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穿越言情小说 » 神医毒妃 »  第238章 欺负的就是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4号的衣服是多大码今期特马生肖图片

小说:神医毒妃作者:杨十六
返回目录

    郭家的小将军废了,被四皇子直接废掉了两条手臂。

    他趴在地上,就像一条无骨的鱼,痛苦地扭动着身躯。

    叶成仁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整个人都叶瘫了。郭旗就这样废在叶家,即使动手的是四皇子,可他叶家也难逃保护不当的罪责。一旦郭家降罪下来,就是宫里的太后亲自出面,也根本不可能压得住老将军的怒火啊!

    这日子到底是怎么了?从白浩宸到白惊鸿,再到叶之南、叶成铭,眼下又轮到了郭旗,难不成真是老天爷要亡他叶氏一族?

    君灵犀看着在地上不停扭动的、已经被砸成虫子的郭旗,笑得肚子都疼,“刚才不还耀武扬威地跟本公主叫板么?怎么,遇了我四哥就怂了?哎你到是继续牛逼啊!把跟我说的那一套再跟我四哥说说,要不我把九哥十哥都叫来,你跟他们一起说说?郭家的孙子我告诉你,你爷爷是军功赫赫,但这不代表你也军功赫赫,你爷爷是我东秦的功臣,却不代表你也要受万众景仰。上一辈的事跟下一辈没有关系,你想牛逼就自己努力,努力不起来就永远都没有在本公主面前翻身的那一天。”

    郭旗听着这些话,再感受着双肩传来的巨烈疼痛,怒火冲昏了脑子,再顾不上什么皇子不皇子,闭着眼睛就大声叫喊起来——“东秦皇子大开杀戒,嗜杀功臣之后,屠伤本将军,霍乱军心,置东秦国土于不顾,这是要造反!造反!”

    叶成仁听得头皮都发麻,造反这话也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这郭旗再这样闹下去,保不齐命都要没了啊!

    他跪爬上前,不停地往地上磕头:“四殿下饶命,他是被重伤刺激到了脑子,已经疯了。求四殿下千万不要跟一个疯子计较,求四殿下看在郭老将军的面子上,饶他一命吧!”

    君慕息面色阴沉,那与生俱来的儒雅温润在这一瞬间完全褪去,他冷冷地告诉郭旗:“我君家的东秦,君家人自然不会不顾。今日废了你的双臂,将来你要上的战场本王替你上,你要打的仗本王替你打,东秦国土,本王亲自来守!”

    “你……”郭旗用尽全身力气仰起头来,恶狠狠地瞪向君慕息,“你别欺人太甚!”

    君慕息松开铁锤,淡淡地看着他,“欺你又如何?”

    “我要进宫面圣!我要……”

    嗖!

    破空而来的一支利箭断了他后面的话语,只听嗡地一声,利箭贴着郭旗的脑皮直穿过去,破了石砖地面,入地三寸,回声不断。

    “啧啧,射偏了,本来是想射掉你脑袋的,真是命大。”门外,一个邪气冲天的声音传了来,吓得郭旗的心差点没跳出嗓子眼儿。

    叶成仁抖得更厉害了,这样的声音都不用看,一听就能听得出来。放眼整个东秦,能如此说话的,只有一个十皇子,尊王殿下君慕凛。

    一身紫袍的尊王大步而入,边走边道:“欺的就是你,你能把本王怎样?”他站到四皇子身边,双臂抱环在身前盯着地上一跪一趴的两个人,冷哼着道:“还有你们叶家,今儿我们兄弟就欺负你们了,怎么着吧?”

    他伸出脚,往郭旗受伤的肩膀上扒拉了几下,疼得郭旗嗷嗷直叫。

    君慕凛轻哼了声,不屑地道:“就这点儿忍性,还想当将军?姓郭的崽子,别说是你,今天就是你爷爷来了,本王也是同样的话。郭家于国有功不假,但这份功绩的背后又藏了多少猫腻,真以为本王心里没数?回去告诉你爷爷,想撕破脸就直说,本王随时恭候。不想就给我老实眯着,别一天到晚放小崽子出来呼风唤雨。”

    他说到这里,面色愈发凛冽,突然握着弓箭的手臂往起一扬,郭旗下意识地就想躲,却听君慕凛大喝一声:“兄弟们!给我砸!把嫡公主没砸完的这座叶府,给本王砸到片瓦不留!”

