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67章 不能让她们活得太痛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特马看图找生肖图红姐统一图库彩图免费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祖母生气归生气,但父亲这次受挫,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白鹤染告诉老夫人,“势力是一把双刃剑,只有让父亲不断地看到利刃砍向他自己的这一边有多锋利,他才有可能在这种锋利的砍割下渐渐疲惫,重新回头。”

    老夫人恍然大悟,是啊,她儿子从前只想着叶氏有多好,能为他带来多少荣耀,却不知得到这些荣耀的同时,他需要付的,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还是我的阿染看事情看得清楚。”老夫人感慨,“是我想错了,叶氏的强势虽可恨,可我们就是应该培养她这种强势,因为只有让你父亲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打击,他才会明白,谁是敌,谁是友,谁为善,谁为恶。”老夫人握着白鹤染的手,面上终于又露了笑意,“看来我的阿染真是长大了,往后祖母都听你的,你怎么说祖母就怎么做,咱们一起努力,将你的父亲给拉回来。”

    “还有我,祖母不要把蓁蓁忘了,蓁蓁也会跟你们一起努力的。”白蓁蓁凑过来笑嘻嘻地跟老夫人撒娇,“二夫人不孝顺您不怕,不是还有我姨娘么。姨娘总说当年大夫人离府前嘱托过她,除了要照顾姐姐之外,也要照顾好老夫人,只要老夫人在,文国公府才像个家。”

    听她提起淳于蓝,老夫人刚露出的笑意又变成了抹泪,回想淳于蓝嫁进白家的那些年,上孝顺她这个婆婆,下对白兴言的妾室也宽容和照顾。当初刚入府的红氏专宠,她曾重罚过,甚至动过将人赶出府或是休掉的念头,还是淳于蓝苦口婆心地劝着,替红氏求情,才保住红氏的一条命。

    那么好的一个媳妇,却因受家族牵连落得那般下场,如今每每想起都让人无限唏嘘。

    老太太对白鹤染说:“其实当年我劝过你父亲,纵是你舅舅夺嫡失败,没能成为那小番国的国君,也没什么,咱们还是过咱们的日子,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除非那小国与东秦为敌,否则仅凭那点祸事,根本不该连累到你的母亲。更何况就算现在的那位国君,那也是你的舅舅呀,那也是你外公的亲生儿子呀!可你父亲不听,他被权势蒙瞎了眼,什么都看不到,否则也不会又娶了叶氏进门。”

    白鹤染依然笑着,没马上搭话。其实这些道理人人都懂,但就像老夫人说的,白兴言已经被权势蒙瞎了眼,机关算尽娶了淳于蓝,就等着淳于蓝的亲哥哥登基为国君,他便一举成为了歌布国国君的妹夫。有那样一处靠山,即便强大如东秦,朝廷中人也是要高看他一眼的。

    白蓁蓁见气氛有些不太好,便又主动开口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过去就过去吧,不是总说人要往前看么,咱们应该多想想今后的事。祖母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姨娘都会一直孝顺您,我也会一直都跟我的亲姐姐站在一边。那个什么惊鸿的,蓁蓁心里从来就没认过她。”

    老夫人听了这样的话很欣慰,再想想红氏这些年并没有因当年的事情记恨她,反而待她很好。她起初觉得红氏是需要一个靠山,可如今想想,自己算哪门子的靠山?人家之所以对她好,那是因为淳于蓝临走时有过嘱托。

    她长叹一声,把白蓁蓁的手也拉了过来,“这些年,难为你们娘俩了……”

    从锦荣院儿出来,白蓁蓁特别不屑地道:“就咱们那个爹,你觉得真能靠这种努力给拉回来?叶氏的双刃剑砍了他这么些年,我怎么瞅着他是越挫越勇啊?”

    白鹤染点点头,“的确是越挫越勇。”

    “那你怎么还跟老夫人那样说?”

    “安慰老人心懂不懂?”她无奈地叹道,“你总不能直接了当地告诉祖母,她儿子没救了,争权夺势这条道肯定是要跑到黑的,十匹马也拉不回来。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你觉得她禁得起这个么?”

    白蓁蓁吐吐舌头,“到也是。不过既然拉不回来,那咱们怼着叶氏又气着父亲,也没什么意义啊!反正那俩人是打不散气不散的,咱们到底在折腾什么?”

    白鹤染看傻子一样看向这个妹妹,“平时挺机灵一个人,怎么这会儿就傻了呢?那你说他们那些人这些年欺负我折腾我,又得到什么了?真能把我弄死吗?并不能。但却能让我过了那么些年生不如死的日子。”

    “所以你的意思是,整不散他们也得隔应着他们?”

