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4章 谈氏的礼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王中王资料zl246cc天天好彩免费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闭嘴!你这婆娘,也不看看眼下这是什么场合,当着这么些外人,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白鹤染一口茶没来得及咽下,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呛死。

    叶氏真是失败啊!自以为坐稳了文国公府当家主母的宝座,这白家人就都该臣服于她,至少也得在外人面前给足她面子。

    却没想到,偏偏这白家人一个一个都不是好拿捏摆布的。在国公府里有红氏母女一言不合就开启撕逼模式,在国公府外,也有这二老爷一家大庭广众就敢指着她鼻子开骂。

    这个太后的亲侄女,想想也是当得够憋屈。

    二老爷一句话,越描越黑,叶氏已经快要坐不住了。特别是当她看到在场的夫人小姐们都开始窍窍私语,对谈氏的话议论纷纷,就更是有冲动想要撕了这对夫妇的嘴。

    可二老爷却还没完,眼瞅着她快要失控,还不要命地又说了句:“大嫂你别介意啊!女人嘛,就是没心没肺的,也没个规矩,不分场合地点什么话都往外说。这种家事妯娌之间关起门来唠唠就行了,今日实在不合时宜,还望大嫂别跟她一般见识。”

    叶氏感觉自己要冒烟,七窍生烟的烟。

    然而,这对极品夫妇却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就听谈氏又很不乐意地道:“大嫂年年办寿宴,咱们年年都要给你送礼,家底儿都快送光了。今年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了,我在家里翻了几天,就翻出这对儿镯子。”

    她说着,伸手入袖,从里头掏出一个手帕包起的小包来。

    她一层层将小包打开,很快便露出里头裹着的一对镯子。

    镯子是翡翠的,成色算是上品,谈氏很是有些舍不得地说:“这是家里最后一样值些银子的物件儿了,还是当年我嫁入国公府时,婆婆给的见面礼。既然你要收礼,那便送给你吧!”

    叶氏赶紧摆手,“那是老夫人送给你的,我怎么可能会要。快快收起来,贺寿礼的事就莫要再提了。”

    “哟,那可不行。”一听说人家不要,谈氏还不干了,“咱们一家三口是来吃寿宴的,什么礼都不送可是要被人讲究的。大嫂要是拒不收这对镯子,那咱们只好走了。”

    “对。”二老爷也跟着点头,“不送礼哪好意思吃饭,走了走了。”说着话,真就拉着媳妇儿和孩子往外走。

    叶氏恼得不行,却也拿这一家人没办法。白兴武是白家的二老爷,是文国公的同胞亲弟弟,要这样走了那势必会传说因为不给她送礼而被赶出府门的流言,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于是赶紧又把人叫了回来,那对镯子也只能收下。

    谈氏这才满意地拉着白千娇坐下,二老爷则乐呵呵地去前院儿了。

    接下来是三老爷一家送礼,他们到是比较平常,送的礼物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只是叶氏被谈氏气得已经无心再跟他们多话,只点点头说了句“有心了”,然后便不再吱声。

    三夫人关氏拉着白瞳剪也寻了位置坐下来,古代男女七岁不同席,所以白浩风是要跟着父亲到前院儿去的。但他们却没急着走,三老爷白兴仓左右看看,然后直接奔着白鹤染这边走了过来。

    白鹤染对这个做将军的三叔印象还是不错的,并不只是因为三婶给了她银子做回京礼,也不只是因为白瞳剪每年都会给她也带上一份礼物。而是单纯地觉得这位三叔面相好,有着这样面相的人本性良善,这一生虽有险恶环身,却始终于姓命无忧,总可以逢凶化吉,且注定大富大贵。

    她不是专业看相的,只是前世听卜脉风家的传人风卿卿说得多了,耳濡目染也学了些皮毛。

    白兴仓是武将,这些年虽已不怎么上战场,但一身杀气却依然还在。这样的杀气或许别人感觉不到,但对白鹤染的冲击却十分强烈。这是毒脉传人一种天生的敏感所致,她甚至能够嗅得到白兴仓身上还带着多年残留下来的血腥气息。

    “阿染,还记不记得三叔?三叔挺想你的。”堂堂二品大将军,站在一个小女孩面前却有些手足无措,既紧张又激动。

    白鹤染笑了,“当然记得,当年阿染要被送去洛城,三叔还替我跟父亲说好话来着。”

    白兴仓匆匆叹了口气,摆摆手道:“三叔没用,护不住你。罢了,过去的事不提,既然回来了就好好的,有空常去三叔府上玩,想吃什么叫你婶婶吩咐下人去做。”

    白鹤染甜甜地笑起来,“谢谢三叔惦记阿染。”

