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 »  第1846章一掌拍出来的秘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票兼职骗局揭秘40期香港挂牌玄机

小说: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作者:夏霁月
返回目录

    一切都很正常,直到第二天看到明玉珑的时候,才发现,她不仅仅是困了这么简单。

    天色从鱼肚白到天光大白,明玉珑依旧在床上没有起来。

    往日明玉珑和容奕差不多同时起床,起初容奕只以为她是太累,到现在还困,可待他穿好衣服后,弯身才要给她盖好被子让她在好好睡会时,却看见明玉珑白皙的额头上正冒着薄汗。

    现在天气转凉,盖着被子并不会热,珑儿怎么会冒汗呢?

    容奕心中担忧,在她耳边关切问着:“珑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迷迷糊糊间,明玉珑听着容奕的话,声音喑哑道:“冷……”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拽下被子。

    冷?冒着汗还冷?

    “难道是着凉了么?”容奕摸摸她额头,确实有点烫,帮明玉珑将被子盖好后,道:“你先休息,我去给你弄碗风寒汤来。”

    说罢,容奕担忧明玉珑的身体,亲自去抓药煎好看着她服下后,才安心离开。

    为了几下寻找瘟疫的医治方法,昨天晚上容奕已经让高大人在今天上午的时候,把此次瘟疫患者所有记录在案的册子拿来,要与几名御医尽快找出原因。

    此外隔离区中患者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也需要几名御医去看诊配出药方好控制病情的扩散。

    到了客栈楼下时,高大人已经将所有档案拿来,明玉谨和几名御医已经在仔细翻看。

    听着声音,明玉谨没看见明玉珑的身影,不禁好奇问道:“妹妹呢?她怎么没过来?”

    小丫头平日里最是闲不住,跟容奕更是走到哪两人都粘在一起,用明小世子不大斯文的说法,就是恨不得时时合体。

    撩着衣摆坐下,容奕拿起桌上一本册子,回道着:“珑儿得了风寒,刚喝了风寒汤睡下了。”

    他的声音听着比平时要沉一些,看样子因为明玉珑的突然生病心情不是太明朗。

    而明玉谨听见平日活蹦乱跳,比猫还健康的妹妹居然生病了,怔愣一下,想要去看看,可听容奕说刚刚服了药睡下,便也按捺住,继续凝神翻看着手中的患者记录。

    时间静静,客栈之内只有翻看的卷页之声,偶尔伴随几名御医大的讨论声外,也就只有客栈外士兵巡逻的脚步声。

    翻看了一上午的记录,依旧没什么头绪,众人饥肠辘辘便也先各自散去,缓一缓精神,待下午继续研究研究。

    明玉谨心中挂念妹妹的病情,见她一上午都没出现,不由很是担心,便也容奕一起回房,想要看看明玉珑的情况。

    高大人很是担心五皇子妃在这里住的不舒服,便也跟了过去。

    客栈的屋子里面,收拾的干净整洁,正午的阳光洒落在屋外,里面的光线很是充足。

    容奕轻声推门进去后,看着还在睡着的明玉珑,素来生气勃勃的面容上此时竟憔悴的令人心惊。

    心中直觉不妙地快步走过去,容奕碰触一下明玉珑的额头,却是更烫了。

    “珑儿。”容奕握着明玉珑的手本想唤醒她,可触手的却是一片冰凉,让他顿觉心惊:“珑儿,你快醒醒,是不是还不舒服?”

    正感觉脑袋晕晕沉沉的明玉珑,精神恍惚间听见容奕担忧的声音,不由半睡半醒地朝他挥一挥手,有气无力道:

    “让我再睡一会。”

    “你都睡了一天,起来吃点东西?”容奕摸了摸她粉嫩嫩的面颊,发现还是有些烫手。

    “身上,酸痛。”明玉珑摇了摇头,别说起来吃饭,就是话都不想开口说。

    有些人很少生病,一旦病了就会比平常人严重一些,明玉珑觉得自己这次的风寒估计要养一段时间才能好了,说完后,便又是昏昏沉沉的。

    孰不知她此时虚弱的模样,看在容奕眼中,墨眸中已然挂起了层层担忧。

    “妹夫,妹妹她怎么样了?”