    “是啊!总归不能让他们活得太痛快。在白兴言追逐权势的路上,不给他多设些障碍,如何对得起他施予我的那个悲惨童年?”

    彼时,白兴言正站在梧桐园中心处的书房前,他负手而立,面色阴沉地看着面前这间屋子,几次都强压下一把火烧了的冲动。

    这是白家几代文国公用过的书房,他少时就认定这里是一个非常庄严神圣的地方,因为只有接受了世袭的爵位,才可以进入到这里来,成为这一处的主人。

    然而,如今这里却承载着他这一生最大的耻辱,他只要一看到这个书房,就能回想起那一场噩梦。

    叶氏还没什么,关键是聂五。一个奴才,居然将他羞辱成那般,简直千刀万剐都平息不了他心中的怒气。

    因为那桩事,他对这间书房产生了强烈的抵触,就像现在,人站在书房前,脚步却沉重得跟本迈不进去。可不进书房又能去哪儿呢?那次事后,他一见到妻妾们就觉得恶心,包括红氏也一样。

    那种恶心不是主观上的,是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就像人天天吃一种菜,日久天长吃伤着了一样,再多看一眼都想吐。

    这两日,白兴言都是去白浩宸的屋里睡的,也好在那个大儿子外出游学没有回来,否则这偌大文国公府,简直连他住的地方都快没有了。

    白兴言长叹一声,返身离开了梧桐园,又往白浩宸的韬光阁走了去。路上经过前院儿,吩咐管家:“着人在梧桐园里再给本国公重盖一间书房,地方你们随意选,总之离原来的书房越远越好。”

    管家并不知道当日曾发生过什么,只想着兴许是一间不够用,或是另建一间留做待客。原来的书房经了几代爵爷用过,积累下来的书籍也多,是有些小了,于是没有迟疑的去找人办事。

    白兴言其实很想去当面警告叶氏一番,之前在锦荣院儿的事情何止让他气愤,那简直就是耻辱,老太后也太不把他当人看了。

    可这种冲动在他心里打了几个转后,又被强行压制下去。他同叶氏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张,不能再恶化下去,更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得罪太后。衣裳而已,女人家家的事,他一个大男人跟着争个什么风呢?那老太太身子骨还硬朗着,能在先帝众多妃嫔中脱颖而出活到现在,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指不定这次就是在考验他,自己需得禁得起考验才是。

    再者,叶氏的外祖郭家也不好惹,将来想要将白惊鸿推上高位,没有郭家的势力也不成。他想当国丈,这些都得忍。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想着这些,他的心里便稍微好过了点。

    福喜院儿那头,叶氏得报,说老爷去了韬光阁,叶氏便明了。

    也好,她眼下也不知该怎么面对白兴言,是软还是硬都不合适,两人的关系若要缓和,还需另外的契机。她得再想办法,让两人恢复到从前那样,让白兴言继续对她有敬有爱,更有倚仗。她心里明白,只有那个男人不停的有求于她,这段关系才能维持得更加紧密。

    白惊鸿早听叶氏讲过了锦荣院儿的事情,不由得阵阵后怕,“我若再晚去些就没事了,至少事情牵扯不到我。”她开始自我反省,“女儿还是修行不到家,否则万不该随意开口说话,凭白惹了父亲的怒火。”

    叶氏宽慰她:“自己多加小心是对的,但这事儿也不全怪你。说到底,这个家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白鹤染那个小贱人挑的事,若没有她,咱们就一切都像从前,虽偶尔受红氏母女揶揄挤兑,却也能用身份将她们压得死死的,你父亲更不会因为她们给我们脸色看。”

    一提到白鹤染,白惊鸿就恨得牙痒痒。打从听说要把白鹤染接回来的那日起,将其除掉的念头就已经在她心里生了根,她绝不允许另外有人同她分享嫡女的尊荣。

    叶氏自然明白女儿的心思,她告诉白惊鸿:“莫急,即便要除,也不能脏了咱们的手,特别是你的手。记住,借力打力,才是最好的方法。把你想做的交给别人去做,独善其身,哪怕他人斗得你死我活,你依然是圣洁如初的白家大小姐。”

    叶氏说完,又起身去摆弄宫里送出来的那些贺寿礼,一样一样看过后,挑了一副头面,还挑了几匹布料,将这些东西都塞到双环手中,告诉她:“去拿给叶姨娘和五小姐……”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