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224章 去搬救兵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十全十美的动物2978游戏手机版官网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白惊鸿接连被踹两脚,人已经十分虚弱,几口血吐出来,现下就只能半坐半趴在地上,动都动不得。

    白鹤染的目光向她投来时,她只觉有一种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伴着那两道能杀死人的目光,割得她面颊生疼生疼,也让她几乎快要窒息,彻底溺在深渊里无法存活。

    她想躲,可白鹤染却已经一步一步朝着她走过来。君灵犀的血还染在身上,此时的白鹤染就像一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厉鬼,拖着死亡的血迹,走在国公府正院里,震慑了所有的人。

    “你,你要干什么?”白惊鸿一双眼珠子瞪了溜圆,几乎就要因恐惧夺眶而出。

    然而,没人跟她废话,就见白鹤染踏着血一步步走到跟前,半弯腰,一把掐住白惊鸿的脖子,直接就将人给提了起来。

    白惊鸿身量比她高,她小小的身子提起一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人,需要将手臂举得高高的,举过头顶方能让对方双脚离地。

    这动作若是平时做,会有几分滑稽,可眼下由白鹤染做出来,人们只会觉出一种渗人的恐怖,就像阎罗在提着小鬼,随随便便就能宣告这小鬼的魂魄终结。

    白惊鸿被掐得快要上不来气了,双手拼命的想要去将白鹤染的手给掰开,可惜,白鹤染的手就跟铁钳一般,任她如何努力都掰不开分毫,反而还因她的激烈挣扎而让那双手越掐越紧。窒息的感觉几番冲入脑,白惊鸿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

    可白鹤染怎么可能让她轻易就死,她也不说话,就仰着头,冷冷地看着白惊鸿面部愈发扭曲,冷冷地欣赏对方渐渐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直到全世界都以为她要就此将白惊鸿给掐死时,白鹤染却松手了。

    就听扑通一声,白惊鸿被狠狠扔到地上,落地时额头磕上地面,一脑门子的血。

    还什么东秦第一美女,眼下的白惊鸿真是应了君灵犀的那句话,东秦丑八怪还差不多。

    模样丑得连白兴言都不愿多看她一眼,匆匆别过头去,其它人也十分嫌弃地站得更远了些,跟她保持开一定的距离。

    白蓁蓁走上前,抱住白鹤染的胳膊说:“姐,要不杀了她。她这种人该死,因为这个杀她,就算叶家告上了天,也不会有人敢追竟责任。”

    白鹤染微微摇头,“人是要杀,但轮不到我来杀。刺杀嫡公主,只此一罪就够她遭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她深吸一口气,再生气,再想活剥了这白惊鸿,现在也必须忍着,因为她得把人留着给皇后泄愤,否则皇后这口气没地方出,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端来。

    她不再理会白惊鸿,转而又看向白兴言。就偏着头看,一脸的琢磨。

    这种琢磨把白兴言给琢磨得心都哆嗦,他不知道白鹤染要干什么,要说什么,这一个眼神可以有千万种可能,是生是死,几乎都在她的一念之间。

    君慕息也走了过来,与她并肩而站,一个一身戾气如地狱罗刹,一个温文尔雅如当空弯月清清明明。

    白兴言有些恍惚,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个二女儿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同十皇子站到一起时是天造地设天作之合,可眼下跟四皇子站到一处,却也似金童玉女,无限般配。

    可是这种美他欣赏不了,因为白鹤染的美貌中遗传了太多淳于蓝的影子,这简直就是个年轻复活般的淳于蓝,他只要看一眼就能想起当年初遇淳于蓝时的情景,就能想起当年那一桩桩绝不能为人知的事情来。

    他闭上眼,前额俯地,冲着四皇子磕了个头,“求四殿下宽宏大量,饶了白家这一回吧!”

    君慕息不理会他,只拍了拍白鹤染的肩膀,微俯下身来同她轻轻地说:“如果不想面对,就不要面对,他们自作孽必不可活,无需脏了你的手。灵犀有些反应了,去看看她吧!”

    白鹤染最后看了白兴言一眼,转身回到了君灵犀身边。她半蹲下来亲自托起君灵犀的脸,语调尽可能放温合地唤了两块:“灵犀,灵犀。”

    君灵犀的确醒了过来,可是因为太疼了,两道秀眉一直紧紧地皱着,小脸也是一片惨白。

    白蓁蓁看得心疼,直抹眼泪,白鹤染的鼻子也酸得厉害。她想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傻,竟用自己的命去替别人挡刀,可还不等她开口,就听到君灵犀微弱的声音传了来,是在同她说:“十嫂,你不要自责,给你挡刀是我自己愿意的,跟你无关。从小到大十哥最疼我,我小时候从树上掉下来,也是他在下面接着我,结果我平安无事,他的胳膊却疼了半年才好。他好不容易才找着个媳妇儿,我就是舍出自己的命不要也得把你给保住,不然我十哥就要孤单一辈子了。十嫂,别担心我,只要你没事我这一刀就没白挨……”

    君灵犀说到这处,又晕了过去。夏阳秋赶紧道:“没事没事,疼晕过去了而已。伤太重了,麻沸散不太管用,没疼死已经不错了。”

    白鹤染听得直皱眉,“你连封住痛感的针法都不会?”她简直惊呆了,“你到底怎么当上的国医?”

