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144章 你就是只死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上双色球开奖结果彩霸王综合资料三份平台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离开和合园的白兴言,又在竹笛院儿里继续了噩梦。只是竹笛院儿里没有水井,所以他是被浸在了水缸里,整个人都被扔了进去,以一种十分别扭姿势在里面蹲着,直到泡得差不多淹死了才被提起来,然后也就喘一口气的工夫,又被塞了回去。

    在白鹤染独特的"mi yao"作用下,小叶氏睡得极沉,从白兴言被拖下床榻再到回来,她都一丁点儿反应都没有。默语将白兴言往里头推了推,还不解气地踹了几脚,这才跟着白鹤染回去自己的院子,熄灯睡觉。

    次日清晨,竹笛院的人是在白兴言的骂声中醒来的。

    文国公的恐惧与愤怒都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他将小叶氏从床榻上直接给拽了下来,也不管落地时摔得小叶氏直叫疼,只管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没用的东西,睡得跟死猪一样,本国公都快被人杀了你都不醒,我要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死猪!蠢猪!”

    小叶氏是又惊讶又羞愤,一个女人被自己的男人骂成是死猪,她觉得自己的这张脸真没地方放了,不如死了算了。可同时她也十分奇怪,为何今早醒来床榻上是潮湿一片?身边的男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湿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能告诉她是怎么回事,因为就连白兴言自己也没整明白,为何离开了和合园,自己还是会遇到这种怪事,还是会做那种怪梦。

    他又气又怕,情绪几近崩溃,眼下小叶氏就成了他的发泄对象,他将心底所有的气全都撒到了小叶氏身上,直将人骂得个体无完肤。

    还有一院子的奴才也没能幸免,就见白兴言拉开房门往门口一站,指着一院子的丫鬟婆子大声道:“全都是废物!全都是干吃饭的蠢货!主子睡得像死猪,你们这些奴才那是连死猪都不如!”他骂着骂着又一眼看着白花颜,于是更气了——“你瞅瞅你,像个什么样子?花楼门口站街的都比你强!要样貌没样貌,要身材没身材,死猪生出来的也就只能是死猪!我国公府养你干什么?养你们这些废物能干什么?”

    就像疯了一样,一个大男人连吵吵带喊地骂街,把竹笛院儿从上到下骂了一顿。要不是还存有一丝理智,想着还有白惊鸿在府里,怕是连小叶氏的娘家叶府也要一起骂进去。

    终于,他骂累了,喘着粗气吩咐跟出来跪在边上的小叶氏:“你去,叫人给戏班子传个话,让林氏赶紧给我滚回来!三日之内她若再不回来,就再也别想进我文国公府的大门!”

    小叶氏猛地打了个激灵,林氏,林氏,白兴言若不提,她差一点就把林氏给忘了。是啊!文国公府里头还有一位姨娘呢,也还有一位庶小姐呢!只是不知,如今的国公府里,林氏若是再回来,又要闹出什么样的风波。

    白兴言甩袖走了,虽然昨儿被浸了水缸,但今儿病到是好了许多,不再像昨天那样一动就发冷。他认为是大夫的药起了效果,于是赶紧又吩咐下人:“再去熬一副药来,本国公得按时喝着,万万不能耽误了病情。另外……”他想了想,还是将这几日一连串的经历告诉给给在身边的元赤,然后问他:“昨儿夜里你们真的什么动静都没听到吗?”

    元赤摇头,“回主子,真的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属下敢保证,夜里绝对没有人来过。”

    “那我让你去查看水缸那边,可有异样?”他边问边提醒着,“有没有水溅出来的痕迹?有没有水少了的迹象?”

    元赤还是摇头,“主子,属下去查看过,水缸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顿了顿,再道:“请主子恕属下直言,即便是夜里有人动了水缸,洒在外头的水经过半宿也都干了。至于水少没少,因为如果真是有心之人而为之,水就算当时少了,过后也能给再补回来。这种有备而来的事情,除非当时抓住现形,否则事后很难去查。”

    元赤其实很想说,这种事情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完全是文国公产生的幻觉,根本并不真实存在。而另外一种就是府上进了高手,武功极高,高到所有暗卫都在对方的控制下短暂失去意识,以至于第二天被问及此事,完全没有印象。

    他这也是猜测,但却不是无凭无据。因为今早他听到一个暗卫说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疼,好像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过,散了架一般。

