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110章 父亲,可不能怂包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马会来料香港地下六资料黄大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叶氏被赶回娘家,这对于叶府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昨日叶氏从白家出来,直接就进了宫去找太后,从宫里出来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叶家,而是去了郭家。

    她不确定这件事情太后管不管得了,虽然抱着极大的希望,但只要一想到十皇子的嚣张和九皇子的冷漠,就觉得希望十分渺茫。所以她去了郭家,想在太后之外再寻一份稳妥。

    她在郭家住了一宿,等来的却是太后那边传来的无能为力的消息。郭家一听这话也犹豫了,太后都管不了,他们如何管?总不成让老将军去找皇上说情,这些女人家的事闹到前朝,实在太难堪了。

    于是郭家也退缩了,叶氏独立无援,只得在今天早上回了叶府。

    叶家大老爷叶成仁和二老爷叶成铭见她哭哭啼啼地回来,别的不说,只说被白家的人欺负,白兴言将她赶了回来。二人当时就火了,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势要跟白家讨个说法。

    白兴言刚赶到前厅,一只脚都还没踏进门呢,就见一只茶碗狠狠地往他这处砸了过来,啪地一声碎在他脚边。茶水四溅,脏了他新换的袍子。

    白鹤染跟在后头,转头一看老夫人也正好赶到,于是赶紧上前去搀扶,同时轻声道:“祖母莫急,咱们慢点儿进,里头打架呢,可别打着咱们。”

    老夫人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但一张脸却阴沉得可怕。

    白兴言刚到就被摆了这么个下马威,当时也是气得不轻。可还不等他说话,就听叶成仁的声音传了来,直接就质问道:“白兴言,你就是这样对我妹子的?将我们叶家的女儿赶回娘家,如此羞辱我叶氏一族,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此言一出,白鹤染没忍住,直接就乐出声了。

    白兴言也被骂得火气上窜,转过头就骂了句:“小畜生,你笑什么?”

    骂人的同时手也指了过去,可惜没指准,指到了老夫人眼前。

    老夫人真是又气又恨,“你骂谁呢?”

    白兴言愣了下,嘴上还是不饶人,“母亲怎么过来了?我骂你身边的那个小畜生。”

    白鹤染十分无奈,“父亲这个文国公还真是世袭出来的,要不就依着您这个脑子,侯爵之位怎么着也落不到你头上。你看,你连我是笑你还是笑别人都分不清楚,人家骂你,你骂我,合着咱们白家怎么着都是挨骂,太亏了。”

    老夫人也是恨铁不成钢,“你堂堂文国公,被一介平民指着鼻子骂,你有气不冲着骂你的人撒,却要骂自己的女儿。多有出息!”

    白兴言又愣了愣,这女儿是在笑叶家人?她什么时候竟会站在他这一边了?一想到这个,便也想起方才叶家人对自己的指责,不由得转过头去又瞪向方才说话的叶成仁。

    叶成仁冷哼一声,胸膛又挺了挺,“怎么,你这是认为我说得不对?”

    厅外,白鹤染已经搀扶着老夫人走了进来,连后身后一众丫鬟婆子,前院正厅一时间热闹起来。

    “祖母您坐。”她扶着老夫在主位坐了下来,然后笑着道:“祖母不要生气,有人欺负到咱们头上,那打回去就是,没必要给自己气受。”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说话的是叶家二老爷叶成铭,他盯着白鹤染,满眼的愤怒,像是在看一个仇人。

    叶家这两位老爷都生得一副好相貌,虽说上了年纪,但还是能从眉眼五官中看出年轻时也是俊朗少年。只可惜,俊郎少年不讲理,还不怎么有脑子。

    白鹤染握了下老夫人的手,然后直起身,正面迎向叶家来人,竟是做出一个俯身下拜的动作,恭恭敬敬地向两位叶家老爷行礼。

    白兴言都看傻了,这特么到底是在干什么?

    正傻着,就听白鹤染来了句:“不知竟是两位王爷驾到,阿染给两位王爷行礼了。”

    王爷?

    一屋子人都懵了,哪来的王爷?

    叶家二位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皆是一个想法,这白家的二女儿怕不是个傻子吧?

    然而,谁傻,白鹤染也不会傻。她的话紧接着又来了:“就是不知道两位是何时封的王,封的又是什么王,这个称呼该怎么叫啊?”

