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1827.第1827章 金牌舞者VS呆萌科研宅【2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特马十二生肖号码天空彩与你同行开结果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盛叔叔。”

    灵犀坐在轮椅上问好。

    慕苍穹又没有说话了,迟未晚看见他们在一起,便小跑了过来,一下挽住了盛淮南的手臂,像一个温柔的晚辈似的与盛淮南说话。

    “盛叔叔,多谢您肯借城堡给我举行婚礼!谢谢您圆了我的公主梦。”

    盛淮南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臂,他的脸上,含着笑,“小晚,我和你爸爸是朋友这点小事,不必言谢。”

    迟未晚是真的很高兴,在这样的历史悠久的城堡里举行婚礼,穿着自己最喜欢设计师设计的婚纱礼服、戴着古典的皇冠、穿着水晶鞋,在唱诗班孩子们的吟诵下,她与裴子墨结为夫妻,多美好。

    “还是谢谢您!”迟未晚笑,她看向灵犀和慕苍穹,“唉呀,姐姐,要是你们一起举行婚礼,那该多好……”

    慕苍穹都没有理会迟未晚,他大概有点明白,什么是脑残了!

    灵犀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轻轻的点了一下,刚开始还在翻放迟未晚和裴子墨恩爱瞬间的大屏幕上,此时全都变成了一段视频。

    视频是经过剪辑的。

    这些全都是裴子墨挪用迟家公司的证据。

    为了圆迟未晚的一个公主梦,没钱的裴子墨只得挺而走险的开始挪用公司的公款。

    有了灵犀这么一个曾经的会计师替裴子墨出谋划策,裴子墨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起公款的时候,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一次又一次。

    裴子墨几乎都要把迟氏集团的帐面给掏空了。

    其实要灵犀说,这也是迟父自己傻啊。

    谁让他完全不关心自己女儿呢?

    女婿和女儿要举行婚礼,他漠不关心,只想着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深情相拥!

    可迟父显然不曾记得,裴家能有多少钱,裴家怎么可能支付的这样天价的婚礼费用。

    城堡是借的,不用出钱。

    钻戒、婚纱、水晶鞋、吟诗班、婚庆公司、现场的花束酒水酒宴、以及包机的相关费用,这一样一样的叠加起来,是可以直接将迟氏集团给拖垮的。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公司的资金链,一旦断掉,再大的公司,都会将起拖垮。

    在婚礼举行前,裴子墨就已经在拆东墙补西墙了,只不过,那个时候,因为灵犀还在给他想办法,所以这样的窘境并没有出现!

    而现在,婚礼的仪式都结束了,灵犀才故意爆出这么一手!

    当然,就算灵犀不先出手,迟父那一边,也会立刻就收到消息!

    “裴子墨,这是怎么一回事?”

    裴子墨的俊脸一片雪白,豆大的虚汗珠儿,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爸,我只是拿了一部分钱出来办婚礼,我想替小晚圆了她的公主梦……”

    迟未晚很茫然的看向裴子墨,又看向迟父,她可怜兮兮的拉着迟父的手臂,“爸,有这么多客人,我们能不能先回休息室在说?”

    迟父一下甩开迟未晚的手,“现在觉得丢人了?你们俩个,知道不知道,挪用公款,是多么大的罪名!”

    迟未晚挡在裴子墨的前面,对着迟父道,“爸,你怎么能说子墨哥哥在挪用公款呢?子墨哥哥是你的女婿,是你女儿的丈夫,自己家的人,拿自己家的钱,怎么叫挪用呢?”

    迟父还未来得及反驳,他的手机就响了,接完电话后,他砰的一巴掌打在裴子墨的脸上。

    “你真是我的好女婿!”

    裴家的父母一见自己的儿子被人打了,那哪里会高兴,要知道,她们都舍不得动自己儿子一根手指头,他却说打就打,简直是没有人性啊!

    “姓迟的,你怎么能够怪我们子墨?说到底,还不是怪你不会教女儿,你要把你的女儿教好,她也就不会去勾引自己的姐夫,也就不会要什么公主梦想……再说了,你难道没有错吗?我们裴家什么样,你们迟家什么样,你心里都清楚,子墨在做这些事情的事情,你只顾着发~情和你的小"qing ren"谈情说爱……”

    裴母可不是省油的灯。

    “是,我们子墨不该挪用公款,是他不对,他活该!所以,你要报警也好,要做什么也好,我都没有意见!谁让我们裴家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呢?早知道迟未晚这样,还不如娶灵犀呢?同样的都是你的女儿,灵犀从小乖巧懂事,出了车祸依旧自强不息,迟未晚却只会哭,哭什么哭,子墨要是坐牢,那也是因为你,不过,幸好,你已经嫁给子墨,你就等着给子墨送牢饭吧……”

    迟未晚感觉到无数的眸光,落在自己的身上,那一双一双的视线,灼热而滚烫,仿佛要将她的身体戳穿似的!

    她也害怕了。

    有这么严重吗?

    要去坐牢了?

    天啦,那她岂不是选了一个坐牢的男人!

    “你们是想逼死我,对不对?姐姐出车祸,你们说是我的错,现在子墨哥哥挪用公款,你们依旧说是我的错!是,是的我错,那我自己去死好了……”

    迟未晚坐做亲眼样子,拿着一把西餐刀,就要戳自己的咽喉。

    裴子墨一下夺过迟未晚手里西餐刀,他紧紧的拥着迟未晚,柔声安抚着迟未晚。

    “小晚,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裴子墨扑嗵的一下,跪在迟父的面前。

    “爸,我错了,请您原谅我,挪用的这些钱,我会尽快补上……”

    迟父还能说什么呢?

    他转过身,大步离开,公司里,还有那么多的烂摊子等着他去收拾呢。

    其实,迟父不知道,公司垮了!

    是真的垮了!

    没了公司,原小暖还会跟着他吗?灵犀很好奇。

    迟未晚孤单的站在原地,她的余光,看向灵犀,双腿不自觉的又想飞奔到灵犀的身边,从小到大,她一有什么事情,永远都会去找灵犀,只要灵犀在,她仿佛什么都不怕似的,只要勇往直前,反正身后的烂摊子总会有人替她收拾。

    在迟未晚要朝灵犀走过来的时候,慕苍穹就已经推着灵犀的轮椅大步流星的走掉了!

    迟未晚只好依偎到自己的妈妈怀里,她孤独的,无助的抬头问道,“妈妈,我该怎么办?”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