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 »  第1864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五肖中特期期准稳准狠黄大仙精准预测二四六

小说: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作者:夏霁月
返回目录

    此时夜间寂静,十公主虽然看上去情绪已经稳定了,可三人都知道那不过是表象。

    哪个女子经历过这种事,还能真的平静?

    “这么晚了,让她一个人出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是让人跟过去保护她吧,也免得再生出什么意外。”

    明玉珑还是不由叹一口气,这样的事情谁遇到都会很难过的,何况是天之骄女的十公主,还是在心上人面前出了这样的事。

    容奕虽然跟十公主没什么感情,不过到底也是血缘上的兄妹,便吩咐了曲风跟在后面。

    他比明玉珑多了一个心眼,除开看着十公主,免得她做了什么傻事,出意外,另外也是看十公主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利于他们的举动。

    低气压的中心离开,明玉谨他们也终于松了口气,这才想起问容奕和明玉珑道:“对了,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明玉珑望向容奕,解释道:“是他让人留意大皇子那边的动静,才发现今天晚上他要陷害你的事情。”

    “大皇子?”明玉谨蹙眉,看向屋子里几个昏迷的黑衣人,不用说,他们也一定是大皇子派来确保万无一失的人了。

    还好有妹妹和妹夫,不然他一个人可真的是无法安全脱身了。

    “我才刚回来多久,大皇子就把苗头对向我,他是神经病吗?!”明玉瑾没好气地说。

    “他不是神经病,只是想的有点远而已。”容奕慢慢地道:“今夜的事,若是成了,无非只有两个结果,你以侵犯皇族之罪,被斩,或者是以两情相悦之名,娶了十公主。”

    容奕停了停,望向脸色不好的明玉瑾,“前者牵连的可能不止你一人,还会涉及整个明王府,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会选择后者。而按照天元朝规,一旦尚了公主,驸马不可插手朝政之事。从此之后,明世子就只能世袭王位,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王爷。”

    前朝之时,帝王子嗣丰厚,子女甚多,那时许多人以尚公主为荣,靠着皇家公主的荫庇,驸马一个个都位于朝中要职,其中多数人都是才能不足之辈,占着位置中饱私囊,使得前朝偌大江山,越到后期,越为动摇不定。

    虽然不能说前朝覆灭,都是因为此事,但是驸马一人当官之后,带着全家鸡犬**,并且还撺掇公主帮助他们看中的皇子争夺皇位,这些事情,都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因此,先帝在开国之后,吸取前朝的教训,本朝公主尚驸马之后,封给足够的荫地,富贵的过完一生。

    至于朝政之事,不好意思,那是绝对不给碰!

    大皇子弄出十公主这事,就是因为明玉瑾回来两个月,如今在朝中风评越来越好,从钦天监调到了要职之上,他怕容奕得了小舅子之助,于是干脆打算就这么断了容奕的一只臂膀【他是这么认为的】。

    这也是明王爷一直都不许明玉瑾和十公主走得近的原因。

    皇上对明王府明显忌讳,这种忌讳从不因为明王府的低调而消失,如果明玉瑾真的尚了公主,这空壳子王府,日后还能保护得了谁?

    明玉瑾抿紧唇瓣,朝堂之上的皇位之争远比他预想的还要激烈,大皇子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妹妹也算计上了!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后,派去保护十公主的曲风回来了。

    “十公主回到宫里了?”明玉谨看着曲风回来,虽然不喜欢十公主,可还是不免确认下那小祖宗的安全。

    曲风点一点头,“十公主已经回宫了。不过,在回宫之前十公主去了大皇子府。”

    后半句,曲风是对容奕禀告的。

    闻言,明玉珑和明玉谨不由面面相觑,去了大皇子府?!

    难道一开始十公主就知道幕后之人是大皇子么?

    容奕看眼猜测的两人,才是缓声道:“看来,一开始十公主就和大皇子勾结了要设计玉谨了。”

    “……”

    明玉珑和明玉谨不由沉默。

    曲风亦是将自己听见的一一回禀着。

    话说十公主离开了雅苑后就直往大皇子府而去,她夜里去大皇子府,将一干拦着的人都推开,直接冲到大皇子的寝室。

    大皇子还在卧室,一看到十公主出现,面色不悦中又带着点惊讶,挥手退了周围的人。

    十公主直直地望着他,第一句话便是:“今晚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大皇子以为十公主是在质问京兆府的事情,脸色也不太好,“你还问我何事?今夜不是都说好了吗?我安排了京兆府的人去了雅苑,但是却白白跑了一趟,你难道没有在那等着我的人上门!”

