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79章 该是谁的礼就谁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6年香港挂牌正版看下天下彩开奖结果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老夫人一番话出口,白鹤染也不得不在心里默默地为这位祖母点赞。

    如此一番铿锵有力的说词,直接就把所有的罪转稼到叶氏头上。不但解了他儿子的仕途危机,也不得罪她这一头,让她的这出戏还能够继续唱下去,且还能唱得更精彩热闹。

    老夫人话里着重点明白花颜是刚满十岁的小女孩儿,也就是提醒众人,小孩子家家说的话不能信,十岁的孩子懂什么啊?自然是大人教成什么样就学成什么样,大人让怎么说她就怎么说。她还告诉人们,白花颜是叶氏养大的,这一下子,就将众朝臣的愤怒点从白兴言这头,转移到了叶氏那头。

    白蓁蓁抽了抽嘴角,小声跟白鹤染说:“咱们的祖母越来越狡猾了。”

    白鹤染失笑,能在侯爵府大浪淘沙中活成现任文国公的生母,怎么可能没有些手段。

    看着一众朝臣的矛头又对准了叶氏,白鹤染别过头,低声对默语说了几句,就见默语悄然退后,迅速朝一个方向快步走了。

    叶氏同白惊鸿二人极力申辩,而此时,府门口又不断有人到来。其中包括叶家大老爷叶成仁,和二老爷叶成铭,也包括从宫里过来又带了一波贺寿礼的权烟。

    权烟原本是打算在寿宴上再给叶氏长一把脸的,跟随而来的小太监也憋足了劲儿想大喊一声“太后娘娘为侄小姐贺寿”。然而,嘴巴刚张起,声音都没等发出来呢,一眼就看见坐在席面上的九皇子,当时就吓得把话都给咽了回去。

    来人都震惊了,谁也想不明白,为何从不参与这些场合的九皇子,会突然大驾光临叶氏的寿宴。可这气氛看起来,不太对啊!

    后进来的人都不是傻子,一瞅这个场面,谁也不敢吱声了,一个个悄无声息地进来,叶家两位老爷低调地混入人群中,权烟想了想,则往前走了几步,站得离江越近一些。

    朝臣们吵吵闹闹不停不饶,叶氏母女痛哭流涕不停申辩,白兴言则是跪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端端坐着的君慕楚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又开了口:“本王同十殿下的礼既然送了,总没有再带回去的道理,是送给谁的礼谁就收着吧!”

    听他突然又说话,吵嚷的人们立时停了下来,只是谁也不明白,这该怎么收啊?礼是冥礼,人是死人,难不成当场烧了?

    正诧异猜测的工夫,就见一个丫鬟走上前,将手里捧着的一样东西递交给白鹤染。然后白鹤染就抱着那个东西对着九皇子跪了下来:“臣女替母亲叩谢两位殿下恩典,接冥礼。”

    此言一出,人们终于反应过来了。白鹤染抱着的那东西不是别个,正是白家大夫人淳于氏的牌位。

    白兴言只觉得脖子后头冷风嗖嗖的,好好的一场寿宴竟办出丧葬的感觉来,他白家已经避不可免地要成为京中笑谈。

    君慕楚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点点头,“好,既然接了,东西自是要给先夫人送去的。”他说着,又扬声吩咐跟随来的下人:“将本王与十殿下的贺寿礼集中到一处,对着白家大夫人的牌位,都给烧了吧!”说完,又问白兴言:“文国公,你看是在府门口烧,还是在这院子里选个角落烧?”

    白兴言差点儿没气吐血,想说在哪儿烧都不合适,可是他哪敢。权衡之下便想着关起门来闹怎么也比折腾到府门口,让全城百姓看热闹要好一些。于是便答:“就在院子里烧吧!”

    君慕楚“恩”了一声,又吩咐道:“那便在院中烧吧!”

    白鹤染将牌位交给默语,嘱咐默语抱着牌位选择处地方,跟着一起烧东西。

    江越站在边儿上想了想,便又提了个缺德的议:“依奴才看,应该给大夫人也摆上一桌。虽然生辰这个事儿整误会了,但既然赶上了,那就说明大夫人同二夫人还是有些缘份的,便当个日子给过了吧!”

    叶氏一听就迷糊了,什么叫当日子给过了?这是她的生辰,凭什么当个日子给死人过?

    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权烟,权烟立即对江越道:“公公如此提议是不是过份了?再怎么说这也是喜宴,既然前面都是误会,那为何后头还要将误会继续下去?”