    十皇子发令,身后跟随而来的一众侍卫立即领命,二话不说,操家伙就开始打砸。

    君慕凛的人一上手,立即就看出专业的和业余的之间有多大区别了。

    先前礼王府的人由君灵犀带着,费了老大力气才从前院儿砸到前厅。可尊王府的人一出马,那就跟猛龙过江野火燎原一般,完全是碾压似的,眨眼之间就将叶府砸成了一片废墟。

    就连君慕息都不得不感叹,果然做什么事就得用什么人,他自认已经超常发挥,可是跟这个十弟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

    君慕凛冲着他四哥嘿嘿地笑,“以后有这种活儿,四哥不用亲自动手,我来,我干这个在行。”说完又扯扯君灵犀,一脸严肃地道:“你这丫头,病刚好就出来得瑟,这我就不说你了,但你怎么能把四哥也给扯进来?从小到大你十哥我是怎么教你的?办什么事儿就要找什么人,这种打家劫舍的活儿那就该你十哥我来做,四哥不合适。”

    “凛儿。”君慕息十分无奈,他怎么就不合适了?神仙也有发怒的时候,更何况他本就不是什么神仙,只是一个心中怀有无限仇恨,活着,只为有朝一日能够报仇血恨的普通人而已。他告诉他的弟弟,“这一趟我该来,我若再不来,会有人认为你四哥可欺,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只是……”他顿了顿,神色恍惚,“只是我已经没有可被人欺之处了。”

    自苏家出事,苏婳宛离开东秦之后,总有一种淡淡的哀伤之绪环绕在四皇子身侧,挥之不去,躯之不散。

    君慕凛很想将这种情绪赶走,却始终徒劳无功。甚至不但赶不走,还能将他也影响得跟着一起哀伤起来。这就是他这位四哥的本事,无论是谁,都抗拒不了被其影响,渐渐地陷入到君慕息所营造的那种氛围之中。

    他也不能,但他总有别的办法将这种情绪发泄出去,就比如现在,他蹲下来,蹲到了叶成仁的面前,阴嗖嗖地问对方:“眼熟吗?这场面,是不是觉得十分眼熟?没错,当年的苏家也是这样,本王赶回上都城的那日,看到的就是苏府被砸成一片废墟,还有一群不明真相的无知百姓在往里面扔菜叶子,边扔边骂,恨不能骂得苏家几世都翻不得身。而你们叶家人就藏在背后,不停地散播关于苏家叛国的谣言,不停地煽风点火鼓动百姓骂街。这些,你们该不会都忘了吧?”

    他干脆盘腿坐到地上,一件一件跟叶成仁掰扯,“苏家叛国,所有证据都是叶家和郭家提供出来的,趁着我和四哥九哥都不在京城,你们只开了一次堂就把这桩案子给断了。确凿的证据摆上朝堂,就算是我父皇都找不出任何破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偌大一个苏家被你们在一夜之间轰然推倒。你们烧杀抢夺,把苏家的每一个铜板都往兜里揣,私自改了送走苏婳宛的日子,连最后一面都没让我四哥见着。叶家,郭家,这些事情都还记得吧?”

    他手里的弓一下一下往叶成仁和郭旗的头上敲去,“别以为当年的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总有一天,这笔帐得跟你们两家好好清算。而在没有开始算帐之前,本王觉得偶尔这么砸一砸,活动活动筋骨,也很是不错。你们说,是吗?”他冷笑三声,挥手指向厅外,“好好看吧,当年的苏家也是这么没的,不同的只是苏家的人随着府邸一起死了,而你们这些人却还活着。别着急,有死的那一天,就不远了!”

    两位皇子一位公主,风一样的来,又风一样的走了。留下的,是一个残砖断瓦,满目萧然的叶府,和一个双肩全废,注定一生残疾的郭旗。

    叶家人一个个站在院子里,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片平地,哭已经哭不出来了,他们只是在想,房屋没了,今夜该睡在哪里?

    君慕凛才不管他们要睡到哪里,出来之后拉着君灵犀往他四哥的宫车里一钻,乐呵呵地开始分享起今日连砸两府的心得。

    君灵犀说:“白兴言最怂,自己家被砸了他连个屁都不敢放,都不如他那位二夫人,好歹还知道吼两嗓子意思意思,只是吼也白吼罢了。”

    四皇子瞪了她一眼,“注意言辞!一个姑娘家,这些话都是打哪儿学来的?”

    君灵犀一缩脖,“四哥我不敢了。”

    君慕凛也一缩脖,这些话都是打他这儿学的。

    见他们四哥没再追究,君灵犀又继续道:“不过白家有位姨娘到是很合我心意,长得可漂亮不说,人也特别有意思。我这次能成功搞定文国公府,那位姨娘功不可没。”

    君慕凛一琢磨,“你说的该不是那位红姨娘吧?”

    “好像是姓红,我听到有下人跟她叫红姨娘了。”君灵犀想了起来,“十哥你认得?”

    君慕凛点点头,“何止认识。灵犀我跟你说,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文国公府的那位红姨娘啊,十有**就会成为咱们九哥的丈母娘。”

    “什么?”君灵犀刚喝了一口茶,差点儿没让这话给呛死。“我九哥的丈母娘?开什么玩笑,我九哥他他他他他,他喜欢女人了?”

    宫车猛然停住,车厢外燕关转回身来,掀开帘子沉声道:“主子,有线报——”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