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95章 当诛九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龙生肖守护神香港牛九资料l三肖六码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江越走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抹着眼泪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还说:“奴才走了,十殿下,奴才对不起您,没当好差,还让人给骂了一顿,实在太丢十殿下的威风,没脸再待在这儿了。奴才也没脸再侍候皇上,照着国公夫人的说法,奴才是触犯了东秦例律,以下犯上,罪该万死。奴才不但给十殿下丢脸,也给皇上丢了脸,你说奴才凭白无故在文国公府挨顿骂,这皇上的脸可得往哪儿搁呀?”

    这话说完,人已经走出正厅,直奔府门了。

    君慕凛“啧啧”两声,“是啊,父皇的脸可得往哪儿搁呀?昨儿还说君民一家亲,做皇帝的不但要与民同乐,更要关怀臣民甚至奴仆。为体现自己是一个接地气的皇帝,他想找个日子认江越做干儿子。恩,也就是说,再过不久,太监江越就要成为本王的王弟,届时父皇会重新赐名,并纳入君家族谱。谁的爹谁了解,这马上就要认下的干儿子,在你们文国公府受了这么大的羞辱和委屈,啧啧,白兴言,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白兴言都跪不住了,几乎是半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殿下息怒,求殿下息怒。”一边磕一边还强行把叶氏也给踹趴下了,“恶妇,还不快给殿下磕头!”

    叶氏瞬间清醒过来,正准备求饶,就听君慕凛说:“别动不动就磕头,诛九族的大罪磕几个头就算完了?你们家人都什么脑子?得亏染染不随你。”

    诛九族三个字一出口,白家人全都惊了。老太太晃了三晃,要靠红氏扶着才能站得住。不过红氏悄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总算让她的心放了下来。红氏说:“您是站在二小姐这一边的,放心,十殿下不会为难母亲。”

    她说完,又冲着白蓁蓁使了个眼色,白蓁蓁立即领会,嘴一张,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我不想死,父亲,我还没有长大,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呀!母亲这是要干什么?是不是大姐姐救不活,就要拉着咱们一家给大姐姐陪葬啊?”

    白兴言这个说法说得心思一动,转头看向叶氏,眼中满带着质疑。

    叶氏慌了,急忙道:“我没有,真的没有,老爷你相信我。”

    红氏却紧跟着说:“不管二夫人有没有那个意思,您都不该那样对江公公说话。江公公是皇上身边的近侍,皇上既然有心将其收为义子,就说明是绝对认可他对皇家的付出。圣体安康是大事,是造福天下百姓、巩固东秦国本之事,江公公能尽心尽力侍奉皇上,固国本,便是于江山社稷有大功之人。二夫人一向都是心思通透之人,您若不是想拉白家全族为大小姐陪葬,为何要那样斥责一个于国家有大功之人?老爷贵为文国公,可都对那江公公以礼相待,难不成您自认为自己比老爷的地位还要高?”

    红氏的话说得白兴言更郁闷了,竟也顺着红氏母女的思维想了下去。莫非叶氏真的是要拉着白家全族给白惊鸿陪葬?这个女人的心思该有多么恶毒啊?

    叶氏百口莫辩,她知道自己掉进了红氏母女给她设下的陷阱。这对母女太会见缝插针了,竟借着十皇子来给白鹤染撑腰的机会落井下石,借十皇子之手枯把自己推向深渊。

    然而,道理她都明白,可是该如何往上爬呢?如何解了眼前危机呢?

    翘着二郎腿吊儿浪荡坐在主位的君慕凛笑得一脸邪乎,怪不得小染染喜欢这个妹妹,还真是可造之材啊!小模样长得也还行,生母这个脑子更是跟得上,嘴皮子到位一针见血。红家……恩,上都城首富。这个条件不错,有可能的话,回去给九哥介绍介绍,没准儿还是段姻缘。就是……

    君慕凛撇撇嘴,就是有点儿便宜了白兴言,一连攀上两门皇亲。

    他这边一心算计着给他九哥保媒,下方白家人可乱了套了。白兴言又磕头又打滚儿的求了一阵子,发现十皇子没搭理他,不但没搭理,面上表情还很怪异,一会儿沉思一会儿发笑的,看着都渗人。

    边上红氏和白蓁蓁一口一个“要被诛九族了”,老太太也在那儿不停地念叨“怎么娶了这么个丧门星啊”。他听着听着就也被代入了,开始坚定地认为叶氏是要害死他全家,于是从地上爬起来,拽住叶氏,狠狠地甩了两个巴掌。

    白浩轩都看傻了,随口感慨了句:“父亲终于像个男人了!”