    卧房一侧的客厅之内,明玉谨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的想要冲进去了。

    容奕望眼晕沉沉的明玉珑,给她掖好被角才走出来。

    一看见容奕的面色,明玉谨直觉不妙地问:“玉珑还是不舒服么?”

    点一点头,容奕将明玉珑今日出现的症状说了一下,“看珑儿的情形,这次病的有些重。”

    他如画的眉目轻锁,想起这风寒的病因,大约是昨晚站在窗前,吹了冷风,心中有些自责。

    而一旁安静的高大人听着容奕说了明玉珑的症状后,眉眼微微一惊,眸子闪了一闪,踌躇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他的模样容奕都收于眼底,浅声道:“高大人有什么要说的?”

    高大人喏喏道:“五皇子,明世子,根据方才你说五皇子妃的正装,下官觉得,五皇子妃她的情状,与感染瘟疫的人有些相似……”

    明玉瑾一听,就不干了,瞪眼打断他的话,“你放屁!我妹妹昨天才来,怎么会是得了瘟疫!”

    别看明玉谨长得好看一张精雕细琢的脸,平日也笑容肆意好像很好相处的模样,可他突然生气的时候,也足够吓人,到底是王府世子,一身的气势就压的高大人瞬间背上冒了一层冷汗,连忙改口道:

    “是、是,下官失言了,一定是下官搞错了。”

    可饶是如此,屋子里的气压依旧沉默的让人觉得喘不过气。

    明玉瑾挠挠头,有些烦躁的踢了一下凳子。

    寂静声中,容奕微蹙着修长的墨眉,看眼已经一脸担忧的明玉谨,淡色的唇微抿,缓缓地道:

    “高大人说的并非没有可能,珑儿的身体一直不错,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就生病了。”

    没想到连容奕都这么说了,当即明玉谨的心都吊起来了,能让他这么宝贝的妹妹可只有一个啊。

    当即担忧的直接冲进了明玉珑休息的卧房中,外面天气呼呼的吹着北风,而明玉珑的脸色也和那北风一样,灰白憔悴的让他看了眉头就皱得死紧。

    客厅之内,高大人心里却是七上八下了,想要去看下明玉珑到底如何了,但那可是五皇子妃并非他这个外臣可以看的,可他心里又很是担忧,如果五皇子妃真的是的了瘟疫,那他该怎么办啊……

    心情微郁的容奕,看眼有些无措的高大人,当即吩咐道:“先去找了解瘟疫病情的御医来诊脉。”

    “是。下官马上就去。”高大人心中担忧的,立马就冲了出去,火急火燎的跑到御医哪里,拽上昨天给患者就诊过的御医,以及一名本地已经研究此次疫情多时的老大夫就往回跑。

    苍天保佑啊,五皇子妃可千万要是风寒,这次瘟疫棘手,还没有人痊愈过,五皇子妃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他可就要完了啊。

    御医和老大夫在就诊的时候,容奕和明玉谨俱是沉默地在一旁守着,高大人则是外面双手合十的祈祷着。

    可惜却是事与愿违。

    容奕看着面色不太好的御医和老大夫,面上虽然平静,袖中的手却是已经握紧了,力持平静道:“病情如何?”

    “五皇子,五皇子妃她的症状来看,确实是……染上了瘟疫。”

    御医的话一出口,明玉谨踉跄一下,冲过去抓着御医的领口,吼道:“怎么会是瘟疫呢?你有没有好好的检查,她怎么会得瘟疫!”

    御医知道这个京城第一纨绔,脾气可不是很好,颤颤巍巍地道:“明世子,臣仔细确认了,确实,确实很有可能是瘟疫。”

    明玉瑾抓着御医的领子晃了晃,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冲到高大人面前,难掩怒意伤心道:

    “这个瘟疫这么容易传染,你怎么不早说!!”

    高大人得知明玉珑真的的了瘟疫后,心中是又惊又怕,面对明玉谨的质问,苦着脸开口,

    “世子明鉴啊,这个瘟疫虽然传染,可五皇子妃在昨天并没有和那些病人接触过,怎么可能会轻易被传染呢?”

