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122章 杀女儿就像拍蚊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特马四不像图香港收音机下载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小叶氏害怕了,白花颜说得对,姐姐若是倒了台,白家绝不会再留她们母女。

    于是她赶紧离了竹笛院儿,去找白兴言了。

    青草担忧地问白花颜:“五小姐觉得叶姨娘去求老爷,管用吗?”

    白花颜摇头,“不知道,但必须得试试,成就成,不成也不留遗憾。总之二夫人不能倒,她要是倒了,我也就跟着完了。”

    自从发生了聂五那件事,梧桐园再也不许女人进出,不但新盖成的书房不行,就连整个梧桐园都封闭起来。

    小叶氏在园子口站了一会儿也没敢进去,不一会儿从里头出来个小厮,一瞧见她就“哎哟”了声,然后告诉她:“叶姨娘是找老爷吧?老爷往风华院儿去了。”

    小叶氏一听,赶紧就往风华院儿那头追,追得很快,几乎是用跑的。她知道,必须得赶在白兴言进风华院儿之前把人拦下,不然等他一见到白惊鸿,肯定心里的怨气更重。

    她带着个丫鬟,两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总算是在白兴言一脚踏入风华院时追上了。

    因为着急,一时忘了规矩,伸手就拽住了白兴言的袖子,急声道:“老爷等一下!”

    白兴言被她拽得一咧斜,“叶秦,你疯了不成?”

    小叶氏被他吼得一哆嗦,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下就瘪了回去,那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又挂上脸来,简直让白兴言是越看越厌烦。于是不等小叶氏这边开口说话呢,白兴言就先骂了开:“你瞅瞅你那个鬼样子,我白家是欠你吃还是欠你喝,你一天到晚吊着个脸给谁看呢?”

    小叶氏冷不丁的招来一顿骂,心里是又委屈又害怕,眼泪就在眼圈儿里含着,要多纠结有多纠结。

    其实小叶氏长得也很不错,当初白兴言收她入房,一来是给她姐姐面子,要跟叶家的亲再结得多一层,二来也是被小叶氏这种眼泪汪汪的模样给吸引了。

    可从前归从前,现在归现在,从前认为是优点的,当感情不在、当有了利益冲突,都成了互相嫌弃的理由。就像白兴言现在看小叶氏,那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特别是站在风华院儿门口,只要一想到里头的白惊鸿,他就后悔当初为什么收了小叶氏入房,还生了那个该死的白花颜。

    “你找本国公有什么事?”他强忍着厌烦问小叶氏,“有事就快说,说完了赶紧滚!”

    小叶氏一哆嗦,瞬间脑子一片空白,都忘了该说什么。幸好一瞥眼看到风华院三个字,这才把思路又给找了回来。但还是害怕,只能小声小气儿地说了句:“妾身是想……是想为姐姐求个情,希望老爷不要生姐姐的气,把姐姐接回来吧!请老爷看在妾身的面子上……”

    “你有什么面子?”白兴言都惊呆了,他突然大吼起来——“叶秦,你告诉本国公,你在文国公府、在本国公面前,究竟有什么面子?你生的那个女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主母寿宴上居然将她姐姐推到湖里去!要是没有这个事儿,后续的那些事情也都不会有!你们娘俩就是所有事件的罪魁祸首!你说说,你能有什么面子?”

    他越喊越激动,越喊越生气,越喊越觉得这一切都是白花颜导致的。

    他回身指向风华院儿里,指向白惊鸿的屋子,“叶秦,本国公今儿就把话摞在这儿,你们娘俩的命就系在惊鸿身上,她好,我就留你们一命,她要是有个三长两断,我就把你们娘俩活活掐死,扔到城外去喂狗!”

    他摞下这句狠话后甩袖而去,小叶氏被他这么一甩直接就坐到了地上,身子已经抖成了筛子网。

    她的男人说要掐死她和他们共同的孩子,如果白惊鸿死了,她的花颜也活不成了。这是为什么呀?就因为是花颜把白惊鸿推到了水里?可不是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什么她的男人会这样偏心?何况那白惊鸿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呀!

