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 »  第1842章容小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六和开奖现场报码2018年太子报最新彩图

小说: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作者:夏霁月
返回目录

    这何止是将计就计,什么叫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就是这个道理!

    “明玉瑾,现在父皇寿宴结束了,你明天到底陪我不陪我去赏花!”

    霸道的声音一传来,明玉瑾刚才还笑着的脸顿时垮了下来,低声咕噜,“这十公主真是阴魂不散,我走了!”

    说罢,脚底一抹油,当作什么也没听到,朝着殿外飞速跑走。

    “诶,你给我站住!”十公主提起裙子追上去,路过明玉珑身边还狠狠地瞪她一眼,“长着手也不知道给我拦住他!”

    明玉珑撇撇嘴,当没听到,她为什么要帮外人拦她亲哥哥呢,还真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要随着这位公主大人转呢。

    纳兰仪走在十公主的身后,湖蓝色的皇子锦袍勾勒出他高大的身形,羊脂白玉挂在腰间,更衬得他气质文雅,他望着明玉珑笑道:

    “刚才那一幕十分惊险,还好一切都只是个误会。”

    明玉珑长长的睫毛眨了眨,水眸带着笑,“也没有什么惊险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纳兰仪眉头微微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里含了一抹兴味的笑意,“玉珑这话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若不是看到你,在这儿呆得久了,我差点忘记,人的血液,也只有四种,确实谈不上惊险。”

    明玉珑闲闲地看了他一眼,其实今日看验血的时候,她就这么想过,不过这个时代的人是不能理解的,此时听纳兰仪说起,目光也亮了亮,

    “那也不能说是四种,还有稀有血型,虽然少了一点,但你不能完全将这种血型划分在外。”

    “我说的是典型的。”纳兰仪盯着明玉珑,眸光柔和,“还好能和你说话,不然以前那些知识,可能就忘记了。”

    明玉珑听他语气有点怪,弯唇笑了笑,“你记性很不错的,相信一时半会是忘不了的。”她拉着容奕的手,“天色不早,我们要回府了。”

    纳兰仪视线从他们握着的手上掠过,微笑着点头,“好的,今日好好的寿宴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五哥确实累了。”

    明玉珑点点头,和容奕出了金殿。

    皇宫里的人流还没散去,朱梨走在壮武将军夫人的身后,看着她笑得花枝乱颤,与一干朝臣的夫人们套近乎,其中有个夫人还回头打量她几眼,那眼神,她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是嫡母在帮她说亲,而那个夫人,她有些印象,是同样四品官员家的夫人,不过她的大儿子已经成亲多年,只剩下一个小儿子,据说是个傻子。

    嫡母该不是想要把她嫁给那个傻子吧?

    心思一分,朱梨便没有注意到脚下一个台阶,踉跄往前扑去。

    不好——

    就在朱梨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掌拉住了她的手臂,

    “姑娘,你没事吧?”

    温柔和煦的声音在朱梨耳边响起,侧首望去,朱梨就看见一张清朗温暖的面容,男子墨色如远岱的眼眉间隐带了几分关心,正殷切的望着她。

    朱梨两颊生热,心中紧张,缩了缩肩膀,结结巴巴地道:“我、不,是臣、臣女没事。”

    她记得,这是刚才坐在最前面席面上的几个人之一,尊贵的六皇子殿下。

    纳兰仪扶她站稳后,才松开手,道:“没事就好,以后走路要当心些,宫中台阶多,不要再差点摔倒了。”

    说完后,不待朱梨有什么反应,纳兰仪便往前走去,而朱梨却是怔然,没想到六皇子这么平易近人。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朱梨正看着纳兰仪的背影发呆时,纳兰仪停下脚步蓦然的转身突然笑问着她的名字。

    绰绰人影间,看着纳兰仪清朗的笑脸,朱梨微咬下唇才回道:“回六皇子,臣女的名字叫做朱梨。”

    “朱梨。”纳兰仪低喃着。

    在朱梨以为他还会说什么的时候,便是带着和煦的笑,转身走远。

    “臭丫头,不是让你跟在我身后么?怎么站在这里发呆了?”

    朱梨看着纳兰仪走远的身影时,握着刚才被人扶过的手臂,只觉得烫的很,矮胖的壮武将军夫人折回来找她,刚想掐她,可一想到明玉珑便是作罢,道:

    “你在看什么?”

    “没……女儿没看什么。”朱梨忙收回视线,摇头道。

    “没看什么,那还不快走!”

    “是,母亲。”

    就在朱梨跟着矮胖的壮武将军夫人走远时,她以为不过是顺手扶了她一下的纳兰仪,却停住脚步正遥遥看着她,眼底神采莫名。

    回府的路上,明玉珑偷偷地斜着眼睛看容奕,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再看一眼。

    “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容奕凉凉地道。

    “你都没转头,就知道我在看你啊!”明玉珑嘿嘿笑。

    “被人这么看了又看,还不知道的话,那我遇见刺客不是更危险了?”

    容奕挑了挑眉,笑容平静,“你在看什么?”

    明玉珑喜滋滋,“看你有没有生气。”

    “我生什么气?”容奕轻笑了一声,刮了刮她的鼻子,“为你和纳兰仪?”

    明玉珑眨眨眼睛,就像点头说是。

    “当着我面聊上两句天,我还不至于。”容奕淡淡地道。

    明玉珑笑嘻嘻地观察,好像真的没有生气呢,“今儿个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咱们家容小醋竟然变大方了?”

    容奕眉头隐隐抽搐,“容小醋?”

    明玉珑眯着眼儿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在得意的猫,“是啊,这是我对你的爱称啊!是不是很贴切?”

    “贴切?”容奕眯起眼睛,墨眸里似有精光一闪,明玉珑觉得有点危险,她赶紧往后面挪了挪,手掌一不小心撑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那毛茸茸的触感还没来得及慢慢体会,就听到马车里一声尖利的喵喵叫!

    扣扣一下蹦起来,朝着明玉珑比爪子,你这个丑女人,干嘛压我!

    明玉珑一看,赶紧从袖子里掏出一油纸包放在它面前,“扣扣啊,你看,这是我去参加宴会,特意给你带的菊花佛手酥,宫里大厨做的,好吃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