    这权烟跟着老太后日子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种优越感,跟江越说话时也颇有几分趾高气扬的指责。

    只是她忘了,太后终究只是太后,这东秦国的主人,是国君的。

    “哟,权烟啊!”江越阴阳怪气地道:“怎么,有意见?奴才今日说的话可都是来之前十殿下交待的,奴才只管办事,可不管对错,有意见你找十殿下说去。再不今儿九殿下也在呢,那些冥礼里头也有他一份,要不你跟九殿下问问?”

    权烟一哆嗦,九殿下十殿下,一个她也惹不起。不但她惹不起,老太后也惹不起。正想就此闭嘴把这事儿打住,却听九皇子沉着声开口问她:“本王做主的事,是你有意见,还是德福宫里的太后有意见?”

    权烟吓疯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没有,奴婢不敢,奴婢万万不敢。太后娘娘亦是一向安居深宫,绝不会过问宫外之事,今日奴婢过来也就是送个贺寿礼,送完了就要回去的。”

    君慕楚撇了她一眼,“眼下可送完了?”

    “送完了,送完了,奴婢这就走,这就走。”

    权烟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跪着就往后退,却听君慕楚又道:“回去告诉太后,本王忙完了这边就到德福宫去给她老人家请安,顺便请教一下,发妻生的嫡女要向续弦平妻叫母亲,这是怎么个道理。”

    权烟这头刚想站起身,一听这话扑通一下就又摔了回去。

    江越冷哼一声,喝斥随行的小太监:“都杵着干什么呢?没瞧见你们权烟姑姑连路都走不好了吗?还不快上去扶一把,赶紧送权烟姑姑出府啊!”

    小太监们一个个精着呢,说是扶一把,其实意思就是赶紧把人拖出去,别在这儿碍眼。于是他们上了前,不由分说,抓着权烟就往外头拽。一直拽出文国公府大门,然后用力一抛,直接把人给扔到了大街上。

    叶氏看傻了,心里头最后的一点指望也破灭,她如今只能接受这个现实,眼睁睁地看着院子一角开始焚香烧冥物,看着默语将淳于蓝的牌位摆到了一张桌子上,牌位前点着白烛,放着贡果点心,跟清明上贡没什么两样。

    她一口血郁结在喉间,再也忍不住,猛地一下吐了出来,人也随之昏了过去。

    白惊鸿却随着叶氏的昏倒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边哭一边求白兴言:“求父亲准女儿先将母亲送回房去吧!再这样闹下去是会出人命的。”

    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哭得梨花带雨,在场男人一多半都为之动容。特别是二皇子,他甚至都已经站起身来想要上前去帮忙。

    却忽然听到白鹤染的声音扬了起来:“今日是母亲寿宴,来了这么多宾客,若是主角不在,那实在是显得我们白家太失礼了。”她一边说一边朝着叶氏走了过去,“大姐姐先别哭,母亲这就是急火攻心,吐了口淤血,做子女的帮着顺顺背,拍一拍就好了。你看,就像这样——”

    说着话,白鹤染已经到了近前,就见她蹲下身来,伸手往叶氏后背按了去。

    在旁人看来,这就是像她说的那样,拍一拍顺一顺。可实际上,白鹤染这一拍一顺里却是运着内力,内力打入后心,冲散了郁结在心的怨急之气,昏倒的人很快就转醒了过来。

    白惊鸿气得都快炸了,好不容易有一个逃离现场的机会,就这么被白鹤染给拦住。难不成她还要留在这里,继续忍受屈辱?

    叶氏也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白鹤染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还听到对方正跟她说:“母亲好些了没有?可要当心身子啊!这万一您有个三长两短,回头传出去再说是被九殿下气的,那对九殿下的声誉影响可就大了。”

    叶氏差点儿又昏过去,她当然听出白鹤染话里的意思了,就是说,她死了不要紧,可别因此连累了人家九殿下。她一条人命还不如皇子的声誉值钱,这叫她如何不憋屈?

    见叶氏这头已经醒了过来,君慕楚便也不打算多留,他站起了身,对江越道:“你方才说给先夫人摆上一桌冥宴的提议,本王觉着甚好,便就这么办吧!今日原本就有宴,也就不必特地准备,找一桌将牌位摆上即可。你且留下帮着张罗,本王先回了。”

    他说完,抬步就走。

    在场众人一听说九皇子要走了,纷纷松了口气。只要这尊阎王不在,气氛即便依然尴尬,但至少不恐怖了,还是好的。就连叶氏和白惊鸿也放松下来,白兴言甚至已经开口道:“臣恭送九殿下!”

    然而,九皇子走得并不利索,甚至才走没几步就停了下来。同时,目光朝着白老夫人那处递了过去……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