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81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新跑狗图红字暗码香港最快开奖记录32o99

小说: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返回目录

    沙滩烧烤持续到夜里两点,墨小白躺在外面看星光,手里把玩着手机,这手机是新送过来的,号码和以前的一样,资料都齐全,除了一些信息,基本上和原来的没什么区别。下载TXT电子书就到kx139。他握着手机已经一个小时,从回来就没说过一句话,墨遥问他是不是有心事,墨小白摇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手机,又看了看墨遥,最后别开目光。

    “哥,你先去睡吧。”墨小白说道。

    墨遥看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进了屋内休息,小白解锁,寻找他的联系人,手指顿在季冰那个名字上面,很久,很久……他是不是该给季冰打一个电话。墨遥说,他现在病着,什么都不清楚,不应该想太多的问题,等他完全好了,完全清醒了,他再去想自己要什么。

    小白心想,他如今有什么地方想不明白,有什么地方不清醒?他这是最清醒的状况,他想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怎么可能……他早就想清楚自己要什么。

    只是,该如何去说?

    墨小白侧头看内室的墨遥,他在用自己的电脑,不知道干什么,神色专注,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专注,墨小白觉得难受,他这样无管束地宠自己,究竟要宠到什么地步,是不是看着他结婚都无所谓?

    他微微握紧了手机……

    墨遥时而抬头看外面的小白,他却一直没动静,他想坐到什么时候?

    已是凌晨四点,小白还没有睡觉,墨遥早就关了电脑迷迷糊糊睡着了,听到一些声响起身才见墨小白仍在外头,他起身出去,“进来睡觉。”

    “我不困。”墨小白说,头也没抬起来,墨遥有些不悦蹙眉,“小白,夜里冷,不是开玩笑的,你想什么,进来想也是一样。看小说请记住”

    墨小白想了想,随着墨遥一起进去,衣服一甩就上chuang躺下来,拿着手机愣着没见他玩游戏也没见他打电话,仿佛那手机就是一宝贝。

    墨遥问,“想给谁打电话呢?”

    “你!”

    墨遥失笑,“我人就在这里,你给我打什么电话。”

    “人在这里就不能打电话吗?”墨小白反问,墨遥知道他在说胡话也没随着他一起闹,躺下来睡觉,他夜里睡眠少,困极了,墨小白躺着却睡不着,手机往旁边一搁就抱住墨遥,把他整个人都合着抱在怀里。墨遥眼睛睁开一下,却没应声,接着睡。小白嗅着他已熟悉的味道,心中一阵暖洋洋的幸福起来。

    至少,有些时候,他是觉得自己依然是一块珍宝。

    墨小白一夜都没睡,墨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有心理准备要面对一个全然不知的快乐小白,谁知道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小白亮晶晶的眼睛。

    他的眼睛水润至极,带着一股迷离的味道。

    墨小白抿唇,喊了声,“早啊,哥。”

    “你……”墨遥有点被吓着了,很快却又冷静下来,他是欢喜的,他能这么和他说早安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没睡觉?”

    “这不是很好吗?”墨小白反问。

    墨遥点点头,的确很好,至少对他来说,极好。墨小白反反复复,身上发生很多墨遥无法解释的事情,他也不试图解释他怎么会变得如此,他已很自然冷静地面对,不管是哪一个方面的墨小白。下载TXT电子书就到kx139

    总之,都是他的小白。

    两人起身,梳洗,墨小白陪他下楼一起吃早餐,吃过早餐,墨遥带墨小白继续做常规训练,叶薇和十一面面相觑,皆不理解为何如此,白夜只是摊手,也没给一个解释。

    白柳第二次在他们训练的路上等他们,他要回华盛顿了,今天是特意过来和墨遥道别,墨遥也没想到他会在利雅得待这么长时间。他并不知道叶薇和十一对白柳所做的事情,墨遥仍当他是朋友,白柳却明白,他们永远不会是太过亲密的朋友,因为他们的立场不同,是非观念都不同,势必选了两条路。

    墨小白眯着眼睛看着白柳走近,那个男人看起来永远那么干净,仿佛不曾做过一件染血的事情,这和他印象中的反恐特工不太一样。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柳和墨遥交谈,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风轻云淡,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感情也是如此,他放手也放得很潇洒。

    墨小白不是一个你让我不舒服,我会既往不咎的男人,想起他的监狱里那些遭遇,墨小白无法说服自己就这么简单地原谅白柳,哪怕叶薇和十一已经报复过他。

    可他看着墨遥心无芥蒂地和白柳交谈,心中又在犹豫,若真要报复白柳,只要告诉墨遥,他昏迷前曾经见到这个男人,那么墨遥就绝对不会原谅白柳。墨遥知道白柳的身份,隐约也知道这一次他被抓和白柳脱不开关系,可他不知道白柳具体做了什么,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是白柳的计谋,他还 会如此心无芥蒂吗?

