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982.第982章 丑女的逆袭【1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合平特一肖公式规律香港管家婆料大全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靳轻舞自己收拾好东西之后,她被保安和佣人送到了前靳太太的公寓门口。

    “我会记住你们的脸,记住你们今天对我做事!”

    佣人冷笑,“一个贱!人|而已!嚣张个屁!”

    佣人们离开后,靳轻舞拿钥匙打开门,客厅里开着灯,卧室的门半掩着,靳轻舞拖着行李箱,来到门口。

    卧室里,她的妈妈正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在啪啪啪,她们激情忘我,根本就没有注意靳轻舞的到来。

    靳轻舞默默的拉着行李箱,去了自己的卧室,她坐在这一间比靳家衣帽间还小的卧室里,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无尽的怨怼之中。

    今天之前,她明明还是天之娇女,谁见了,都要尊称一声,靳大小姐。

    可现在呢?

    她就如同一个丧家之犬,就这么被人扔了出来……

    她从靳家出来的路上,还在想,或许她的妈妈正一个人坐在蛋糕前,默默的垂泪,正在想着她。

    到了公寓,才发现!!自己刚刚所想的一切,都只是幻想啊。

    她的妈妈正在和别的男人鬼混,她根本就不关心她,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根本就不知道今天的她受了多大的委屈!!

    靳轻舞想不过,自己点开APP,叫了一份蛋糕外卖。

    她点的是一份双层的韩式裱花蛋糕,选了一个特别好看的款式。

    不到两个小时,蛋糕就已经送到了,靳轻舞将蛋糕放在餐厅的餐桌上,自己点燃那一只18的数字蜡烛,轻声的哼了一曲“生日快乐”歌。

    这时,卧室的门打开了,那个男人光着身子出来。

    一看见靳轻舞,还愣了一下,“你是谁?”

    男人也不等靳轻舞回答,熟门熟路的去冰箱给自己拿了一瓶矿泉水,转身又进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前靳太太才披着一件睡衣出来了,看见靳轻舞一个人坐在餐厅吃蛋糕,还有些奇怪。

    “小舞,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你爸带外面的那两个贱女人回来的日子吗?”

    靳轻舞吃了一口蛋糕,低声道,“那是我爸吗?妈!!”

    前靳太太现在也明白过来自己的女儿心里不高兴,便问道,“小舞,是不是你爸给你不痛快了?小舞,那毕竟是你爸,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不甘心,可你就这么走了,不是就专门给外面的那两个女人腾地方吗?”

    靳轻舞本来就生气,听见前靳太太这么一说,更是生气,她一下将蛋糕捧了起来,使劲的砸到地板上。

    “我亲爱的妈妈,你还不明白吗?他不是我爸爸,我们俩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你一直引以为傲的生米煮成熟饭是假的!!你不知道吧,他靳秋实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股份都给了纳兰瑾瑜……他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说,我不是他的女儿,我和他,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前靳太太呆呆在坐椅子上,她摇了摇头,“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都当了他十几年的女儿了,如果你真的不是他的女儿,他会这么心甘情愿的被戴绿帽子吗?靳秋实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靳轻舞转身,从旅行箱里拿出一份DNA亲子鉴定书递给前靳太太,“你觉得,他会开这样的玩笑吗?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靳秋实还说,他从来都没有碰过你!这十几年里,你们一直是无性婚姻!所以,你在离婚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和小白脸鬼混了吗?”

    前靳太太咬唇,“小舞,有你这样对妈妈说话的吗?”

    “那你知道我今天有多么难堪,多么委屈吗?我被靳家的佣人押着赶出来?今天是我生日,我的父亲,我叫了十几年的爸爸把我赶出来,你呢?我的亲生妈妈,却和别的男人在鬼混?你还想要让我怎么尊重你?尊重是相互的,你没有做值得让我尊重的事情!我怎么尊重你……”

    前靳太太起初并不相信靳轻舞的话是真的!

    可她也不得不承认,婚后,无论她怎么撩,拨暗示,靳秋实都一动也不动,就跟柳下惠似的!

    这也就说明,靳秋实对她根本就没有性|趣!

    她之所以答应离婚,不仅仅是因为靳轻舞的卖凶杀人!

    还因为,靳秋实的手里,握有她和许多男人在一起的相片!!

    真要惹毛了靳秋实,她什么好处都没有。

    “小舞,这件事情,我也是受害者!”

    靳轻舞一点不想听前靳太太的话,而是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她必须要去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坐以待毙不是她的风格。

    那怕是输,她也要输的光明正大!

    “小舞!你听妈妈说,妈妈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我知道……”

    靳轻舞拿出耳机,放着音乐,她一点也不想听见妈妈的声音,她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

    靳轻舞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怎么说呢?这一场宴会办的很是成功!

    靳秋实这么牛气冲天的男人,竟然戴了一顶绿帽子这么些年,而且,这个野种竟然还欺负自己的亲生女儿,靳秋实要怎么对付她,所有的人都不会觉得过份。

    更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人愿意和靳家叶家两家人做对。

    叶之珩在宴会开始的时候,就如同一个护花使者一般守在纳兰灵犀的身边,只要眼睛没有出问题的人,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亲爱的,我准备让我爸妈来提亲,你觉得怎么样?”

    叶之珩和灵犀走在靳家的湖边的小路上,夜风轻拂,灵犀就有一种微微凉的感觉。

    叶之珩连忙脱下外套,给灵犀披在身上。

    “这种事情,你怎么要告诉我?”

    叶之珩伸出手,与灵犀十指相扣,“怎么,你吃了我,就想不负责了吗?”

    “说的你好像没有爽似的!”

    灵犀的声音压的很低,叶之珩用身体贴近灵犀,轻声道,“我都积攒了这么久的公粮,你不觉得我应该找一个时候交给你吗?”

    “流氓!”

    “我只对你一个人耍流氓!”

    叶之珩可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拉着灵犀走到湖边的一条长椅上,一把将灵犀抱在自己的腿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