    白兴言实在听不下去了,“阿染,他们不是什么王爷,是叶家的两位老爷。”

    老夫人也跟着解释:“一介平民,非但不是王爷,还没有任何官职。”

    “恩?”白鹤染一脸茫然,“不是王爷?甚至还是平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叶家人也听不下去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白鹤染指指她爹:“我爹,文国公,东秦世袭的超品一等爵。在场各位都不是不懂法的人,东秦有律,文国公的地位要高于正一品的左右丞相,仅次于王爷,基本上有官职的人见了他都要下拜。可是刚才您二位进来,不但没有行礼,甚至先是拿茶碗砸我父亲,再又指着我父亲鼻子骂了一顿。既然这么有底气敢打砸辱骂当朝侯爵,那肯定就是地位超凡,要高于我父亲才能干出来这个事儿啊!所以我自然就以为你们是王爷呀!”

    叶家人都听愣了,这个逻辑……不好反驳啊!

    白兴言腰板挺了挺,第一次觉得有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儿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白鹤染的话还在继续:“可是真没想到,二位居然什么都不是。那我就想问问了……”她高昂起头,语调凌厉起来,“一介平民,是谁给你们的勇气公然打砸辱骂当朝文国公的?”

    叶成仁叶成铭二人彻底被堵了嘴,二人面面相觑,谁也想不明白,话题是怎么绕到这上面的?他们干什么来了?不是来找白兴言算帐的么?

    大老爷叶成仁心思沉了沉,当机立断地做了个决定——不搭理白鹤染。

    他是来找白兴言的,不能再跟一个小姑娘继续扯下去,否则早晚得被扯进沟里。

    于是他选择把刚才那个话题给忘了,又转向白兴言,阴沉着脸道:“妹夫,我还叫你一声妹夫。咱们这是家事,家事就得按家事来办。我妹妹嫁入你白家,给你生儿育女,为你铺垫前程,可是你呢?你就是这样对她的?”

    白鹤染又笑出了声,“不是,二位,你们是不是对自己的妹妹有什么误会呀?生儿育女?搞不搞笑,她给谁生儿育女了?她的一双儿女可不是我父亲亲生的呀!白家二夫人和离再嫁的事,难道你们都忘了?”

    叶成仁恼羞成怒,再忍不下去了,急头白脸地冲着白鹤染吼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简直没有教养!”

    白鹤染耸耸肩,“教养都是家族给的,你这是在骂白家?父亲,人家指着鼻子骂上门来,你可不能怂啊!”她终于将目光投向白兴言,意思很明显,当爹的,现在该你说话了。

    白兴言咳了一声,说了一句话:“府上子女都是由当家主母管着的。”

    意思就说,有没有教养,那都是叶氏教出来的,你们叶家人既然要谈这个教养的问题,那最好还是跟你们的妹妹谈。

    老夫人听到这句话,总算觉得他儿子有个男人样了,于是点点头道:“没错,当家主母教养子女,每一家都是这个规矩。说我们白家的女儿没有教养,那就是说我们府上的主母失责了。”

    叶成铭听了这话火气也窜了上来,随口就说了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指责我们叶家的人?”

    “哟!”白鹤染一道目光就瞪了过去,“长辈说话你当小辈的插什么嘴?真是没有教养。”

    同样的话被她扔了回去,啪啪的打在叶家两位老爷的脸上。叶成铭已经快被气迷糊了,扯着嗓子喊起来:“你竟敢指责我叶家?”

    白鹤染都气乐了,“我当然敢,这有什么可不敢的?不是,你们叶家到底什么来头?权势竟大到能一手遮天?能大白天的到一等侯爵府上来喊杀喊打?这权利到底谁给你们的?莫非是宫里的老太后?那这个事儿可就大了!”她看向白兴言,“父亲,进宫面圣吧!太后娘娘是皇家的人,却帮着宫外的叶家将势力铺得这么大,这到底想要干什么?出了这样大的事,皇家不能不防啊!”

    “你——”叶家二位都惊呆了,这怎么又扯上皇上了?这怎么又扯上让皇家防着叶家了?原本就是两口子吵架,娘家人来给女方做主,这怎么绕来绕去,却把他俩给绕出一身官司来?这种事情能拿到宫里去说么?不管到底有没有,一旦皇上听说了这个事儿,心里肯定是要犯膈应的,那以后叶家的日子可怎么过?

    两位叶家老爷额上终于冒出冷汗来,终于意识到事实远没有他们刚来的时候想得那样简单。白兴言这个妹夫从前任由他们拿捏,从不敢公然反抗,可现在妹夫是不反抗,人家女儿不干了。而且这个女儿……

    他们越想越心惊,大老爷叶成仁更是想到了叶氏寿宴那天发生的事情,想到了九皇子,想到了寿宴上烧起来的那一车车冥礼……

    “白兴言,你可真是养了个好女儿!”二老爷叶成仁的脑筋粗犷一些,还是想把这个场子和面子给找补回来,于是,他再次将手指向了白鹤染——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