    但问及他到底什么时候摔过,他又十分确定自己从未摔过。

    可疼痛不是假的,他也亲自替那人检查过,身上有伤,有淤青,还有擦伤之处,更有几处一碰就疼,像是轻微的伤到骨头。

    伤不是旧伤,应该就是伤在昨晚,看伤的程度,他分析应该得自少是从树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所至。而巧的是,那名暗卫昨晚的任务就是守在树上,观察竹笛院儿的一切动静。

    这真的只是巧合吗?元赤认为不是,毕竟他自己夜里也莫名奇妙地打了个盹儿,醒来时天都快亮了,别说夜里没动静,就算真有动静,他也听不见。

    但这话不能跟白兴言说,一旦说了,他也罪责难逃。

    “唉!”白兴言长长地叹了口气,整个人都颓败下来,“莫非真的是水鬼讨命?”

    “老爷真的相信有鬼魂一说?”元赤摇摇头,“属下不信这个,鬼魂都是人臆想出来的,或许就是老爷最近遇到的烦心事太多,总是胡思乱想,这才容易多梦。否则属下杀过那么多人,真要有鬼魂索命,这条命早就没了。”

    “那不一样。”白兴言疲惫地摆摆手,“你杀的都是外人……罢了罢了,不说这个,本国公还是好好想想,今天晚上睡到哪里才是正经事。”

    元赤顿了顿,提议道:“与其请林姨娘回来,不如老爷您把红姨娘给接回来呢!林姨娘三小姐总是惹老爷生气,但红姨娘和四小姐却很能讨您欢心,您见了她们一高兴,兴许就能将连日来的噩梦境冲散。更何况,眼下府里这个情况,红姨娘再不回来,怕是就撑不下去了。”

    白兴言闹心地搓搓脸,他也知道最该回来的是红氏,他也想红氏,而且是特别特别想的那种,现在叶氏都已经被他抛在脑后了,他只想宿在红氏的温柔乡里,只有那样,才会冲散这连日来的恐惧。

    可是,红家比叶家还难缠啊!他敢笃定,只要想接叶氏回来,亲自往叶府走一趟,叶家人就得乐呵呵的让叶柔跟他一起回。但红家那可就不好说了,红氏和白蓁蓁能不能回来且不好,整不好他还得挨顿打。红家哪有讲理的人呢?

    “不说这个,今晚去梧桐园吧,多派人把守,不只暗卫,叫上府里所有的护院家丁,但凡是个带把儿的,都给本国公叫到梧桐园去守夜,一个都不能少!”

    竹笛园那头,白花颜将跪在门口哭泣不停的小叶氏拽进屋里,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了起来。

    “你当初到底是怎么当上白家妾室的?当初到底是怎么爬上父亲的床榻的?听到人家骂你什么了吗?骂你是猪,是死猪!你会不会侍候男人啊?脑子里就只有睡觉两个字吗?夜里少睡一会儿你能死?”

    白花颜觉得光骂不解气,直接出个手指去戳小叶氏的头,直把个小叶氏戳得生疼开始躲闪,这才停下来,又继续骂了一通。

    可骂着骂着她也累了,也疑惑了。今天的父亲不对劲,她早上在外头听动静时就隐隐约约听到什么浸水,什么夜里,什么小叶氏睡得像只死猪什么都听不到。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花颜百思不得其解。

    今白鹤染起得晚,因为昨夜兴致高,多泡了白兴言半个时辰,导致回来得晚,觉不够睡。

    默语也晚起了,迎春知道她们一定是夜里又出去办事,晨起就没让默语当差,催着她又回屋去多睡了会儿。

    李嬷嬷一大早就过来想见白鹤染,但听说还没起,急得直原地打转。迎春问她:“嬷嬷为何急成这样?是老夫人那边有什么事吗?”

    李嬷嬷摇头,“不是老夫人,是我自己"zhao xiao jie"有事。迎春姑娘帮我传个话吧,等二小姐醒过来就跟她说,老爷已经有所察觉,去试探老夫人了,请二小姐行事一定多加小心。”

    迎春听得直皱眉,想多问几句,但李嬷嬷说她是偷偷过来的,不能久留,来不及问什么就匆匆走了。

    直到白鹤染醒过来,迎春将此时讲了,白鹤染便告诉她:“你去找机会跟李嬷嬷说,让她无须担心,我既能有所为,就必然会保老夫人平安无事。即便被对方察觉,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白兴言他没本事将祖母怎么样。”

    迎春点点头,纵然心里也有疑惑,比如说小姐是怎么保护老夫人的。但她还是没有多问,利索地侍候主子更衣用膳,直到默语也过来侍候时,文国公府大门外,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