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1828.第1828章 金牌舞者VS呆萌科研宅【2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俄罗斯时间游凤凰古城心情说说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迟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好的一场婚礼,却因为裴子墨的挪用公款的事件给弄的不欢而散!

    迟未晚在迟母的怀里,哭了一会儿之后,才想着自己的以后,怎么办?

    难道要和裴子墨这样无能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吗?

    一个连婚礼都要挪用公款的人,和他在一起,她能幸福吗?他还有什么前途吗?

    裴家、迟家,因为这一件事情,也是丢尽了脸!

    迟母也不可能一直和迟未晚在一直说话,她也得去安抚自己那边的亲戚,裴家那边的人,也得安抚自己的亲戚。

    裴子墨也得跟着迟父去处理这件事情的烂摊子!

    他站在身后,听着迟父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电话的内容,全都不好的意思,裴子墨才觉得事情的严重性。

    可他能怎么办呢?

    花都已经花了,裴家也没有那么多钱给他填坑啊!

    迟未晚提着裙摆,来到迟父和裴子墨身边,她一下拉着裴子墨的手臂。

    “子墨哥哥,现在怎么办?万一爸爸的公司破产了,那可怎么办?”

    裴子墨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

    “我也不知道。”

    迟未晚一下推开裴子墨,“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应该知道的啊!”

    “小晚,我会努力赚钱,把公款还上的!”

    迟未晚一下转到迟父身边,“爸,他一共挪用了多少?”

    “一个亿!”

    迟父也没有想到,裴子墨的胆子会这么大,他真的像是愚公移山似的,一点一点的挪,不知不间,竟然挪走了一个亿啊!

    是一个亿!

    不是一千万!

    如果是一千万,迟父也就当作是送给自己女儿的嫁妆了!

    可现在,是一个亿啊,这已经动摇了公司的根本!

    “无能!”

    真是一个无能的男人!

    连自己心爱女人想要的婚礼,都没有钱支取,真是可悲!

    她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无能的男人!

    迟未晚拿过一瓶酒,一边走,一边喝,真的,好难过,特别难过,她刚刚还以为,自己是公主,结果一下下……她不仅不是公主,反而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盛叔叔……”

    迟未晚来到花园里,看见坐在花院椅子上赏月的盛淮南,她一下坐在盛淮南的身边,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

    “月亮可真圆啊!”

    盛淮南看着此时的迟未晚,她的妆,已经花了,一双眼睛里带着薄薄的醉意!

    迟未晚的心里,有着更多的伤心与绝望,她看着盛淮南,其实,盛淮南很帅!

    正是男人有味道的时间,他像是酒,香醇醉人,味道刚刚好。

    “女孩子喝酒不好。”

    迟未晚轻笑,笑的眼泪顺从眼角,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盛叔叔,你是不是觉得,这也是我的错!”

    盛淮南看着迟未晚这样,他便站了起来,直觉的想要逃离。

    他总感觉有危险。

    真是让人觉得特别危险啊!

    “不,挪用公款的事情,他如果不说,你是不会知道的。”

    迟未晚抿着唇,拼命的点头,她握着盛淮南的手,“谢谢您,盛叔叔,谢谢您还肯听我说话,我以为,你也会像她们一样,不理我了!盛叔叔,你知道吗?我觉得我好像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小的时候,我姐姐她光彩夺目,我永远都是一个丑小鸭!到后来,所有的人,都觉得我和子墨哥哥做错了,可盛叔叔,我们做错了什么呢?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情不自禁啊!更何况,如果子墨哥哥喜欢的是姐姐,……”

    盛叔叔的手臂,被迟未晚紧紧的抱着,他抽了抽,并没有抽出来。

    迟未晚又道,“这个世界,为什么对我这么苛刻,是子墨哥哥主动追的人,我因为年纪小,又喜欢他,所以没有拒绝,难道,我没有拒绝,也是一种错吗?可我并不觉得我有错啊……爱一个人难道有错吗?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爱的人,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胆子大到敢挪用公司的公款……盛叔叔,你说,像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人在乎我!公公婆婆觉得是我的错!爸爸妈妈也觉得是我的错,我姐姐也因为她恋爱了,不再像以前一样宠着我,盛叔叔,我好孤独……好孤单……好寂寞……”

    迟未晚说的语无伦次。

    盛叔叔也不好将她扔在这里,“小晚,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迟未晚站了起来,“谢谢盛叔叔!”

    迟未晚醉的站不住,身体的一半重心,都在盛淮南的身上。

    盛淮南觉得有些尴尬,他将迟未晚送到新房之后,便要离开。

    “盛叔叔,你坐下来,喝一杯茶,好吗?”

    迟未晚从行李里拿出一小包绿色的小袋子,这是迟未晚带来,原本是想给新婚之夜助兴的。

    如果裴子墨挪用公款的事情,没有曝光的话,想来今天晚上享用这一包粉末的就是裴子墨。

    可如今裴子墨,已经是咸鱼,再也没有办法翻身了。

    所以,迟未晚决定,将这一包用给盛淮南。

    “不行了,我走了!”

    盛淮南本能的觉得危险,他站了起来,欲要往门口的方向走。

    迟未晚楚楚可怜的端着一杯茶出来,她看向盛淮南,“盛叔叔,你也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你也不想理我了吗?”

    “不是!”

    任何一个男人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哭的不能自己时,盛淮南的一颗心,也变得十分柔软。

    他想,能出什么事呢?

    她毕竟是一个孩子。

    盛淮南喝了一口茶,茶的味道,有些奇怪。

    迟未晚又拉着盛淮南说了一些话。

    盛淮南看着迟未晚说这些话时,小腹间,升起了一股热量,他有些心惊!

    不是吧!

    盛淮南,你竟然对一个孩子产生了这样的绮念,你简直是畜生啊!

    “我走了……”

    迟未晚点头,她惦起脚尖,在盛淮南的唇上,飞快的亲了一口。

    “盛叔叔,这是晚安吻!”

    少女的唇很柔软,盛淮南的感觉到这样的吻后,全身的热血跟着沸腾,加上有药效的发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