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第2030章 天才画家VS神秘金主【2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7期今晚开奖现场直播六个彩开奖结果记录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程春伟笑的很是得意:“那必须的呀,听我的准没错,一会儿我就安排押运车辆过来,然后你跟着我们过去,签订下保管和展览协议就好了,其他的就交给我吧!”

    灵犀道:“没问题,只是真的需要什么押运车辆么?我就是找了个小货车两千多公里拉过来的啊!也没见哪儿磕了碰了的,没那么娇气的。|”

    程春伟那种暴殄天物的表情又露了出来,看着灵犀说道:“在你眼里,这些不算什么贵重东西,但在每一个懂画的人眼里,在我的眼里,这是一笔无法估算的巨大财富,再小心谨慎都是应该的,况且,本来就是美术馆自己的押运车辆,也没什么麻不麻烦的说法。”

    程春伟突然生出一种荒谬的感觉出来,自己这么小心谨慎对待视若珍宝的东西,只不过是眼前这个娇小少女的随意之作,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无力感,很受伤

    “程爷爷您看着安排就是了!”灵犀答道。

    等待美术馆押运车过来的这段时间,程春伟就和灵犀坐在院子里面喝茶聊天,问起灵犀在学校里面的事情,他对能培养出灵犀这样妖孽的学校很有些兴趣。

    尽管灵犀把学校艺术系所有的授课老师都说了一遍,程春伟认真的记住了每一个名字,就是没有任何一个是他听说过的。

    难道真的存在无师自通,生而知之的人?

    程春伟彻底的认命了,原来真的有,这不,眼前正在给他茶杯中添水的这个少女就是。

    在这般的闲聊中,时间过的很快,正当灵犀准备起身换一泡茶水的时候,美术馆的车到了。

    不光来了押运车和配套车辆上面的工作人员,程春伟的专车也来了,他亲自指挥着工作人员把屋子里面,还没拆开的油画小心翼翼的搬到了车上。

    前来的工作人员无不惊讶无比,因为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把一些名贵书画作品,在不同的美术馆之间轮流展出的时候用的,但是这次是个什么情况,一间出租屋里面随意堆放的一摞画框,就需要他们过来?这不会是程馆长在公器私用吧?

    不过这些想法他们可不敢念叨出来,只能在心里腹诽一番罢了。

    最后,程春伟亲自抱着那副拆开的油画招呼着灵犀上了他的专车,开始往美术馆赶。

    上车就叮嘱司机,一定小心谨慎慢点开!这样的司机肯定也不是滥竽充数的存在,自然是把车开的稳稳当当的,让人丝毫感觉不到颠簸。

    一路走走停停,在午后终于来到了程春伟自己的地盘,市美术馆的地下专用车库。

    到了这里,程春伟终于变得轻松起来,他对这里的安保措施很有信心,总算不用提心吊胆的了。

    秘书早早的就等在了这里,见到程春伟抱着一副画艰难的下车,赶紧迎上去准备接过来,却被程春伟给轰到了一边。

    那女秘书委屈的问道:“馆长,您这是干嘛去了,上午我发布了了明天开始一周时间的展出延迟通告,这电话就没停过,都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呢!你这是有大动作么?”

    程春伟把脸一黑:“怎么说话的,你是馆长还是我是馆长?几天不教训你就想上天了是吧,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哪有那么多问题?”

    女秘书左右一看,看到那些工作人员正按照程序,往恒温库房搬运着打包的油画,旁边只有司机和灵犀,那司机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给程春伟告罪一声马上跑掉了。

    灵犀也感觉到了一些诡异的气氛正在发酵。

    只见那女秘书对着灵犀歉意的说道:“小妹妹,方不方便给我和馆长两分钟单独时间?”

    灵犀一愣,这是有情况?这老头儿看不出来啊!

    “当然可以!”灵犀还是礼貌的说道,就往一边走去。

    以灵犀的听力,自然很轻松的就听到了那边的对话。

    “乖女儿啊,这大庭广众之下,你可别乱来啊,有事回家说去,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总得给我留点面子吧”程春伟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程馆长,刚才很威风啊,我可跟你说啊,离那小姑娘远点,小心我回家告诉妈妈,看有没有你好果子吃!那时候你掉的可不光是面子了,我估计里子也没了。”这是女秘书的声音。

    灵犀和程春伟心里同时被一万只动物奔腾而过,这都哪跟哪呀!

    程春伟压低了声音吼道:“胡说八道什么,我之所以让你延期那些参展时间,是准备随时展出灵犀的画呢!”

    那女秘书眉头一挑:“老程同志,你还说没什么事?那个姑娘满20岁了么?还画展?你当我这二十多年画白学了?骗鬼呢!你这是假公济私,权色交易!”

    灵犀感觉到程春伟这下真的好想晕过去,沉默了半天,气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个女秘书就是程春伟的独女程晨,受程春伟的影响,从小学画,帝国美术学院毕业之后,被心疼女儿的程春伟给安排进了美术馆,一是不想女儿在外面辛苦的单独谋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这里有继续学习进步的机会。毕竟每天看到的都是全帝国最有水准的画家的作品,时不时的还能见到国宝级的大师的作品专题展出,这对绘画水平的提高是很有帮助的。

    程春伟自己审美的眼光虽然在圈子里面是出了名的毒辣准确,可手上功夫却算不得顶尖,因此,他也想自己的独女能填补自己的遗憾,在这方面有所建树,程晨也是很争气,如今不到三十的年纪,已经是圈子里面小有名气的画家了。

    程春伟看到目光越来越不善的程晨,也不说话,只是把手中抱着的这幅作品朝向了她。

    时间凝固了,定格在了这个瞬间。

    毫无疑问,程晨肯定也是一个懂画之人,相对于程春伟,她这个年轻女性对眼前这幅画的理解程度和震撼程度更加深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