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219章 是十嫂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特彩吧高手网高手彩票赢彩彩票与你同行资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鹤染顺声回头,只见前方一道粉影扑面而来,嗖地一下就撞到她身上。

    她的脖子被那粉影死死搂住,随之清脆的声音扬起:“你是十嫂吧?十嫂你长得真好看!”

    白鹤染好不容易才将一个粉色的小人儿从自己身上摘下来,看到的是一张笑嘻嘻的脸,跟君慕凛一样的无赖相。只因为是女孩子,又生得十分漂亮,所以这种笑容让人很难抗拒,甚至会被感染,跟着一起笑起来。

    小粉人儿看起来跟白蓁蓁差不多大,正是东秦正宫皇后所出的嫡公主,君灵犀。

    六公主君长宁,和嫡公主君灵犀是出生在君慕凛之后的最后两个君家的孩子。其实打从贵妃娘娘死后,皇上基本不再进后宫,之所以又有了君长宁,是因为一次醉酒被白明珠钻了空子。而有了君灵犀,是老皇帝可怜陈皇后没了八皇子后终日郁郁寡欢,给了她一个女儿。

    正宫皇后所出,从小在万千宠爱下长大,不但是皇后娘娘的掌上明珠,更是九皇子十皇子最疼爱的小妹妹。故而,这君灵犀的“独霸一方”那是一般人根本无法企及的。别说皇宫里,就是整座上都城所有在京官员及其家眷,一提到这位小公主都头疼。

    十皇子够不讲理了吧?可小公主比十皇子更不讲理。十皇子好歹只跟男人斗,从来不掺合女人之间的事。可这小公主可不分男女,只要招惹了她,她都能跟对方斗个天昏地暗。

    这会儿君灵犀站在白鹤染面前,笑眯眯地看着她,看了一会儿就又开口说:“十嫂,你长得这样好看,配我十哥有些委屈了。因为我十哥这人脾气不好,以前一有女的靠近他,他就一脚把人踹飞,从来不留情面。不过你放心,她不敢踹你,有我呢,我罩着你,他要是敢欺负你咱俩就一块儿上,我也是学过功夫的,一个人打不过两个人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

    君慕凛听得阵阵头大,“咱俩什么仇什么怨?我是你亲哥,你要造反不成?”

    君灵犀冲着他挑挑眉毛,“你说什么仇什么怨?我巴巴的在宫院里等着跟你们一块儿用晚膳,人到好,人都走到院门口了,一听说我在里面调头就跑。什么意思?”

    君慕凛给她讲道理:“我是听见你在教训人,不想打扰你的雅兴,这才跟你十嫂先行离开,你怎么就不理解我的一番苦心呢?再说,那君长宁是康嫔的女儿,康嫔是白家的人,你让你嫂子怎么露面?关系太复杂,不好出面的,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君灵犀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对白鹤染说:“十嫂,我知道那君长宁是你表姐,但你那位表姐品行不咋地。那么可爱一只小白兔,她居然叫宫人抓了去准备红烧,就说当晚上给康嫔娘娘添菜。真真是笑话!这要是野外猎来的兔子我不管,她爱怎么吃怎么吃。可这皇宫内院的,哪来的野兔子?分明是别人养着玩儿的,她却要给人红烧,这不是欺负人吗?养兔子的人知道了得多伤心,我绝不能让她下这个手,平白祸害一条小生命。”

    白鹤染点点头,赞同地道:“你做得对。”

    君灵犀十分得意,“不过咱们眼下不说这个,兔子什么的都是小事,咱们说说你爹。”她说着又转问君慕凛,“十哥,刚才你们说什么?文国公欺负我嫂子?还给她下埋伏?这是怎么个话?不是亲爹吗?为何要这么干?”

    君慕凛想了想,总结道:“因为文国公是个二比。”

    白鹤染却是轻轻哼了一声,带着几分自嘲道:“并不是天下所有的父亲都是好父亲。”

    君灵犀还是不太明白这个父女关系怎么会如此恶化,不过她这人就是有一个好处,她不管什么逻辑对错,也不管关后因果,反正只要她认准的亲人或朋友,做什么都是对的。别人但凡有一点对她的朋友不好,那一定就是别人的错,没错也错,她必须得帮着朋友报仇,帮着朋友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

    于是她拉起白鹤染的手说:“走,我给你报仇去!趁天黑,摸到文国公府里看盾,这么不要脸的爹本公主还是头一次听说,可得好好开开眼。哎,你爹喜欢什么发型?我昨天刚学会了一个三角发,就是把人的头发都剃光,只留头顶一小块,留成个三角型,十分别致,要不咱们趁夜给他剃一个?”

    白鹤染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位小公主还真是执着于给人剃头啊!

