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224.第224章 重生的公主【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马会第54期资料管家婆库存如何导入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那样苦涩的味道,让南宫卿云对自己日后要做的事情,愈发坚定。

    南宫卿云睡不着,赤脚下了床,去打开箱子,找到一本避火图,就着烛光,细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她和唐琮新婚之时,也是无比的幸福,那时有多幸福后来就有多无情!

    重生后的南宫卿云一心只想报仇!

    她不会放过唐潇潇,若不是唐潇潇一心在她面前夸南边有多美,有多新奇,她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去了镇南王府。

    唐潇潇不是和哥哥恩爱无比吗?

    我亲爱的嫂嫂,你要是知道,你的男人成了我的男人,你会怎么办?

    我真的真的很好奇呢!!

    南宫祈云因要早朝,故而每日早早的就起床,他看着自己的妻子,满身印着爱的痕迹,就不由的心口一暖。

    忍不住亲了一口唐潇潇后,才悄无声息的去上了早朝。

    摄政王府里,就三个女人,此时的三个女人中间,只有唐潇潇满心甜蜜欢喜,其余的两个女人,都没有睡着。

    南宫卿云知道,自己必须对哥哥用点猛料,不然的话……以南宫祈云的个性,是一辈子都不会主动的。

    故而,在她翻看了黄历之后,很快就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便开始,着手起了准备工作。

    灵犀则是在想,假如南宫祈云和南宫卿云真的有事,那她应该怎么说服唐潇潇呢?

    她实在是愁死了!!

    南宫祈云自那次南宫卿云表白之后,便刻意的在避开与妹妹单独相见,南宫卿云也明白什么叫适时其反,故而,并没有逼近他。

    这时,南宫卿云让人传话给南宫祈云,说是母妃的忌日到了,她想去城外的山中寺给母妃祈福,并问问南宫祈云,若没有什么事,可否同行?

    南宫祈云一听给自己的亲娘祈福,那有什么不同意的事,早早的就把公务给处理了,便和自己的亲妹子一同去山中寺。

    山中寺是间极有名的百年老寺,起初只是一间普通的小寺,渐渐的,却因为诸事皆灵,被人广而传之。

    一路上,南宫祈云都是骑着马,南宫卿云则是坐着马车,她的马车里,点头一味香,香气馥郁香浓,让人昏昏欲睡。

    南宫卿云在南边呆过,知道两只东西混合在一起,就会变成强而有力的催|情药,故而,便将计就计。

    南宫卿云点的这味香,是从南边传来的,与山中寺的一种特殊食物混合在一起,便就成了一味特殊的药。

    “哥哥,我先去房间休息一下。”

    南宫卿云到了寺里提前准备的厢房后,便开始洗沐焚身,就着那特殊的香,手抄了两个时辰的经书,方才用了晚膳。

    夜色渐渐的爬上了天空,如水的月光笼罩在寂静的山中寺里,僧侣们正在大殿上着晚课,隐隐能够听见那传唱的经文。

    南宫卿云吃了用了晚膳后,便披着一件披风,与侍女提着灯笼,去了山中寺的一间宫殿里,她点了一柱香,跪在蒲团前,在心里默念,“大慈大悲的菩萨,信女卿云只为自保才在佛门净地做出此事,信女愿意接受任何惩罚,请菩萨不要降罪于我哥哥!”

    回去的路上,南宫卿云隐隐便觉得那药性发作了,整个人不由的脸色微红,她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侍女道,“流英,我好像有点不舒服,你去找我哥哥……”

    南宫卿云回到厢房时,双腿就已经发软的不行了。

    她以前只是知道这药性会很强,却未料到,这药性有如此强烈的。

    她紧紧的咬着唇,缩成一团,那薄薄的汗水,已经将她身上的纱衣,全都渗湿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庞一一的滚落了下来,再落入那一片细腻白皙的云朵之中。

    南宫祈云听流英说妹妹身体不适,想到这毕竟是寺庙,便疾步的推开房间,一打开房间,入眼便是一幕香|艳无比的场景。

    “云儿!”

    南宫卿云在听见南宫祈云的声音时,心里才算松了一口气。

    “哥哥~云儿好难受…云儿是不是要死了?”

    南宫祈云伸出手摸着南宫卿云的脸,她的脸上,全是冷汗。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打水来给你们公主擦身体…”

    妹妹流了这么多汗,一定会很不舒服,这是南宫祈云的真实想法。

    然而南宫卿云却不按套路出牌,只是不时的露出一副魅惑无比的模样,“哥哥,我好热哦……我好难受……哥哥……”

    南宫卿云带着哭腔,流英显然也没有料到自己的主子有这么严重,吓的整个人都如筛子一般。

    “流英,你出去?”

    南宫祈云觉得南宫卿云很不对劲,打发走流英后,南宫祈云便被南宫卿云一下拉到了床|上,南宫卿云胡乱的亲着他的唇……

    “云儿,你不要这样……”

    猜想是一回事,证实是另外一回事。

    南宫祈云想要拒绝,然而,在那样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拒绝不了。

    他的晚膳和南宫卿云吃的是同样的食物,之前没有发作,不过是因为没有闻见那样的香味,如今呆在这间厢房里,他闻见了,内心深处的某种欲|望也开始渐渐苏醒!

    “云儿,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可是,哥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那怕要下地狱,也没有关系……”

    南宫卿云经验十足,知道男人那些地方敏感的不行了,不多时,就让南宫祈云闭上了嘴。

    微黄的灯光里照耀在厢房的窗户上,流英站在外面听见那相互缠绵的两道阴影,那样千娇百媚的声音,让流英也跟着口干舌燥了起来。

    与流英在一起的,还有南宫祈云的侍卫程琅,两人均是面红耳赤,呼吸粗重。

    不多时,程琅就拉过流英在自己的怀里,一下就去了不远处的阴影里,若是平时,程琅大抵不会如此的冲动,可他也吃了那药,再加上听见那二人的喘息声,那还控制的住,自然是搂着流英的细腰,便开始耸动了起来。

    流英其实比程琅更为控制不住自己,她一直伺候在南宫卿云的身边,所受的药性,自然是一样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