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137章 惊天密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单挑万位定位胆时时彩2017年精准两肖四码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那件事情发生在十四年前,据李嬷嬷说:“我跟老夫人是无意间发现的,当时那场面实在是……太骇人了!”

    时隔十四年,再说起那件事来,李嬷嬷依然心有余悸。

    “当年大夫人临产,两个产婆忙活了一整天,孩子还是没生出来。老爷一天未归,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直到夜里亥时末,老爷终于回府,却在听闻大夫人临盆的消息后,脸色阴沉得可怕。当时老夫人在大夫人的产房外头坐镇,老爷回来后却硬将老夫人赶走,说什么也不让她在那块儿待着。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回到锦荣院儿,再不时地打探消息。”

    李嬷嬷讲起十四年前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

    “老爷留了身边的护卫看着我们,老夫人纵是再着急也出不去。一直到天快亮时护卫终于撤了,同时有下人来报,说大夫人终于生了,是个女孩儿。老夫人从来都是通情达理的,一点儿都没因为这大夫人头一胎没能给白家生个儿子而不痛快,赶紧张罗着让小厨房将鱼汤热了,她要带着老奴亲自给大夫人送过去。”

    “可就是为了送这锅鱼汤,我们看到了一个秘密,一个老爷至今都不为人知的秘密。”

    李嬷嬷看向白鹤染,眼中有泪花泛起,渐渐地竟止不住呜呜哭出声来。

    “二小姐,你原本不该是自己一人,你还有一个哥哥,你和他是龙凤胎,大夫人原本给白家生出的是一对龙凤胎啊!”李嬷嬷双手掩面,痛哭流涕,“可是老爷不知为何竟将那个男孩儿给溺死在水盆里,老奴和老夫人看到的时候,他正把那孩子从水里捞出来,看着那已经没了气息的孩子在哈哈大笑。”

    她越说越觉得恐惧,“你们想像不到那种场面,老奴活了这么大岁数,听说过外头为了生儿子而扔了女儿的,可那也就是普通人家才会干的事。高门贵府里,少爷和小姐一样金贵,少爷可以继承家业,小姐也可以同王公贵族联姻,总归多养一个都是好的。这将亲生儿子给溺死的事还是头一回碰到啊!”

    默语都惊呆了,“他为什么要那样做?龙凤胎这种好事别人家求都求不来,他为何要溺死一个?而且溺死的还是那个儿子,这……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李嬷嬷长叹一声,“老奴也是这样认为,老夫人同样也不能理解。当时我们想冲进去看看那孩子还有没有救,可就在那时,接生的产婆拿了炖好的汤药回来,老夫人当时拉了老奴一把,我们就躲到角落里,远远看着。可是你们猜看到了什么?”

    一直没说话的白鹤染终于开了口,平静地道:“看到白兴言将那个产婆给杀了。”

    李嬷嬷一怔,随即又是一声重叹:“二小姐聪慧,一猜就透。”

    白鹤染面上冷面骤起,“不但杀了其中一个产婆,另一个产婆一定也早就遭了毒手。之所以你和祖母能顺利的进了院子而不被人发现,是因为所有知晓我娘亲生了龙凤胎的人,都已经被白兴言给杀了,包括当初一整院儿的奴才。而白兴言的护卫们则是忙着去处理尸体,所以你们捡了个便宜,没被逮个正着。”

    李嬷嬷大骇,“二小姐说得真是一丁点儿都没错,要不是您当年才刚刚出生,老奴可真要以为那件事情您也是亲眼所见了。”

    白鹤染摇摇头,“亲眼所见是不可能了,但猜也能猜个十之七八。”

    “唉。”李嬷嬷又说了起来,“当时看到老爷亲手杀人,老夫人吓坏了,老奴也吓得差点儿丢了魂儿。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要跑,可老夫人拉住了老奴,没让跑,却也没让再进去。我们就藏在角落里,眼睁睁地看着老爷提着那孩子的脖子,出了屋,离了院儿。直到确定人已经走远,我们这才冲进屋里去看大夫人和另一个孩子。还好,大夫人只是因为难产而累得晕过去,二小姐您也好好地躺在大夫人身边睡觉,都还活着。”

    她说到这里,指指白鹤染的手,“当年大夫人就是昏迷了,却还是用一只手抓着二小姐的小手,像是生怕你被人从身边抱走一样。老夫人看着心酸,哭了一场,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您裹好,抱了出来。”

    李嬷嬷抹了把眼泪,继续道:“老夫人本是想将大夫人也接回锦荣院儿来照顾,可是她怕打草惊蛇,怕老爷会怀疑她知道了那件事情,从而对大夫人和二小姐您也起了杀机。所以只对外说是一个丫鬟去给大夫人送鱼汤,见院子里没人,这才将小姐您抱到老夫人这边。”

    默语又问:“老爷信了吗?”

