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231章 皇上的圣旨关本王何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后天晚上买什么特马743期期好彩免费资料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文国公府,江越连夜传下圣旨,白家爵位至此代终了,再不世袭。

    老夫人当即跪跌在地,高呼对不起白家的列祖列宗,没能守住这份世袭的家业。更当众直言自己生了个作孽的儿子,当初就不该让这个大儿子继承这个爵位。

    白兴言早就被抬了回来,接完圣旨之后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任老夫人如何骂都不言语。

    到是红氏琢磨着问了一句:“就因为大小姐刺伤了嫡公主,所以咱们家就丢了世袭的爵位吗?那叶家呢?二夫人又是如何处置的?按说大小姐不是白家的孩子,这个罪就算要担,也不该咱们白家自己担,二夫人和叶家都跑不掉。还有,大小姐如今人在哪里?”

    她说这话时,江越才走到门口,听了红氏的疑惑便转回身来,为白家众人解惑:“府上大小姐已经被关入水牢,受刑七日。其实这事儿原本没这么严重,文国公这个爵位是打从太祖开国那一辈起就给了白家的,皇上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坏了先祖立下的规矩。所以咱家想说的是,今儿这道圣旨其实是国公爷自己给自己求来的,是他用世袭的爵位去换了你们家大小姐的一张脸,是他自己愿意用爵位到此终结为代价,去给那位白大小姐换了治脸的药。国公爷当时怎么说来着?哦对,父女情深,父女情深啊!”

    江越笑呵呵地走了,剩下的白家人除了叶氏之外,皆是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白兴言,人人都觉得自己可能是聋了,耳朵一定是出问题了。为了一张脸,居然能用世袭的爵位去换。

    还什么父女情深,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呀!

    到是叶氏不有吱声,低着头默默地想着其中利弊,很快她就明白了白兴言的用意。用一个世袭之爵换白惊鸿容貌如初,说起来骇人听闻,可白兴言又不是傻子,如此明显不划算的买卖他怎么可能会去做。之所以做了,定是做了待白惊鸿上位之后,再次复爵的打算。

    也是,待有一日她的女儿飞上枝头变凤凰,想复立个爵位还不是一句话的事。白家失爵只不过是暂时,早晚有一天会重新将世袭的制度再要回来。只不过……

    她唇边泛起笑意,只不过到了那时,要回来的爵位再也不是他们白家的,而是属于她的儿子,浩宸。

    老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质问白兴言:“你有什么权利用祖宗家业去换一个外人的容貌?你父亲当年将爵位传给你时是怎么说的?他说你接了这个爵位,肩上担着的就是整个白家的将来,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三思,因为那将关乎着整个家族的荣辱兴衰。这些你可还记得?你再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

    白兴言还是不吱声,更不敢看老夫人,甚至连叶氏都不敢看。

    他原本跟叶氏想得一样,只是没想到皇上弄哑了白惊鸿,这一下就将他的全盘计划都给打乱了。他该怎么跟叶氏说白惊鸿已经哑了的事?还有,既然圣旨已下,白惊鸿什么时候回来?白鹤染又什么时候能给她治脸?

    白兴言很凌乱,老夫人很崩溃,但红氏却比较冷静,还在劝着老夫人:“其实这道圣旨下与不下,跟咱们也没有太大关系。即便皇上不下旨,将来老爷也是要将爵位传给外人,从下一任文国公开始,这个爵位的拥有者就不再是白家血脉。所以,不管有没有这道圣旨,对于白家来说,爵位都是到此终了。”

    老夫人的哭声渐止,仔细琢磨着红氏这话,又重重地长叹了一声。

    “是啊,老身哭什么呢?原本也是没了的,原本就是没了的呀!”

    这一夜,白家人皆无心睡眠,甚至都无心回到自己院子里。就一堆人齐聚在前厅,谁也不说话,只静静地坐着,各自想着心事。

    白兴言几番将目光向小叶氏投去,可小叶氏始终紧锁着眉头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根本看都没看他。来自慎王府的侍卫一直站在红氏母子身边,就连老夫人身侧也站了几个,看得白兴言阵阵心惊。

    君慕凛就是在这个时候,抱着昏昏欲睡的白鹤染进了文国公府的大门。

    门房的下人来传话时,只说二小姐回来了,还不等再接着说是十殿下陪着二小姐一块儿回来的,白兴言就已经坐不住了,腾地一下就站起身,往府门外迎了出去。

    他就想问问白惊鸿回来没有,还要提醒白鹤染,圣旨已下,他用爵位换来的药必须立即配制出来,否则就是欺君。

    对,欺君。白兴言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来跟白鹤染要药,不管怎么样,这笔买卖已经做了,好歹把药拿过来,也不至于赔到底。万一惊鸿的嗓子也有能治好的那一天呢?