    她再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边上丫鬟赶紧劝:“姨娘快别哭了,一会儿老爷听见又该发火了,上回您哭老爷就说像哭丧,这次那大小姐万一……哎呀反正不要哭了,咱们快走吧,一会儿老爷真生气了可不会有咱们好果子吃的。”

    小叶氏一听这话赶紧就爬了起来,来时多快走时就多快,一会儿工夫就没了影子。

    风华院的正屋里,白惊鸿在数位太医的共同努力下,病情终于有了起色,今日已经可以靠着垫子稍微坐起来。

    白兴言看到她这样总算是放了心,当下长出一口气,大步走上前来,关切地问:“惊鸿,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白惊鸿一见他来了,眼泪哗哗地就往下掉,一边哭一边说:“父亲,女儿对不起您,都是女儿不好,二妹妹好心拉着我看鱼,我却站都站不稳,还掉进湖里。搅了母亲的寿宴不说,最主要的是害父亲您丢了脸面,在那么多人面前闹得没法收场,女儿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情心里就难受,就觉得对不住父亲。”

    白兴言被她说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有那么多女儿,可是就没有一个能像白惊鸿这么懂事听话的,没有一个能像白惊鸿这样拿得出手的。就这个大女儿最给他长脸了,自己都病成这样还在跟他说对不起,这场闹剧中,他的惊鸿才是受害者呀!

    他抓住白惊鸿的手,一遍一遍地说:“不怪你,不怪你,是父亲没有保护好你,一切都是父亲的错。是你那个不争气的五妹妹推你到湖里的,她还打你,为父真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惊鸿你放心,为父一定给你把这个公道讨回来,你那个五妹妹,哼!杀了也罢!”

    他说这话时没带半点儿犹豫,就好像根本不是在说要杀一个人,而是说要拍死一只蚊子,就更别说他要杀的,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白惊鸿的眼中有一瞬的得意闪过,可又马上收敛了去,反过头来还劝起白兴言:“父亲别说气话,都是您的孩子,什么杀不杀的。您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太医们医术高明,我现在真的已经感觉好多了。至于后来的那些事情……”她说到这儿,眼圈儿里一下就蓄满了泪,“我们给父亲惹麻烦了,要不是因为我病着,母亲也不会……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惊鸿应该给父亲磕头赔罪,可是我现在真的起不来,待我再好一好,一定到父亲跟前负荆请罪,不管您原不原谅母亲,惊鸿都永远是您的女儿。为了父亲,为了白家,女儿什么都愿意做。”

    白兴言更感动了,“要是家里所有的孩子都能像你这般懂事,为父又何苦操这么多心。”

    白惊鸿抹了把眼泪,给身边丫鬟递了个眼色,丫鬟天蓝赶紧取了几张银票递过来。

    “父亲。”白惊鸿将银票递上前,“家里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家,没管过中馈,也不懂府里银钱花用。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给父亲闯了祸,惹了麻烦。犯错就要弥补,这些银子是我这些年存下来的,昨儿又让丫鬟去卖了几样首饰,七凑八凑的总算凑出几百两来。父亲快快拿去将府门修缮起来,那是咱们家的门面,更是父亲您的脸面,女儿绝不允许任何人说父亲的不是。”

    白兴言彻底被这个大女儿征服了!

    这才叫闺女,这才叫亲情。他生的那些,一个个的都是些什么玩意?跟他的惊鸿怎么比?

    他将银子接过来,一时间无限感慨,“真是我的好女儿,父亲没白疼你。那这银子……父亲就拿着了,你放心,待府上周转过来,父亲一定加倍还给你。”

    白惊鸿赶紧摇头,“父亲要是这样说话,那就是成心跟女儿生份了。女儿虽不是父亲亲生的,但也是自小就跟着母亲来到了白家,是在父亲膝下长大的。我现在根本记得清生父的样子,对我来说,您就是我的亲生父亲,是我要用一生来尊敬和孝顺的人。我是父亲的女儿,是白家的大小姐,我理所应当要为家里出力,这是我的责任,不应该谈什么还不还的。”

    白兴言重重地点头,“好,好孩子,你是我白家的骄傲,是我白兴言的希望。就凭着你这份心性品性,父亲跟你保证,你的未来必将无可限量!”

    忙了一天一夜,白鹤染终于在傍晚时分回到了引霞院儿。默语也没怎么睡,只小眯了一下就起来,开始给白鹤染张罗午膳和晚膳。

    可白鹤染还是没什么吃饭的心情,她有些后悔,早上应该跟君慕凛一块儿去的。在这个没有消毒手段和疫苗年代,疫情的发生就是毁灭性的灾难,很有可能一个汤州府就得没了。

    她记得阿珩曾经说过,医者仁心,一旦走上了这条路,就不能回头,从此以后心里装着的,就不能只是自己。

    她既受了医脉凤家的医术,就不能丢了凤家的脸面。更何况毒脉白家亦有祖训传承:毒者,药也,医也,死也,生也。

    “小姐。”迎春从外面进来,打断了她的思绪。迎春拧着眉,又是纳闷又是生气的模样,“真是见了鬼了,大小姐居然被人抬着,往咱们院儿这边来了……”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