    李嬷嬷不确定,“也许信了,也许不信,老夫人那场戏做得很好,一点都没有表现出自己看到那件事情的模样,还告诉老爷小姐是他的第一个女儿,一定要好好养,下一胎再多拜拜菩萨,争取能生个儿子。老爷当时应该是被唬住了,没有怀疑,而且锦荣院上上下下一张嘴,没有人提起老夫人离开过的事情,甚至还有个丫鬟出来顶风声,说是她奉命去看大夫人,见小姐您一直在哭,兴许是饿了,可大夫人当时昏迷着不能喂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带到老夫人这边。”

    默语思虑了半晌,分析道:“老爷对老夫人肯定还是有怀疑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任凭二夫人如何苛待锦荣院儿这头,他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依奴婢看,没准老爷心里头还巴望着那叶氏最好能将老夫人弄死,以除后患。”

    “姑娘分析得真是透彻。”李嬷嬷夸赞默语,“老夫人后来跟老奴说起这件事,一直在后怕。她说如果当时冲进去了,老爷一定会将我们两个全都杀了。要想保命,这个秘密就只能烂在肚子里,一辈子都不能说。”

    李嬷嬷有些紧张,“所以二小姐,您可千万别把老夫人透露出去,老爷真会杀人灭口的。”

    白鹤染点头,“嬷嬷放心,祖母待我有大恩,无论如何我也会护她周全。还有嬷嬷,当年阿染被祖母抱回锦荣院,若没有嬷嬷帮衬也不会那样顺利,阿染同样记着您恩情。”

    “哎哟,老奴可不敢当,二小姐千万别说这样的话。唉,就是可怜了那个孩子,那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儿,高鼻梁,跟大夫人很像。要是他也能活下来该有多好,你们兄妹俩也是个伴儿,兴许后来的那些年,二小姐就不会遭那么些罪。”

    她说着话又抹起泪来,白鹤染明白,这位老嬷嬷是真心疼那个孩子,也真心疼她了。

    她很想将这个话题结束,以免让这老嬷嬷一把年纪再徒增伤心和恐惧,但心里依然有疑惑未解,所以不得不再开口道:“后来我娘亲有没有提起过这个事情?再难产也该知晓自己生了几个孩子,后来她没问过吗?还有当年在孕期中请过脉的大夫呢?都没有提起过我娘亲怀了双生子的事情?”

    李嬷嬷听了她这么问,也是一脸茫然:“大夫人从来没有问过,当年请脉的大夫是住在府里的客卿大夫,从大夫人有孕以来就一直照顾着,可是在后产过后就再没见过。老奴是觉得,以老爷当年丧心病狂的所为,那个大夫铁定也是被灭了口的。只是大夫人为何一直没问,又或者她私下里同老爷讲起过,这个就不清楚了。”

    白鹤染叹了一声,“娘亲不是糊涂人,想来是跟老夫人一样的想法了。为了保命,也为了保住自己仅剩下的一个女儿,她只能将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到死都不能说。”

    李嬷嬷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伸出手去将李嬷嬷握住,轻言安慰:“都过去了,如今苦尽甘来,那些做过天理难容之事的人,也是时候该得到报应。人在做天在看,欠了的,总归要还了。”

    李嬷嬷一哆嗦,“小姐要报仇?”

    她面上笑着,却透着无尽的凄冷:“难道不应该吗?为我死去的娘亲和哥哥,也为我这么多年受的苦难,不应该一件一件讨要回来吗?”

    李嬷嬷点头:“应该,太应该了。不瞒二小姐说,老夫人也曾有过话,今后不管二小姐您如何待老爷,就算是把他给杀了,老夫人都不会说一个不字。只当从来没有生过那个儿子,她从始至终都会站在二小姐这一边,绝对不会成为二小姐的拖累。”

    送走了李嬷嬷,迎春进来换了茶,对刚刚屋子里都说了些什么一句也没问。

    白鹤染却不想瞒她,可也没心思自己再讲一遍,只吩咐默语同她说了。毕竟后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悄悄去做,身边这两个丫鬟一个都少不了。

    正室生下龙凤胎,却被做父亲的亲手将其中的男孩溺死,迎春表示接受困难。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白兴言为何要这样做,最后干脆总结道:“老爷是不是得了那种时而发作时而不发作的怪病?”

    白鹤染冷笑,间歇性精神病吗?怎么可能。白兴言当年那样做一定是有特殊的原因,她很想知道那个原因是什么,可不管怎样,杀人偿命,她都不会再让那个该死的父亲好过一日……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