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快穿:虐渣指导手册 »  第2288章 暖男总裁Vs冰山校花【2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星彩票开奖结果2018管家婆资料图片

小说:快穿:虐渣指导手册作者:李慢慢
返回目录

    白御泽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金发碧眼的男人,将白御泽带到一座金碧辉煌的会所里

    白御泽走进去后,便有人给他洗澡,理发,直到白御泽喝了一杯水后,便彻底的晕了过去。

    “下面,将是我们今晚最后的一件拍品,来自东方的忧郁王子。”

    男人的话音刚落,舞台上的人,便推了一只推车过来,推车上,隐隐约约的仿佛看见是一座牢笼。

    只见笼罩在铁笼上面的黑布一点一点的拉起来的时候,便看见牢笼里面的那个男人。

    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狗链,狗链的一头,栓在铁笼的栏杆上,他的全身,没有一丁点的布料。

    白御泽睁开眼睛时,便发现自己被关在笼子里,这个笼子是特制的,看起来好像是一只关押大型犬只的铁笼。

    舞台上,耀眼的光芒,刺的白御泽有一阵短暂的失明。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看向舞台的下面,舞台下面,空无一人。

    白御泽只能看见一面的玻璃墙幕,他不知道的是,那一面一面的玻璃墙的后面,是一间一间的小房间。

    小房间里,坐着一些人,这些人,把他当作货物似的打量着。

    “第68号房,出价一万美元。”

    “第52号房,出价一万五美元。”

    主持人的声音,在白御泽的耳边响起,他以前虽然不学无术,却也参加了好些拍卖行的拍卖。

    一种巨大的耻辱感,席卷了他的全身,他的双手,用力的摇着栏杆,嘴里嚷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白御泽其实知道,他能出去的机率几乎为零。

    他在折腾了一会儿之后,便又安静的窝在了铁笼里,他的两眼,流出两行清泪,为什么?

    他白御泽,为什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一地步?

    白御泽回想着往事,那些往事,历历在目,他与宁檬、他与谢遇川的成长,在他的眼前,相互交织。

    他的世界,从那一个赌局开始,走向了毁灭的未来。

    “第100号房,出价一百万美元。”

    “一百万第一次。”

    “一百万第二次。”

    “一百万第三次。”

    “本次交易的最后一年拍品,来自东方的忧郁王子,以一百万的价格成交。”

    一百万?

    美元?

    白御泽自嘲的笑了,就他目前这样,竟然还值得一百万美元?

    他是不是该笑自己还挺值钱的。

    同一时间,灵犀从容的戴上墨镜,她从专用的通道离开,一如她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一丝的声音。

    对于白御泽的这个遭遇,灵犀并不同情。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才是她的作风。

    到于白御泽以后会怎么样,灵犀不想知道,落在这个地方,下场会是什么样,可想而知。

    灵犀从专用通道离开后,她转身上了一辆的士,在酒店附近买了一些蛋糕,这回到酒店。

    灵犀走进房间里的时候,宁弦意从房间出来。

    “阿意,你看,这是我买的蛋糕,我们尝一尝,你今天晚上的应酬顺利吗?”

    宁弦意带着深意的双眸,看向灵犀手里的蛋糕,“顺利啊,你呢,你不是说,你要一个人走一走吗?”

    “对呀,我出去之后,见识了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灵犀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并将红酒倒在两只红酒杯里,她将一杯递给宁弦意,另一杯搁到桌上。

    “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就出来呀。”

    灵犀转过身,走进浴室,她洗了一个澡后,用吹风将头发吹干,这才将自己买的一件诱惑力十足的睡衣穿在身上,她在睡衣的外面,还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

    “洗个澡,真的好舒服啊。”

    灵犀一下坐到宁弦意的身边,她坐稳身体后,便将自己双脚搁到宁弦意的大腿上,整个人微微朝后一仰,露出一片细腻白皙的肌肤。

    “你看我干嘛?”

    宁弦意一直看着灵犀,反倒惹得灵犀一阵不适应。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漂亮,一笑一动间,都那么勾人的魂儿。”

    灵犀坐直身体,一本正经的看着宁弦意。

    “那么,你的魂儿呢?被我勾走了吗?”

    宁弦意点头,“你说呢?”

    灵犀端着酒杯,妖妖娆娆的站了起来,然后两腿一迈的就这么坐到了宁弦意的怀里。

    宁弦意也是刚洗了澡不久,他的身上,还有沐浴露那清爽的味道,带着一缕薄荷的清凉气息,却又像是雨后的森林,清新无比。

    灵犀媚眼如丝的看向宁弦意,她喝了一口红酒后,如藤蔓的双臂,缠上了宁弦意的脖子,樱红的唇,凑近宁弦意的唇间,一缕红酒的香气,就这么落入了宁弦意的嘴里,红酒的香气里,还带着一股兰花的香味。

    “好喝吗?”

    灵犀只是真的喂了一口宁弦意的酒,连吻都没有吻一下,可这样的一口酒,却把宁弦意醉的不轻。

    “好喝,我还想要喝。”

    灵犀又喝了一口,她深深的吻住宁弦意的唇,灵巧的舌尖,滑过宁弦意口腔里的柔软。

    宁弦意的身体,莫名的一片颤栗,两人吻的难分难舍,如此的忘我,一滴一滴的红酒顺着嘴角,一点一点的落入了灵犀那白皙的肌肤。

    宁弦意像一个贪婪的猎人,不停的追逐着红酒,直到宁弦意拨开浴袍,发现灵犀身上穿着的那件如件薄纱一般透明的睡裙。

    绮丽的风光,在轻纱上,若隐若现。

    宁弦意看的眼睛都直了,他一直都知道灵犀的身材很好,只是没有想到,灵犀的身材会是这么的好。

    纤浓有度,柳腰盈盈一握。

    肌肤欺霜赛雪……

    “呆子。”

    灵犀见宁弦意看傻了,忍不住的用手指戳了戳宁弦意的额头。

    宁弦意羞赧的笑了,他脱掉灵犀身上的浴袍,一口咬在灵犀那圆润的肩膀上,大手轻抚过肩膀。

    “这,是不是就传说中的美人肩?”

    灵犀还未来得及回答,宁弦意便下将灵犀抱到床~上,他看着灵犀那绯红的脸颊时,整个人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今晚,我有口福了,是不是?”

    灵犀冲着宁弦意抛了一个媚眼,“送上门的美味小点心,你不想要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