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71.第71章 嫡女重生:王爷,滚粗!【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白姐正版四不像56678817125期大乐透开奖结果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却鲜少有人知道,在程氏的心中,也有一根刺……

    那便是国公爷在一次应酬时,和一名瘦马有了一夜之合,待到那瘦马怀孕六甲时,才被人送到国公府。

    数月后,那瘦马生下一女,国公爷为其取名为婉歌,薛婉歌最初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国公爷便将薛婉歌送到了城外的清水庵。

    “你这是谁和你说的?”

    程氏拿着帕子,按着眼眶。

    薛灵犀看向程氏,“娘,你是她的母亲,她如今已经大了,与其让父亲提及此事,伤及你们二人的情份,你还不如主动提出……”

    程氏怔怔的看着薛灵犀,似乎一夜之间,女儿都已经长大了。

    而薛灵犀却知道,这个时候,薛婉歌已经和叶澈勾搭在那一起了。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薛婉歌和叶澈就已经狼狈为算计起她了。

    “我听你的。”

    次日,国公夫人程氏就打发管事婆子去清水庵接薛婉歌回府。

    管事婆子到的时候,是庵主亲自接待的。

    “请问庵主,我们府中的二姑娘如今在何处?”

    庵主平日得了薛婉歌不少的孝敬,加之薛家年年往庵里捐了一笔丰厚数目的香油钱,庵主竟是私心里希望薛婉歌不要离开。

    “薛施主在后面的药圃。”

    清水庵后山,原是一块荒地,后来薛婉歌提议种一些药草,这样就可以庵里增加一些收入了。

    这样的好事,庵主自是不会拒绝的。

    管事婆子看见薛婉歌一身粗衣在药田里劳作时,不由的大声呵斥道,“庵主,我们二姑娘是金枝玉叶,你怎可让她做如此粗活?”

    “妈妈莫怪,是婉歌自己来的,不管庵主的事。”

    薛家来人来接她,这是出乎于薛婉歌的意料之外,就在前几天,她才差人去给薛国公送信呢,按理说,没有这么快啊!!

    薛婉歌的心里,尽管有太多的疑惑,却也不得不开始收拾行李。

    从薛婉歌穿越来的那天开始,她就在这一间清水庵,整整十年,她从未去过外面的世界。

    这并不意味着,薛婉歌对国公府一无所知,她知道自己有一个姐姐,是真正的金枝玉叶,知道自己名义上的母亲强悍霸道,不仅不让父亲纳妾,就连她这样的庶女,也不允许在眼皮子底下生活,她更知道自己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如今在驻守边境……

    临行时,薛婉歌单独见了庵主,“庵主,若有人来找我,请帮我把这封信给他!!”

    “我知道了。”

    薛婉歌进了国公府,看着富丽堂皇的国公府,再想到那破旧的清水庵,内心深处,顿时生出了一股不平。

    她也是薛国公府上的姑娘,为什么要在清水庵那样的地方,呆上那么久?

    国公府欠她的。

    程氏欠她的。

    总有一天,她会一一的讨回来!

    “女儿给母亲请安,这是女儿在庵里替母亲抄的佛经……”

    程氏看见薛婉歌的样子,心里就觉得有一股气,不上不下的,她连假笑,都笑不出来。

    “好了,你回你的院子吧。”

    薛婉歌低头应了一声“是”后,才退出主院。

    一路上,她都低垂着头,直到来到她的院子里时,她才看着满天的梨花,露出一股怨毒的表情,狠毒的程氏,连个面子情都懒得坐了吗?

    管事婆子在院门口守着,薛婉歌把自己的行李,一样一样的放好。

    微风一吹,梨花漫天飞舞……

    薛婉歌的心里,却下起了雪。

    薛婉歌离开后,程氏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灵犀看着这样的母亲,不由的叹息,老实说,在风国但凡有头有脸的男人,都有妾了庶子庶女这种生物,像国公府这样的情况,还算是好的。

    “娘,当初的那件事情,其实不怪爹,若不是爹着了别人的算计,也不至于如此!”薛灵犀决心敲醒自怨自艾的程氏,“这些年,爹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心中是有你的,娘,你也应该学会放下了,如果你实在放不下,那就和离吧……”

    程氏一怔,仿佛不认识现在的这个女儿。

    “我不喜欢薛婉歌,一点也不喜欢,不仅如此,我还很讨厌她!”灵犀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情绪,“可娘,如果你还不愿意和爹和离,想要和爹一直过日子的话,那么,你总得学会接受,一个庶女而已,过上一年,找个不好不坏的人家,配上一副嫁妆,就算了事了……”

    程氏拉过薛灵犀的手,“傻孩子,我怎么能和离呢?大人的事情,你少插手了!!”

    “娘,不信,我看看今晚爹会不会回来与你商量去接薛婉歌吧!”

    程氏扭头,难得的扯出一个笑意,“你什么改行当神算子啦?”

    “娘……”

    灵犀不说话,母女二人就坐在屋里学茶道。

    直到有人通报,国公爷回来了,灵犀才悄悄的躲到了屏风后面,程氏看了一眼屏风后面的灵犀,无声的笑了。

    “雅妹。”

    程氏的手一抖,杯里的茶水洒了一些出来。

    认识三十多年了,程雅比任何人都清楚,国公爷会在什么时候叫她雅妹!

    有求于她的时候?要讨好她的时候?

    再比如……床弟之间!

    “说吧,有什么要求我?”

    程雅淡淡的放下杯子,看向坐在身边的国公爷。

    国公爷有些紧张,随手拿过一杯茶,一饮而尽,“我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婉歌如今也十四了,该说亲了,一直呆在庵里也不是件好事,知道的人不会说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会认为你在亏待庶女呢?”

    程雅不说话,只微笑的看向国公府,像是在示意他继续说。

    “再说了,我总归是婉歌的亲生父亲,总不能不管她的终身大事……雅妹,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受了委屈,你把婉歌接回来之后,就把她放在院子里,我会告诉她,平时不要出来烦你……”

    程雅听见,突地笑出声来,那样的笑,怎么看,怎么都有几分苍凉。

    程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笑?是笑灵犀的不幸言中?还是笑自己的天真无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