    她想劝劝,于是开口道:“小公主……”

    谁知刚叫一声就被人拦住了,“别叫我小公主,叫我灵犀就行。咱们未来都是一家人,用法着这么客气,你看我都直接叫你十嫂呢,你就叫我名字吧,全当提前练习练习。”

    白鹤染抽抽嘴角,点头,“行,那我就叫你灵犀。灵犀啊,剃头还是算了。”

    “恩?”君灵犀当时就一愣,“不是吧?这么怂?”

    “我……”

    “公主殿下!”白鹤染的话又没说完,一个小宫女跑了过来,手里抱着只大白兔,到了跟前匆匆行礼说:“公主,这兔子咱们怎么处置?”

    君灵犀说:“去问问是哪个宫院丢的,能找到主就还给人家,但要记住,兔子是我费了好大劲从君长宁手中救回来的,不能白救,银子还是得收。当然也不能太宰人家,就按正常价,五百两一次。”

    小宫女都快哭了,“公主,这个价估计肯定是找不着主人了。”

    “如果找不到主人咱们就自己养着,你们给它搭个窝,再弄点草,先喂着吧!”

    “公主……”小宫女急得直跳脚,“咱们已经养了三只兔子两只猫一只狗了,再养就快没有人住的地方了。”

    “地方不够住就扩宫院,这点事还用本公主教你们吗?说话做事怎么就不能动动脑子?行了快走吧,我这还有正事儿呢!”教训完宫女,君灵犀又转回头来,继续开导白鹤染:“嫂子,做人真不能怂,人怂志短,以后谁都能欺负你。”

    白鹤染也苦口婆心地跟她解释:“我不是怂,我刚才是话没说完。我的意思是想说,剃头没什么意思,除了滑稽一些之外,造成不了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这人怎么能得到教训呢?”

    君灵犀一听她这话瞬间就来了精神,“十嫂,那你说什么有意思?”

    白鹤染想了想,“你要真想看些有趣的事情,还得出宫,就随我往文国公府起一趟吧!”

    君慕凛脑门子上阵阵冒冷汗,他此时此刻深深地觉得,让君灵犀认识白鹤染真是一个件大错特错的事。原本君灵犀只是小打小闹,但他媳妇儿收拾人那可是真动手啊!自家媳妇儿成熟懂事有分寸,但他这个妹子那可是不成熟不懂事没有分寸的主。更何况还顶着个嫡公主的身份,谁也不敢把她怎么样,故而做起事来那真是不管不顾。

    一旦白鹤染为她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君慕凛有种预感,他以后要在为那俩丫头片子善后的路上一去不回头了……

    “这孩子就没人管管吗?母后呢?”他问后头跟上来的嬷嬷。

    那是从小看着君灵犀长大的赵嬷嬷,听他问了赶紧回话:“回十殿下,皇后娘娘说了,她如今年岁大了,也管不动了,既然小公主说是出来找十殿下的,那就请十殿下代为管管。”

    君慕凛简直崩溃,“本王怎么可能管得了!”

    赵嬷嬷对此十分认同,“是啊!要说小公主这性子还真是跟殿下您小的时候一模一样。”

    君慕凛脖子后头直淌冷汗,可不么,跟他小时候一模一样,那为什么一模一样呢?还不是因为君灵犀这丫头片子基本就是跟着他长大的。上山打鸟下河摸鱼,什么事儿不是他带着那丫头干的,如今养成了这样的性格,他也实在是难辞其咎啊!

    再瞅瞅走在前头那俩人,已经勾肩搭背混到一处了。无奈之下只得吩咐身后一个小宫女:“快到鸣鸾殿去看看四殿下好些了没,好了就叫他赶紧跟上,往文国公府去吧!”

    赵嬷嬷听了之后也跟着点头说:“对,小公主从小就最听四殿下的话,只要四殿下出面,不管什么事儿都一定能劝得住。”

    君慕凛十分凄楚,他从小带大的妹妹,结果反到最听他四哥的话,这也太打击人了。

    离宫的马车里多了一个君灵犀,小丫头身上擦了不少胭粉,香气挺重的,虽然都是名贵脂粉味道很好闻,但白鹤染还是有点儿纳闷君慕凛竟完全没有反应。

    她好奇地小声问她:“能受得了这个味道?”

    君慕凛点头,“母后和灵犀我不怕,你也不怕,别的人就不行了。”

    她方才明了,原来过敏也是有选择性的。

    君灵犀能够出宫很是兴奋,一路都掀着车窗帘子往外看,时不时地叫上几句哪家的铺子好吃她吃过,还对路过的几家茶楼做了中肯的点评,比如哪家的茶烹得香,哪家泡茶的水更为讲究。

    只是说着说着,就见她突然对着前方轻“咦”了一声,随之,马车也停了下来。

    他们听到赶车的落修说:“主子,前面就是叶府了,看着好像在闹事。”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