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1758.第1758章 保姆的杀人日记【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陆和彩49选7走势图17500乐彩网摘3d字谜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每一个人的大脑里,总会储备很多的画面,就比如,我们每一个人,不一定会清楚的记得你前一周经历的所有事情。

    那些记忆画面,一大部分,都会沉睡在你的记忆深处……

    平常的时候,你连想都不会想起来……

    而你记得的,不过是一些重要的事情。

    甚至时间太过于久远,久远到一些重要的事情,只要不是太特别的,你都会遗忘!

    灵犀在出租屋里,睡了一个好觉,而在别墅里的徐利利简直被折磨的都快要疯了……

    小可白天玩的特别开心,加上醒的很晚,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她还清醒的不行了。

    徐利利自己都困的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小可,很晚了,我们去睡觉,好不好……”

    小可摇头,“我还要玩!”

    徐利利气的跺脚,当着白路州的面,她又不可能吼小可,只得温声道,“小可,妈妈上班了一天,妈妈想睡觉了……”

    “不要嘛!”

    徐利利伸出手,就要去抱小可,小可一下就躲到了白路州的身后。

    “小可想玩,就让她玩嘛,你要是困了,你就先去睡!”

    徐利利心想,这哪行啊,她可是故意想要把小可哄睡,然后和白路州促进一下感情。

    小可不睡,怎么促进感情?

    “小可,乖,妈妈给你讲故事……讲一个你从来都没有听过的绘本故事!”

    小可一听有故事,才迟疑的往徐利利的怀里去,徐利利抱着小可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她原来的想法是,等小可听完了她的故事,一定就睡着了……

    可惜,虽然徐利利是一个记者。

    但讲儿童绘本故事,真是一个体力活和脑力活,小孩子的思绪又很天马行空。

    徐利利都讲的口干舌燥了……

    小可依旧没有想睡的迹像!

    “我来吧!”

    白路州一看见徐利利这么累,主动的抱着小可。

    白路州并没有一天24小时都照顾小可,在他看来,小可这么软这么萌,不想睡就不睡嘛,能惯着的时候,自然就惯着啊!

    徐利利和白路州在睡觉的问题上,就产生了很大的分岐!

    “白路州,你知道一个好的行为习惯,对孩子来说,有多么重要吗?”

    “小可大了再说,她不是还这么小呢!?”白路州说完后,搂着小可的脸,亲了一口,“利利,你去睡吧!”

    “不行!”徐利利本来就沉不住气,她听见白路州这么一说时,瞬间状态也不太好了,“小可现在都这么大了,必须该去睡觉了,她要再不睡,以后就睡不着了……”

    两人抢着孩子,小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白路州瞪了一眼徐利利,“你总是这样,一意孤行?小可不想睡,你为什么要让小可睡?”

    徐利利也觉得很冤枉啊,“白路州,你别说的这么轻松,你自己试试,一天带小可,又工作,让看你能不能吃的消?”

    “所以,我当初让你不要工作,你为什么非得不听,我们白家,是养不活你吗?”

    白路州心情很不好,如果当初不是考虑到小可还在哺乳期,他又怎么会把小可的监护权给徐利利。

    “那你为什么不为小可做点牺牲?”

    徐利利觉得自己很委屈啊,当时嫁入豪门的时候,人家都说她很幸运!

    眼下呢?

    幸运吗?

    嫁入豪门没有多久,就以离婚收场!

    豪门有多好,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

    “为什么要我牺牲?”徐利利每一次和白路州说这个话题时,就觉得十分荒谬。

    “白路州,在你的眼中,你的工作就是工作,我的工作就不值得被人尊重了吗?”

    徐利利气的嘴唇都在颤抖,“我的工作,也是工作,我的工作,同样值得被人尊重啊!”

    “那行,我向法院去申请更改监护权吧!”

    白路州气呼呼的走了,他和徐利利,现在多说一句话,就觉得自己在浪费唇舌!

    “站住!”

    徐利利拉住急欲离开的白路州。

    “白路州,你给站住!”

    白路州索性站住了,他看向徐利利,“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白路州,你休想更改监护权,我告诉你,小可是我的女儿,就算是死,也不会把监护权给你的!”

    “徐利利,有一个当妈人的样子吗?当着小可的面,我不想和你吵架!小可以前小,吵架也不知道,现在她大了,我不想和你吵!”

    白路州的脸上虽然有怒意,声音却很低。

    “所以,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如果我想见小可,我会提前和你联系!你让保姆带小可来看我就行了!”

    徐利利失控冲向白路州,她用拳头使劲的砸着白路州的胸膛,“白路州,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良心?你怎么可以这么凉薄!”

    “所以呢?”

    白路州握紧徐利利的手腕,看向站在徐利利身边不远处的小可。

    “所以,你想要说什么呢?”

    徐利利自己也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你选择了工作,放弃了家庭,就应该承受这一些!”

    白路州说完后,走到小可的身边,一把抱起小可。

    “你今晚不太冷静,我看不如,你一个人冷静冷静吧!”

    徐利利哪里会让白路州把小可抱走,她拉住小可的手臂,“白路州,把小可留下!”

    “放手!”

    白路州想要甩开徐利利,又担心伤到小可。

    徐利利则是拼命的想要把小口抢回到自己的身边。

    “小可,乖,到妈妈这里来……”

    徐利利低下头,咬下白路州的手腕上,两人一阵肢体接触,你推我进之间,小可一下从白路州的手里掉到了地上,脑袋撞到了墙上,疼的哇哇的哭了起来。

    这时的白路州和徐利利也顾不得这么了。

    “小可……”

    “小可……”

    白路州心知,人的头部是最脆弱的,万一撞坏了头,可就不太好了!

    “还愣着做什么,先送去医院检查一下!”

    徐利利傻乎乎的哦了一声,抱着小可坐进了白路州的汽车,开着车,去了夜间门诊。

    小可一路上都在哭,哭的特别凶。

    无论徐利利和白路州怎么哄,都不见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