    白兴言一听这话,气得又甩了叶氏两巴掌。

    叶氏被打得两眼冒金星,这时候,就听坐在主位的皇子殿下又送来一句:“这九族都包括谁呢?”

    白蓁哭着回应:“姓白的都包括呗!”

    君慕凛点点头,“对,姓白的都包括,连你们家分在外头的两座府邸也跑不了。”

    老夫人一激灵,什么意思?二儿子也跑不掉了?“叶氏!我白家到底上辈子欠了你多少,要你这样祸害?这些年你从白家拿走的还不够多吗?”

    白蓁蓁继续补刀:“祖母您说什么?她拿咱们家东西了?拿给谁了?拿了多少?”

    老夫人指着叶氏道:“拿了多少?白家都快被她搬空了!”

    白兴言气得哇哇叫,他昨晚也跟着忙活白惊鸿来着,也没睡啊!这会儿脑子肯定是浑的,分析事情就不太清楚。一听说叶氏都快把白家给搬空了他就更生气,抓着叶氏噼里啪啦一顿打,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估计都能把叶氏给打死。

    丫鬟双环吓坏了,拼命拉着护着叶氏,自己也跟着挨了不少打。

    终于,君慕凛合计完了给他九哥找对象的事,回过神来一看,好家伙,下头都打成一片了。他无奈地挥挥手——“停!”

    正挥拳头的白兴言就跟被按了机关一样,动作立时停住了。

    叶氏扑通一下跌倒在地,鼻青脸肿的,像顶着个猪头。

    君慕凛看了一会儿,又琢磨了一会儿,才再开口道:“说到诛九族,其实这事儿也不是没商量。”

    白兴言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只要殿下肯息怒,让臣做什么都行。”

    君慕凛摇摇头,“本王说的商量,跟你没什么关系。”说完,目光竟投向了白浩轩,“这小子方才夸本王来着。”

    白蓁蓁一听这话,随手就捏了弟弟一把,小声提醒:“继续夸。”

    白浩轩虽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明白必须听姐姐的话,于是张口就继续夸:“殿下气宇轩昂玉树临风,殿下的一双紫色眼睛天下无双,殿下的头发好看衣裳好看鞋子也好看,殿下……”殿不下去了,不会夸了。

    白蓁蓁给他指道儿:“提二姐姐。”

    白浩轩:“殿下您跟二姐姐真是太配了!”

    “夸得好!”白蓁蓁一下没忍住,吼了这么一嗓子。自此,更坚定了君慕凛给他九哥说媒的决心。他九哥的日子过得实在太沉闷了,最需要这么一个活泼的给调剂调剂。

    “你算第十族!”君慕凛直接就给白浩轩定了性,然后再问:“谁跟他关系最近?”

    白蓁蓁立马举手:“我,我是他姐,亲姐。”

    君慕凛点点头,“那你也算第十族。”

    红氏想了想,也把手举了起来,“我是他生母。”

    君慕凛再点头,“也算你一样。”

    白兴言都看愣了,还带这么算的?第十族是个什么鬼?不管了,反正沾亲就算,于是他也想举手。

    可这时候,白浩轩又说话了:“按说父亲也是我的亲父亲,可母亲也是父亲的亲夫人呀!”

    话说得跟绕口令似的,说得白兴言直迷糊,也让他刚举到一半儿的手生生停了下来。

    什么意思啊?说到底别人都能算第十族,就他跟叶氏沾亲,所以不能算了?

    白蓁蓁还在补刀:“祖母也是亲祖母也不该算的。”

    老夫人点头,“老身从来只认淳于氏一人,为我白家长房嫡长子之正妻。”

    君慕凛:“老夫人也算。”

    白兴言更着急了,拼命给红氏使眼色。红氏眼圈儿一红,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对着白兴言:“老爷,不是妾身不帮你,妾身也是没有办法啊!这事儿可该怎么帮?二夫人是您的续弦之妻,您二人同心同德同进退,更是得同甘共苦,有好处一起享,有罪也得一起受呀!如今二夫人闯下滔天大祸,您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除非……”

    “除非什么?”白兴言急道:“你快说,除非什么?”

    “除非母亲不是父亲的妻子。”白浩轩又说绕口令了,“母亲不是父亲的妻子,父亲就不算母亲的九族。”

    白兴言恍然大悟,叶氏给他关上了一房门,红氏又给他开了一扇窗,这妻与妾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啊!

    白鹤染到时,正听到君慕凛在说:“国公爷要是休了这个妻,那她就不算你们白家人,诛九族什么的,自然也就跟你们白家没有关系了。不过父皇这个脸面肯定也还是得找回来的,到时候本王自会去跟叶家算帐。”

    她往额上抹了一把汗,我去,牛~逼啊!这来了才多一会儿工夫,话题已经上升到诛九族的高度了?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