    他这样想着,话便冲口而出——“小畜生,你那祛疤的药呢?”

    君慕凛的脚步停了下来,一双紫光闪闪的眼睛直勾勾地朝着白兴言看了去,“小畜生?可是在叫本王未来的妻子?竟敢诅咒本王未来会娶一个畜生,白兴言,你这张嘴看来是不想要了。”他半转了头,吩咐落修,“掌嘴。”

    落修二话不说,大步走到白兴言面前,啪啪啪地就扇起耳光。

    白兴言直接被打懵了,与此同时,一种强烈的耻辱感由心而生,让他都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不想见人。

    从来都是打女人扇耳朵,没听说打男人也打脸的,他好歹也是个侯爵,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脸,这叫他的颜面往何处放?

    可是他不能反抗,也不敢反抗,因为这巴掌是十皇子下令打的,这位皇子的脾气他太了解了,眼下明显是在气头上,但凡他再反抗,对方直接一刀把他砍死都是有可能的。

    落修的嘴巴子一共扇了二十下,一边十下,打得白兴言嘴都肿了。最后还是白鹤染迷迷糊糊地说了句:“别跟他纠缠,我困死了,要睡觉。”

    君慕凛这才叫人停下来,然后看着白兴言一字一句地道:“想要祛疤膏?可以。想要你那个继女?也可以。且等她在水牢里熬过七七四十九天,能活着出来再说吧!”

    什么?

    白兴言当时就愣住了,“殿下此言何意?惊鸿的药是臣用世袭的爵位换的,皇上圣旨已下,按理说……臣的女儿就该出来才是,她也要将那祛疤膏交出来才行。”

    “哪来那么多废话!”君慕凛眼一瞪,大喝道:“皇上的圣旨关本王何事?那是你同皇上之间的交易,现在是本王在同你说话!白兴言你给我听着,老子不管你什么圣旨不圣旨,水牢里的人老子说不放就是不放,不服气就到宫里告状去,看看皇上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白兴言,再有下一次,老子拆了你的骨头,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他是真生气了,如果不是媳妇儿还抱在怀里,如果不是媳妇儿脸色越来越不好,他一定一刀剁了白兴言。杀人,他君慕凛从来都不手软。

    “滚!”他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滚得远远的,本王要送染染去睡觉。白兴言,你最好祈祷我的王妃能够尽快好起来,否则,你命休矣!”

    白兴言狗一样地跪爬到了一边,再也不敢多言一句。白家众人亦给君慕凛让出一条路来,看着他抱着白鹤染大步朝着念昔院儿的方向走去。

    直到君慕凛走远,老夫人突然笑了起来。她看着白兴言,也看向叶氏,笑得痛快无比。

    “以为得了圣旨舍了爵位,就能将人救回来,如今大梦一场空,真是天意,是天意啊!”老夫人指着白兴言,大声道:“睁开眼晴好好看看,这就是你应得的下场!”

    默语走得慢了几步,落在后头,正好听见老夫人说话。于是停下来,又补了一刀:“其实就算大小姐放回来也是没有用的,因为皇上给她灌了哑汤,大小姐现在已经是个哑巴了。”

    白家大乱,有老夫人的笑声,有林氏母女的哭声,还有叶氏同白兴言扭打到一起的骂声。

    红氏冷眼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是万千感慨。曾经盛及一时的文国公府,世代承袭的侯爵之位,在外人看来是何等风光。即便是红家,当初不也是看中了这几代世袭的权势富贵么。

    所以她嫁了过来,心甘情愿做文国公府的小妾,尽心尽力地服侍她的男人,为之生儿育女,并奉上无尽的财富。

    然而,匆匆十数年光景,堂堂文国公府竟已衰败到如此境地。而那个她曾视之为天的男人,也将本性暴露得如此彻底。

    这一切,不只叫人心寒,更让人恶心!

    她拉起白浩轩的手,认认真真地告诉他:“记住,将来不管你是贫是富,不管是做官还是从商,你长成什么样都好,就是不要像你的父亲。否则,即便你是我生的,我也绝不认你!”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