,特美味。

    “这大半夜你哪儿买的炒饭?”

    “这是我做的。”白柳说,墨遥一挑眉,白柳说,“我突然想吃就用人家的厨房,人家材料做了,那厨师是好人啊,还不收我钱,就要材料费。”

    “沙拉也是你做的?”

    “是啊。”白柳说,墨遥一笑,吃得更香了。

    白柳突然说一句,“我是第一次给外人做饭啊。”

    墨遥说,“我也是第一次吃外人做的饭。”

    白柳反问,“都是第一次外人了,从此以后你是不是成我的内人了?”

    墨遥在中文造诣还没懂到什么是内人的意思,他不知道白柳占他便宜,毕竟国语博大精深啊,他就单纯的以为内人就是外人的反意思,于是很严肃地点头,“好啊。”

    白柳一怔,突然乐得捶桌子,乐得捂着肚子笑,一边狂笑一边捶,墨遥茫然看着他,莫名其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