    夏阳秋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嗑嗑巴巴地回应:“不会就是不会,要是什么都会哪还用得着费尽心机跟你学。”

    白鹤染是真没想到让夏阳秋处理伤口,居然是在麻沸散无效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么严重的伤居然药醉无效,君灵犀这孩子得有多疼?

    她的心又揪起来,手下也随之有了新的动作,几枚金针分别刺向几往穴道,停留片刻再拔出来,然后再扎,如此三回方才停了下来。

    “痛感至少明日午时才能恢复。”她告诉夏阳秋,“先简单处理一下,还是得先将人送回宫。一来得跟皇上皇后有个交待,二来这里也不是治伤的好地方。”

    夏阳秋点点头,“也是,白家实在太危险了,一家子疯狗。咱们赶紧转移,免得一会儿又有人被咬,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扯着大嗓门骂人,白家却无一人敢应话。嫡主公伤在白府了,她们都在想着,这笔帐皇上皇后该怎么算。

    君灵犀被抬出了文国公府,直接送上了四皇子的马车。白鹤染跟四皇子同乘,夏阳秋则上了默语另外赶来的一辆车上。

    两辆马车从文国公府出发,直奔皇宫而去,但行得很慢,因为君灵犀的伤口怕颠簸,只能慢吞吞地,用几乎比走路快不了多少的速度前行。

    夏阳秋坐在另辆车上闲不住,跟同行的默语说:“老朽原本是来拔刀的,可是没想到刀已经让四殿下拔出来了,那按说后面就没老朽什么事儿了,毕竟王妃的医术比我强太多,我跟着进宫也是多余。但你家王妃也不怎么想的,还非得让老朽也跟着走一趟,想来是为了让老朽多学点本事,至少把那套镇痛的针法给学会了。”

    默语却不认同他这个话,“夏老可能想错了,奴婢以为,小姐叫您一块进宫,真的只是想让您继续给小公主治伤的。而她自己……”默语重重地叹息一声,“她自己是去请罪的。”

    白鹤染是要进宫请罪,这一点白蓁蓁也想到了,所以她没闹着要一起去凑热闹,而是留了下来,等两辆马车都行远了,这才小声吩咐被留下来看家的迎春:“你赶紧的,到尊王府去,把这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十殿下,让他赶紧进宫去替你家小姐解围。”

    迎春也知事不宜迟,见老夫人也冲着她点头,于是再不多等,转身就跑了出去。

    而白蓁蓁也不闲着,她悄悄跟红氏打了招呼,带上丫鬟也跟着出了府。

    她要去一个地方,要去给她二姐姐再搬一个救兵。小公主在白府遇刺,虽说是白惊鸿下的手,但人却是跟着白鹤染一起来的。皇后爱女心切,难免就要把这笔帐也算到白鹤染头上。

    眼下有四皇子跟着一起进宫,迎春再请了十殿下去说情,可万一力度不够呢?万一皇后盛怒之下不给两位皇子面子怎么办?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想着能多个帮手就多个帮手,两位皇子不行就三位,三位皇子的面子皇后多多少少总算看上一看吧?

    她脚步极快,几乎是用跑的,直奔着慎王府的方向就跑了去。

    她不认识什么人,托她二姐姐的福,同那个铁面阎王九殿下说过几次话,算是认得。所以,眼下她要搬的救兵也正是那位。

    此时的白蓁蓁已然顾不上什么儿女情长,这一次她不是懵着去找九皇子的,而是有着明确的目的。她必须得成功说服对方进宫说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带着这种信念,白蓁蓁终于跑到了慎王府门口,已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身后跟着的丫鬟小娥都开始用爬的,手脚并用爬上了慎王府门前的台阶。

    她砰砰地砸门,大半夜里,这样气势汹汹的砸门声传遍了整条巷子。

    慎王府的下人只觉十分新鲜,这半夜有人砸阎王家大门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再一开门,发现砸门的居然还是个姑娘,就更加惊讶了。

    正想问问这是哪家姑娘如此大胆,这时,就听府门外、白蓁蓁的身后有一个声音扬起:“白家四小姐?你怎么来了?”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