    “那我妹妹是怎么得的瘟疫?”明玉谨心疼妹妹已经急得不得了。

    高大人也是着急,解释道:“明世子啊,下官确实不知道五皇子妃怎么会得了瘟疫,可是当时您和五皇子也一同前往,并没有感染瘟疫。还有那些看诊过的御医也都好好的,还有,还有下官啊,下官不时会去瘟疫区看看,至今为止,也未曾感染瘟疫。”

    是啊,昨天他们只是远远看了一会,距离很远,而且如果此次瘟疫真的这么容易传染,那些御医和士兵早就病倒了。可是他的妹妹没怎么接触,怎么就会也病了呢。

    明玉谨来回走着,“难不成这瘟疫挑女不挑男?就像某些毒药一样?不可能啊,昨天在隔离区还看到有女病患!”

    他自言自语,不时自我否定,突然转身,盯着高大人,道:“是不是昨天给五皇子妃的东西里面有毒?”

    有毒?!当即高大人觉得自己的腿都软的快跪倒了,连忙解释道:“明世子,你就是给下官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五皇子妃和五皇子一直在一起,端给皇子的东西怎么可能有毒!”

    毒害皇族,可比五皇子妃在这里得了瘟疫更严重啊。

    容奕听着外面的动静,也走了出来,正听着两人这番对话,沉吟一下,道:

    “高大人说的没错,应该不是昨天的东西有毒。”

    其实昨天他们几乎都在一起,所接触的东西也都差不多。

    明玉谨心中也知道应该不是东西有毒,他只是担忧的已经有些乱投医了,可现在妹妹得的是瘟疫啊!

    从瘟疫爆发这么久了,不说有痊愈的,连能够控制病情的药方也还没研究出来。

    越想越急,越急越气,明玉谨心中沉闷的,抬手就啪在旁边的斗柜上,“这是什么劳子的瘟疫啊,真……”

    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哗啦一声,掌下的斗柜居然就被他拍碎了!

    哗啦哐啷的声音,让屋子了的众人俱是一怔。

    御医和老大夫是吃惊,看起来文弱的明世子没想到功夫居然这么厉害。

    高大人则是小心肝都颤抖了一下,明世子这一掌真是威力无穷,他可千万别为了五皇子妃的事情失手拍到自己身上啊!

    他一把老骨头,未必比斗柜结实……

    容奕知道明玉谨的武功,他那一掌未必有如此大的掌力,余光瞟见扶着墙走出来的明玉珑,便是将一切都抛到一旁,连忙扶着她,关切地开口,

    “珑儿,你怎么出来了?”

    明玉谨看着她,亦是一喜,道:“妹妹,你醒了,有没有好些啊?”

    看眼一脸关切的哥哥,明玉珑虚弱看他一眼,抚着额头,一脸无奈,“哥,你的脾气可真是不小,连柜子都被你拍碎了。这么大的动静,我想不醒也不行啊!”

    说着明玉珑还不忘看眼哥哥的手,知道哥哥关心自己,可她也不想他太着急。

    明玉谨知道自己刚才脾气太急了,听着妹妹这么说,不由看眼自己的手,讪讪道:

    “我也没用多大力气啊,谁知道这个柜子那么不结实的一拍就碎了。”

    旁边一直盯着碎掉的木屑的高大人,很是担心自己也会遇见这样的待遇,正是心中惴惴时,却看见破碎的木屑旁有一群白色的小小密密麻麻的东西在动。

    他凑过去一看,用脚翻了翻碎屑,“这柜子不是明世子拍碎的。”

    众人顺着他指去的方向一看,也看见了桌下的一团白色——

    是数十只的白蚁!

    “奇怪,现在天气寒冷,哪里来的这么多白蚁?”那名老大夫问出了众人心里的疑问。

    密密麻麻的白蚁越看越让人觉得奇怪,尤其看见碎掉的木屑里还有白蚁爬出时,更是连忙退开两步,没想到还这么多。

    别说容奕和明玉谨他们几个平日里居住的屋子里都是一尘不染,就是院子里也不见得能有什么虫子爬过。

    如今这个房间里居然有这么多白蚁,众人无一面色不是有些难看。

    那高大人的脸色最是不好了,这一件接一件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