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99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网上真钱有哪些棋牌彩票怎么买,从没碰过

小说: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返回目录

    温暖抬头微微一笑,“回去吧。看小说请记住。”

    已是凌晨,夜深人静,只有路边的轿车不断,偶尔有跑车呼啸而过,划破夜的沉静,除此之外,夜静得仿佛要压得人踹不过气来。

    叶非墨说道,“今天晚得不好吗?”

    他明知故问,刚刚蔡晓静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有人提起温暖,破坏了她原本算不错的心情,这半年来,温暖很少提及温静,可她的妹妹却无处不在,每次看到父母悲伤的脸,温暖都如针扎一样的疼痛,她却不能给予一点点安慰,她真的很无奈,也很伤心。

    “还行,就那样。”温暖淡淡说,她见叶非墨没走的意思,便放心地枕在他肩膀上,心情怎么都轻快不起来,叶非墨突然一笑,“你看着是什么地方?”

    温暖环视,也忍不住一笑,这是他们当初在海边确定感情时坐的椅子,江边二十多排椅子,她哪怕是无心也选择了这一排,就如卡萨布兰卡的中的一句名言,世界那么多城镇,那么多城市,那么多酒吧,你却偏偏走进我的。缘分是说不清楚的东西,温暖握住他的手。看小说请记住

    叶非墨的手心干燥又温暖,带着令她安心的温度,温暖轻笑说,“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一辈子都记得。”叶非墨轻笑说道,那么刻骨铭心的记忆,怎么会不记得,若不是那么一次,这丫头能那么快和他在一起,两人还不知道要倔多久。

    最近,他有一丝害怕,怕温暖离开他。

    “晚上吃了什么?”温暖问。

    “披萨。”叶非墨笑说道,温暖双眸一瞪,“你怎么吃这种东西,胃受得了吗?冰箱不是有吃的吗?我出去之前都做好了,你热一热就能吃了。”

    叶非墨心中一暖,他的小妻子多可人啊,晚上若是有宴会,有应酬,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去的,她一定会把他们父子两的晚餐都做好。如今她已经是星光璀璨的大明星,站在舞台上光芒无人能及,国际大范显露,在家依然却是小妻子,温柔的母亲,把他们父子两照顾得无微不至。

    一来是他胃不好,吃东西又有很多禁忌,二来是天纵还小,她要均衡营养。

    不管温暖多忙,应酬多么繁多,他们父子总是她排在第一位的。更新 更快,内容更丰富

    “老婆,不是我要吃,我也很委屈,我们家小祖宗要吃。”叶非墨提起叶天纵,牙齿痒痒的,这小家伙才三岁,却和鬼灵精似的,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

    叶三少很偏心叶天纵,因为叶天纵最像小时候的他,叶非墨碰上儿子是一败涂地,恨不得丢给叶三少,让他带着长大。

    “他要吃,你就给他吃啊,他前两天才吃过,我不是说了一个礼拜只能吃一次吗?”温暖拍了拍他的手心,就是不该把儿子给他带。

    叶非墨委屈极了,骚包叶天纵是这么说的,爹地,你要是不给我买,晚上我要找妈咪shui哦,明天晚上也要找妈咪shui哦,后天晚上也要找妈咪睡哦……人家一个人不敢睡啦。

    叶非墨当时差点吐血,小天纵鬼灵精归鬼灵精,但绝对没有这么人才,他想一定是他爹地教的,这一招对他对管用了,不然就是叶宁远教他的。

    因为他小时候,叶宁远就是这么教他的。

    当时叶宁远是这么和他和叶海蓝说的,只要有求于爹地,他不答应就来这一招,百试不爽,经过海蓝无数次试验,果然是百试不爽。

    两人为了儿子晚上吃披萨的问题纠结了一会,顿时又觉得,哎,他们真无聊,相视一笑,温暖说,“天纵从来没那么多要求,你一定会把他惯坏的。”

    叶非墨很委屈,很想咆哮,老婆,到底是谁在惯儿子啊,别含血喷人啊。

    当然,这话想想就算了,不然温暖一定会理直气壮地回答,儿子是我生的,当然是我惯的。

    他还记得温暖在怀孕前曾经说过,养成一名祸水是她最大的成就,不管是男的,女的都要养成祸水,叶非墨觉得这个心愿实在是太小意思了。

    叶天纵长大绝对是一大祸水,且是那种万花丛中过的祸水。

    “冷不冷?”

    温暖微微点了点头,叶非墨拉起她,手劲一动,拉着温暖坐到他腿上,他从后面把温暖环住,男子灼热的气息暖暖地包裹着温暖,一阵暖和。

    她有些尴尬地推了推他的肩膀,怯生生地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到他们,温暖这才放心,她忍不住捶了捶他的肩膀,“放开啦,这是江边,有人会看见的。”

    叶非墨轻轻地舔吻她的耳后,低沉的笑声在胸膛震动,笑问,“怕谁看见?”

    温暖浑身酥麻,敏感的肌肤受不了她这样挑逗,忍不住脸红起来,脸颊全都烧起来,小小的手被叶非墨拉着包裹在宽厚的手心里,吃尽豆腐。

    温暖暗忖,若是不远处之处有狗仔,明天他们又要上头版头条了,最近都不见他们夫妻出现在公共场所,各大报纸都猜测他们夫妻感情破裂,若是出现这样的画面,该是多大的冲击。

    “我们是夫妻,亲热是最正常不过的。”叶非墨轻笑说道,吻着她的脸颊,动作温柔,这和他在chuang上如狼似虎的作风真是大相径庭,温暖忍不住笑着推他的肩膀,欲拒还迎。

    说真的,她还真是怕被人看见乱写。

    “光天化日,有伤风化,你的手摸哪儿。”温暖面红耳赤地握住他使坏的手,忍不住拧他,叶非墨轻快地笑了笑,手突然放在温暖的小腹间,温柔地抚摸,带着一种遗憾和决心,突然说,“暖暖,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让他随你姓。”

    *

    【求金牌】——金牌加更了哈,五月金牌周最后一周了,各位姐妹看在晓晓努力更新的份上,多砸来鼓励勤奋的姑娘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