    “我问的不是这个!”十公主冷声道:“别的呢?难道没有别的事情?”

    “还能有什么事?”大皇子心里也不痛快,“刚才我收到消息,说什么也没查到!这么大动静,竟然连一点把柄都没拿到,你到底有没有按照我们的计划来?”

    “你真的不知道?”十公主语气幽幽,像是半夜的魂魄发出来的,她的声音有点哑,完全不像平日的脆嫩。

    “有什么知道的!”大皇子看十公主的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唇瓣却红红的,眼神深深地望着她,夜里看着有几分摄人,便又多了几分不耐烦,事情失败了,他心情也很不好,

    “我都安排到这个地步,可你怎么弄的,怎么让容奕到了雅苑,你人却不见了?”

    “你说你安排到这个地步,是什么意思?”十公主再次问道。

    大皇子踢了一下椅子,“还能是什么意思!我安排的妥妥当当!只要明玉瑾出现,你的心愿能了了!”

    十公主直愣愣的望着他,忽然口中发出几声冷笑,“好,好!你真是我的好大哥!只要明玉瑾出现,一切就好了!”

    听曲风说到这儿,明玉珑问道:“那十公主后面真的有对大皇子发火么?”

    “没有,十公主什么都没说就离开大皇子府回宫了。”曲清回忆着,道:“不过,回去的路上,属下看十公主的脸色很不好,想来她和大皇子是结下梁子了。”

    任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都不会宽容大度的。

    “听他们两人的对话,今晚的事情,是十公主和大皇子联手做的?”明玉瑾挑着眉,嘴角有点讽刺的翘起。

    “嗯。”容奕淡淡地道:“十公主一直想要嫁给你,但是你却对她置之不理,而大皇子想要砍断你的前途,这两个人,为了彼此的利益,是这段对话最好的解释。”

    “他们狼狈为奸,这一招还真狠。我要是真跟十公主搅和在一起被抓个现行!”明玉瑾狠狠地呸了一声,目光里都是愤怒。

    明玉珑则皱起眉头,“十公主后面走了,是因为她觉得大皇子那句话——只要哥哥出现,一切就好了!那非礼她的人,是大皇子安排的!”

    “应该是这样。”容奕点头,但是眉头却微微蹙起,眸子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事儿。

    明玉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本以为十公主是大皇子计谋中的受害者,可这么摇身一变,十公主今晚的事,她那仅有的一点同情心,都随之消散!

    她要是不打这鬼主意,就不会给人趁机占了身子的机会!

    此时明玉珑脑海里浮现七个大字——

    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就是啊!

    一晚上真是过得惊心动魄,如今十公主也安全回到宫中,三人也都放下心来。

    “哎,今天晚上扮成泼妇怎是花了我不少力气,我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明玉珑挂在容奕身上,低声喃喃着:“可怜我知书达理温婉和善的形象啊……”

    哼,京兆府说是不外传,可那种事情,当时那么多人在场,能瞒得住才怪。

    回去德王府的路上,明玉珑就在琢磨着,在她泼妇的形象传遍帝都的这段时间里,她要做什么事情来重塑形象呢?

    “我觉得挺好的。”容奕看她纠结了一路,凤眸微弯,笑着道。

    “好什么好啊!”明玉珑斜觑着他,“该不是觉得我这样愈发衬托的你高雅出尘吧?”

    容奕笑吟吟地道,“有了你这样彪悍的形象,日后谁要接近我,不都得多多考虑一番?”

    明玉珑眼睛一亮,“对啊,这个勉勉强强算是一个有益的地方吧,让人知道你有个厉害的老婆,那些人就要注意,小心我砸烂她全家!”

    容奕看她兴致勃勃的撩起袖子,眼底闪闪发光,好像已经看到了情敌来,准备随时砸东西的样子,心底微微一叹: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兴奋的。

    不过,就在明玉珑想着如何重塑形象时,第二天,五皇子妃其实是个爱吃醋的母老虎的话题才要传开时,很快全帝都的人都被另外一件事情吸引了,一个新的事件迅速如风般传遍了帝都的每个角落。

    南枝回帝都了。

    一路上她都安安静静地待在马车里,刚进帝都时,也没心情看看这个暌违一月有余的帝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