    上首位上,叶氏面色阴沉地往这边扫了一眼,白兴仓便没再说什么,让白浩风给两位堂姐见了礼,便拉着儿子转身走了。

    两位几位男宾一起,前厅的热闹便又逐渐开始恢复。那些一心巴结着叶氏的女人纷纷开始对先前的事情展开讨论,话题中心自然是指责二老爷一家不通情理,不明事非。更有甚者还说二老爷一家就是米虫,是叶氏大度一直在养活着他们。

    不过谈氏并不在意这些,别人说她是米虫,她便承认自己是米虫,只是为什么做了米虫,这个原因她可是要说道说道。

    于是就听谈氏开了口,阴阳怪气地道:“如今的大嫂子是后嫁进来的,咱们文国公府从前的事她可能不太知道。说起来,能被单独分了宅邸,又每月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一家,让咱们家安安心心的做米虫,也算是大哥给的补偿。毕竟当初老文国公在世的时候,是中意我们家二爷的。”

    这话说得不清不楚,只提及老文国公中意白兴武,却没点明要把爵位传给嫡次子。但前面又说白家老二做米虫是这边给的补偿,这里面的意思就再明白不过了。

    这是白家内部的事,外人也不好评价什么,虽然心里也都认为老文国公不可能把爵位传给二爷那样的大老粗,可有些话就是怕被人提,只要一有人提了,不管真相到底是不是那样,也总归会落进外人的心里,犯一犯合计。

    这样的话以前谈氏并不是没说过,外头也偶尔会有些传闻,眼下再由谈氏亲口说出来,人们想想叶氏,看看白惊鸿,再想想那个并非白家血脉的白家大少爷,心中思量就更多了。

    叶氏恨得简直没招儿没招儿的,想好好跟这谈氏辩辩吧,这场合又实在不合适。她也知道对方就是挑准了这样的日子让她难堪,她为了颜面还必须得忍着。这让叶氏极不舒服,原本对白鹤染的憎恨也分出一部份到这谈氏身上,心中不停地思量着,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让这些公然同她做对的亲戚,一个一个都得到报应。

    厅里的人越挤越多,也就没了章法,人们各自找熟悉的人说话,也有更多的人把叶氏围起来,极力的奉承。

    白瞳剪趁乱起了身,走到白鹤染和白蓁蓁面前,笑着拉过两个堂妹的手说:“我同蓁蓁都是打从过完了年就没见着过,同染妹妹分开的日子就更久了。妹妹还好吗?这些年在洛城有没有人欺负你?”一边说一边又关切地打量起白鹤染,“我瞧你精神头儿是不错,身子可也恢复了些?”

    白鹤染没等说什么,到是白蓁蓁先开了口:“她何止是好了,简直是大好!堂姐不用担心她,她现在壮得能打死一只老虎。”

    白瞳剪伸手去点白蓁蓁的头,“你这死丫头,从小说话就没个边儿,女孩子家家哪有被说成壮的,还打死一只老虎,你这么厉害你打一个我看看!”

    “我可没那个本事。”白蓁蓁吐吐舌头,整个人都往白鹤染身上靠去,两只手挂在她脖子上笑着说:“咱们家二姐姐跟从前不一样了,现在厉害了,不用再担心她被人欺负。”

    白瞳剪点点头,也松了口气,“那就好。上次听母亲说你似乎是比从前好了许多,我特别开心。”说着,从袖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来,塞到白鹤染手里。“这是你去洛城那年我为你求的平安符,本想赶在你走之前交给你,可惜我还是晚了一步。现在你回来了,似乎也不太能用得上这东西,但总归是我的一番心意,染妹妹就收着吧!”

    小小的一枚平安符,缝在粽子形的香包里,下头还坠着一块儿触感十分温和的玉石,很是精致好看。

    白鹤染又想起原主离京那几天,三叔带着一拨又一拨的大夫,天天往文国公府跑。就是想着把她给治好了,那样就免了再去洛城受苦。毕竟远离京城,途中出些什么岔子,都是有可能的。

    可惜原主就是不争气,她也看不明白究竟谁对她好,或许心里明白,但已经心灰意冷,只想尽快逃离令人恶心的白家。

    所以后来,三叔的大夫白请了,她人还是被送走,且是提前一天半夜里送的,连白瞳剪的平安符也没有接到。

    “谢谢堂姐。”她看着白瞳剪,面上渐渐浮起更真的笑意。人分好坏,事分对错,在这个她一度绝望嫌恶的世界里,原来也有美好存在着。

    所谓人生百态,大抵就是如此吧!

    她将平安符挂在腰间,想了想,随手将腰间垂着的一只荷包摘了下来,递给白瞳剪。同时人向前凑去,俯在其耳边说了一句话——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