    对一名伤害过自己的男人,如此坦然,他做得到吗?这无疑是做不到的,对白柳而言,他这个性子最不好报复,最好的报复就是墨遥的冷漠和排斥。

    墨小白看着他们,已很冲动要告诉墨遥,是因为白柳,他在昏迷前听过白柳的手下说过,他的车子早就动了手脚,因为他最喜欢这辆车,又喜欢开快车,要动手脚很简单,否则他哪怕再生气也不会出车祸,不出车祸,他们就奈何不了他。墨小白无法原谅他,也无法接受墨遥如此坦然和他交谈。

    然而,他真的想墨遥报复白柳吗?答案很显然,他不想,因为报复白柳,墨遥就会记得这个人,始终记得,他曾经有过和白柳共度一生的念头。他不希望墨遥记住白柳,就这么坦然的,慢慢忘记。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墨遥没有什么朋友,除了他们从小这帮朋友,他没有什么好朋友,白柳对他不管如何,他不会伤害墨遥,他也能让墨遥放松。

    每一把插向敌人心脏的刀都会反伤自己,他不希望墨遥伤害难过,不希望墨遥报复白柳。

    若非如此,他早就忍不住了。

    若是过去没心没肺的他,岂会那么容易让白柳好过,墨遥怎么样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可如今,他做不到,做不到忽略墨遥的感觉报复白柳。

    白柳很显然感觉到墨小白的敌意,心中疑惑,上一次见他尚且是灿烂无忧的模样,怎么这一次见面却变了一张嘴脸,是他的病情好转了吗?

    墨遥并不想这时候的小白和白柳直接面对面,他也想很快打发了白柳,因为小白有记忆,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容易就想到他为了白柳曾打过小白一巴掌,不知道小白在背后看着,心中是什么滋味。

    白柳问,“他已经恢复记忆了吗?”

    墨遥点头,“算是吧。”

    他总觉得这一次见白柳,他变得高一些,又瘦了一些,不过他的气质倒是一直没变,人也没变,可墨遥觉得这和他没关系了,他也没问为什么。

    白柳又看了小白一眼,淡淡一笑,“他好了,我心里也轻松,祝福你。”

    “多谢。”墨遥说,白柳问,“墨遥,你诚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恨过我?”

    墨遥很认真想这个问题,微微摇头,白柳问为什么,墨遥说,“没必要。”

    很简单的一句话,掐断了白柳所有的曾经幻想,他潇洒地挥挥手,上了车,含笑走人,墨遥转头,看见墨小白面无表情地站在身后,阳光在他脸上打出一层薄薄的光,墨遥走过去,墨小白转过头,“继续吧。”

    说罢领先跑在前面,墨遥追上来,墨小白负重跑了五公里就停下来慢跑休息,墨遥说,“你别想多了,他是来道别的。”

    墨小白抿唇,“我想多什么了?”

    墨遥说,“没想什么就好。”

    墨小白微笑起来,勾着他的脖子魅惑一笑,拍了拍他的胸膛,“你对我,好像很小心翼翼,我不是女人。”

    “放哪儿看你都不是女人。”

    “既然如此,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墨小白说,墨遥蹙眉,“没有。”

    墨小白笑容一暗,“算了,你说没有,那就没有吧。”

    墨遥想说些什么,墨小白已经把三十斤的负重背包拎着甩上肩膀,沿着小路慢慢地往回跑,墨遥想说些什么,墨小白始终没给他机会。

    跑回去的时候,他跑得急一些,人在花园中休息时又把手机掏出来,按了他昨晚就已经犹豫许久的名字,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季冰惊喜的声音。

    小白望着一望无垠的蓝天,轻声说,“季冰,我们分手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